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81章 五成把握
    第281章五成把握

    見到秦逸塵緊皺的眉頭,暴風佣兵團的一干壯漢目光都是緊張了起來,車良正的女兒更是雙眸噙著晶瑩的淚花。

    “小、小兄弟……”

    過了半響,那個老熊的佣兵,終于是忍不住輕聲開口叫道。

    “焚毒侵蝕的有點嚴重。”

    秦逸塵皺著眉頭,面色有些凝重的低聲道。

    听著秦逸塵凝重的聲音,一個個佣兵剛有好轉的臉色,又是變得黯淡了下來。

    還是沒希望嗎?

    圍在這里的眾多佣兵,誰不知曉炎魔統領的厲害之處,炎魔統領的焚毒,就算是武王強者都不敢輕易沾染,車良正能堅持這麼久,顯然也是極限了。

    “小子,不行就快些滾出我們靈火軒!”

    透過人群,望著有些為難的秦逸塵,靈火軒的陸大師頓時叫喊了起來。

    對于他的叫喊聲,秦逸塵並沒有搭理,出乎意外的,幾個暴風佣兵團的壯漢也並沒有催促秦逸塵,而是狠狠的瞪了陸大師兩眼,旋即又是將目光停在了秦逸塵與躺在地上的車良正身上。

    “被耽擱了有點久,就算是我的丹藥,也只能暫時的保住他。”秦逸塵搖了搖頭,緩緩說道。

    听到這話,眾多佣兵神色一陣黯然,就在他們心灰意冷之時,秦逸塵卻又是開口了︰“我有一個辦法,幫他驅除焚毒,不過,危險性比較大。”

    “有幾成把握?”

    在秦逸塵身後的女子,眼中迸發出了希翼之色,連忙問道。

    “不足五成的把握。”秦逸塵並沒有隱瞞,如實說道。

    那個方法便是催動自己的真元進入車良正體內,驅除焚毒,不過,驅除焚毒的過程中,有著太多的不穩定因素了。

    若是在驅除時,車良正體內的真元保護意識的抵觸,那恐怕會讓他的身體,更為迅速的被焚毒侵蝕。

    “不足五成的把握嗎?”

    女子俏臉微變,神色很是糾結。

    “看他這般模樣,想必撐不過兩天了,是要讓他在焚毒的折磨中死去,還是搏一搏能否挽救,如何抉擇,你自己決定吧。”

    秦逸塵松開放在車良正手腕上的手掌,對著那個女子說道。

    他的這番話語,讓得女子一對黛眉緊緊皺起。

    “一切就拜托你了,若是你能治好我父親,我車明昕和暴風佣兵團定當重謝!”

    女子銀牙咬著朱唇,心里在做了會斗爭,最後,她還是下定決心,選擇相信秦逸塵,這個時候,她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都散開些,還有,不要讓人打擾到我。”

    秦逸塵隨意的揮了揮手,旋即將車良正的身體微微扶起,同時,他也盤膝坐在車良正身後,兩只手掌,抵住前者後背。

    瞧得秦逸塵準備動手,那個名為車明昕的女子與眾多暴風佣兵團的壯漢,都是連忙退開了幾步,甚至,有幾個佣兵,蠻橫的將靈火軒這片區域的客人給清理了出去。

    對于穿著暴風佣兵團服飾的佣兵,那些被驅除的客人也是敢怒而不敢言,靈火軒的陸大師等人,也只得悻悻的縮了縮脖子,安靜的站在一旁看著。

    雖然靈火軒召集力不錯,不過,這個時候暴風佣兵團的眾人顯然是處于一種暴躁的狀態,這個時候去踫霉頭,可是得不償失。

    秦逸塵深吸了幾口氣,將自己的狀態跳到最佳後,平靜的說道︰“我這種治療的方法,會極其危險,我也說過,所以,你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聞言,暴風佣兵團的眾人面色再度一變,不過,卻也唯有苦笑著點了點頭,他們還能如何?

    在說完後,秦逸塵的臉龐也是凝重了起來,精神力控制著一縷真元,從手掌中對著車良正的後背渡了過去。

    “嗡……”

    在這一縷真元一進入後者身體中時,車良正那本來虛弱得沒有什麼反應的身軀,竟然是在此刻猛的顫抖了起來。

    真元在一進入車良正身體中後,一些焚毒猶如跗骨之蛆一般,對著他的真元覆蓋了過來,秦逸塵眼眸微眯,精神力控制著那一縷真元,迅速的將附近經脈中的真元給吞噬了。

    在將這條已經被焚毒侵蝕得經脈清理後,秦逸塵面龐上並沒有什麼欣喜之色,反而是變得更為凝重了起來。

    因為接下來,那些經脈中,不僅有著焚毒,還有車良正那自我保護的真元!

    “慢慢來……”秦逸塵心中暗自低喃著,為了在炎火城打出自己的名聲,好換取火珠,他也是豁出去了。

    “嗤嗤……”

    在精神力全力控制下,秦逸塵的那縷真元小心翼翼的吞噬著焚毒,真元所流轉過的地方,車良正那裸露在皮膚上的赤紅之色,也是緩緩的消退。

    圍觀的人群見到這幕,眼中都是有著震驚和欣喜之色閃過,不過,他們卻都沒有發出聲響,生怕影響到秦逸塵。

    而這種進展中,陡然有著異變突發。

    就在秦逸塵清理玩一些焚毒時,陡然有著一道真元從車良正經脈中暴涌而出,對著他的真元沖擊了過來,那般趨勢,仿若是要拼個你死我活一般。

    “糟糕!”

    秦逸塵一咬牙,盡力收斂自己的真元,但是卻依舊來不及了。

    “嗡……”

    兩者真元一接觸,便是相互沖撞了起來,在兩道真元的肆虐之下,車良正體內的這條經脈頓時便是被撕裂開了一道道傷口。

    “啊!”

    雙眼緊閉的車良正,陡然睜開了雙眼,吃痛的嘶吼聲,也是從其嘴中傳出,一股強橫的氣勢,也是陡然擴散而開。

    “爹!”

    “車團長!”

    見到忽然睜開眼楮嘶吼的車良正,車明昕與一眾暴風佣兵團的壯漢連忙是喊道。

    見到車良正竟然暫時清醒了過來,秦逸塵倒是有些意外,不過,車良正的清醒,倒是會讓他的進展方便許多。

    “我在給你療傷,你若是相信我,就盡力控制自己的真元,不要抵御,焚毒,我來給你清理。”

    望了一眼渾身大汗淋灕的車良正,秦逸塵說道。

    剛才若不是他竭力撤回自己的真元,恐怕那一條經脈,都會被兩者真元給撕斷,畢竟,哪怕是強如靈境大成的強者,體內的經脈也是極其脆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