<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98章 黑袍人
    第298章黑袍人

    七公主夏紫靈的到來,許元明也失去了和梁宏深斗嘴的興趣,而是嘀嘀咕咕的在許思曜耳邊說著些什麼。

    大概就是說,表現好一點,去獲取七公主的芳心等等……

    七公主就算在皇室里面再不受寵,但是,她畢竟擁有皇室血脈,而且擁有皇室武魂,若是能娶到她,無疑會提升家族的聲望。

    這里,有這個打算的並不只有許元明而已,大部分人,心里估計都是這麼想的。

    “怎麼樣,有把握嗎?”

    梁宏深小聲的對著身邊的秦逸塵問道。

    “盡力而為。”

    秦逸塵微微一笑。

    “好!”

    梁宏深深深的吸了口氣,便是帶著秦逸塵,朝著報名處走去。

    報名處登記的,竟然是一位伯爵。

    而且,還是在皇親國戚,在這暮光之城,也有一定的聲望與地位。

    “千嵐郡子爵梁宏深?”

    身材微胖的伯爵拿起梁宏深的爵位勛章後,一邊登記,眼角微微上揚,掃了一眼眼前的兩人。

    “是。”

    梁宏深可不敢得罪這位伯爵,然後指著身邊的秦逸塵,對著他說道,“這就是我所推薦的人選。”

    “秦逸塵,千嵐北域人,十八歲?”

    登記到這里的時候,微胖伯爵頗感意外,抬起頭,看向秦逸塵。

    十八歲來參加武道大會的人,歷屆都沒有幾個,也難怪他會意外了。

    “確定嗎?”

    他的目光轉向梁宏深,在梁宏深點頭後,他便將秦逸塵的信息登記了上去。

    “你就是秦逸塵?”

    這時,旁邊傳來一個聲音,讓梁宏深和秦逸塵的目光看了過去。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在他身邊,還跟著一個面色高冷二十幾歲的年輕男子。

    然而,在梁宏深看到那個中年男子後,頓時臉色一變。

    “梁宏深,你是越來越有長進了,竟然連我敢忤逆我厲家!”

    中年男子毫不客氣的對著梁宏深呵斥了一句,目光主要還是落在秦逸塵身上。

    “我記得,公國律法,貴族只需要遵從皇室……難道,你們厲家是想要取皇室而代之嗎?”

    秦逸塵一句話,讓的那個趾高氣揚的中年男子臉色頓時一變。

    他這話,不可謂不誅心。

    不過,中年男子剛才那話,的確是有逾越之嫌。

    “黃毛小兒,你竟然敢胡說八道!”

    他怒了,一股巨大的氣勢從他身軀擴散而出,沖著秦逸塵蔓延而去。

    “哼!”

    梁宏深輕哼一聲,護在秦逸塵身前,擋下了他這一道氣勢。

    既然已經得罪了厲家,他也不在乎再得罪一次了。

    厲家雖然勢大,最多也就是打壓下梁家,但是,並不能將他怎麼樣。而梁家立足于千嵐郡,本來也就沒有再往下壓的余地了。

    微胖伯爵抬起頭,淡淡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並沒有說話,但是,那中年男子卻是將氣勢收了起來。

    而後,伯爵將一塊玉牌遞給秦逸塵,“進去吧。”

    “一百四十二號。”

    秦逸塵拿到號碼之後,對著梁宏深點了點頭,理也不理那面色鐵青的中年男子,就朝著通道走去。

    此時,武道大會還沒有開始,所有參加的人,都在同一個休息室。

    七公主夏紫靈也在。

    她此時盤坐在一個角落,閉目養神,周圍,有幾個人想要上去打招呼,但是,她卻連眼皮都不抬一下,讓得那些人訕訕而返。

    在這里,秦逸塵也沒有熟人,掃了一眼里面的情況後,他也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坐下,等候武道大會的開始。

    不過,在他坐下沒多久,他就感覺到兩道不善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一人是許思曜。

    還有一個是方才站在那厲家中年男子身邊的高冷青年,若是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就是厲家……厲傲峰。

    二十八歲,武王初階。

    而且,厲傲峰可不是靠靈藥培養起來的,據說,他曾闖入過一處遺跡內,獲得了里面的傳承,自那以後,他在暮光之城就開始大放光彩。

    雖然,可能他在境界上,或許不是公國年輕一代第一人,但是,在實力上,估計至少能排進第三。

    勁敵!

    只是看了厲傲峰一眼,秦逸塵就明白。

    現在的他,想要和厲傲峰抗衡,還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的。

    雖然,厲傲峰並沒有過來挑釁,但是,他那冰冷的目光讓秦逸塵明白,他絕對不會對自己心慈手軟。

    “咦?”

    就是因為看了厲傲峰一眼,讓秦逸塵看到了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下的身影。

    因為這道身影,渾身都處于在黑袍之下,所以,秦逸塵也看不到他的容顏,但是,秦逸塵卻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氣息。

    雖然,他隱藏的很隱秘,但是,精神力感應力極其敏銳的秦逸塵還是感應到了。

    那股氣息很強大,而且很……邪惡。

    “他是什麼人?”

    秦逸塵很疑惑,在梁宏深的描述中,似乎並沒有這樣一個人的存在,但是,在他的感知中,這個黑袍人的實力,甚至不下于厲傲峰!

    似乎是感應到了秦逸塵的注視,黑袍人頭微微側著這邊看來,而秦逸塵對他報以善意的一笑。

    不管黑袍人是什麼人,只要不與他為敵就行了。

    然而,黑袍人卻只是瞥了他一眼,並沒有接受他善意的意思。

    “真是個怪人。”

    秦逸塵摸了摸鼻梁,他不由有些好奇,這個黑袍人在武道大會中的表現了。

    “當!”

    時至上午,隨著一道鐘吟響徹全城,武道大會也拉開了序幕。

    能夠容納幾十萬的偌大斗武場,此時全部被塞滿了,喧嘩聲,似乎要將天上的雲彩都給震散。

    秦逸塵身邊,一個個年輕的天才,個個都顯得很激動,欲欲躍試,顯然,都將這武道大會看成是自己揚名的機會。

    也的確,只要能站上武道大會的擂台,就已經代表,將來必定能突破至武王。

    若不是出自豪門貴族,只要有耀眼的表現,他們都將獲得暮光之城那些大勢力的招攬。

    “開始了……”

    秦逸塵從休息室走出來後,感受著天穹上那耀眼陽光的照耀,眼眸微微眯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