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80章 三轉清心丹
    第280章三轉清心丹

    “你想做什麼?”

    陸大師卻攔在秦逸塵身前,厲聲喝道。

    “救他啊。”

    秦逸塵翻了翻白眼,他對這個陸大師,已經是沒有一點好感了。

    也的確,若是專心研究丹道的煉丹師,誰會來極炎之域這種地方呢?

    這陸大師在這里,就說明,他是一個急功好利之人。

    “救他?”

    陸大師仿若是听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嘲諷道,“就憑你手中那丹藥?”

    秦逸塵手中的丹藥,賣相的確是不怎麼好看。

    雖然圓潤是夠了,但是,卻毫無任何光澤,灰撲撲的,上面就好像有一層灰塵一樣。

    圓潤而沒有光澤的丹藥,那就只是二品丹藥而已。

    當然,他們並不清楚,這是秦逸塵專門為來到極炎之域研制出來的特殊丹藥。

    此藥,秦逸塵取名為……三轉清心丹。

    能同時療治身上傷勢的同時清除體內焚毒。

    不過,暴風佣兵團的眾人,在看到那灰撲撲的丹藥後,也大失所望。

    不管如何,車良正身上的傷勢,絕對不是一枚二品丹藥能夠救治的。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

    秦逸塵也不惱怒,依舊是那副淡然的模樣。

    “試試?真是可笑,你當這里是什麼地方?你當車團長是什麼人?是你說試試就能試試的?若是車團長出了什麼事,你負責嗎?”

    陸大師頓時更是借題發揮,怒斥秦逸塵。

    “那你能治好車團長嗎?”

    秦逸塵不咸不淡的反問了一句。

    簡簡單單一句話,卻讓陸大師臉色憋的通紅。

    他的確沒有那個能力。

    若是有的話,怎麼還會在這里白站著呢。

    這其實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

    “既然你救不了車團長,為什麼不能讓我試試呢?難道,還會有更壞的情況嗎?”

    的確,就如秦逸塵所說。

    已經不會有比現在更壞的情況了。

    而且,車良正,明顯已經奄奄一息了。

    “讓他試試!”

    那女子終于是開口了。

    “車姑娘?”

    陸大師和靈火軒的掌櫃,都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她。

    特別是陸大師,臉色明顯就變得不好看了。

    “讓開吧。”

    秦逸塵嘴角含著一抹輕笑,避過陸大師,低下身,將三轉清心丹喂入車良正口中。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車良正身上。

    真的會有奇跡出現嗎?

    所有人都半信半疑。

    “咳咳……”

    大概過了兩分鐘後,突然,那躺著的車良正身軀一顫,然後側起身來,大口大口的咳出一塊塊有些紫黑色的血塊。

    接著,他又迅速的癱倒了下去,原本如若燒紅的臉色,迅速變得蒼白。

    “團長?”

    暴風佣兵團的人頓時一驚,見他又倒了下去後,頓時,整個心都涼了。

    “小子,你竟然敢害我們團長?”

    其中一個壯漢,就要對秦逸塵動手。

    “住……住手……”

    就在場面鬧哄哄的時候,一個虛弱的聲音傳了出來,第一時間落在了那個女子耳中。

    她可是一種都將視線放在自己爹爹身上,所以,在場的只有她,撲捉到了這個微弱的聲音。

    “爹!”

    女子大叫一聲,然後就來到了擔架旁邊,一臉驚喜交加,“爹,你怎麼樣啊,爹,你別嚇女兒啊……”

    這邊的異狀,才算是給秦逸塵解圍了,那些暴風佣兵團的人頓時又圍了過來。

    那些圍觀的人,眼中也都是流露出驚奇的神色。

    難道,那枚普普通通的丹藥,真的救了車良正一命?

    這怎麼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現在的車良正雖然很虛弱,但是,卻不是方才那垂死的狀態了。

    這看似差距不大,但是,其實卻是生與死的差別。

    雖然不可能說車良正能被那丹藥治好,但是,他的命,卻是暫時保住了。

    “這怎麼可能?”

    陸大師和靈火軒掌櫃,都是目瞪口呆。

    特別是陸大師,他當然看出了這點。

    此時,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難看到了極點。

    這對于他來說,是多麼打臉的一件事情啊。

    “車團長,你好點了嗎?”

    “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

    “你特麼以為什麼,那對于車團長來說不過是一點小傷而已。”

    暴風佣兵團的成員也一個個激動莫名,幾乎開始胡言亂語了。

    “你們是多麼希望你們團長死的快點啊,那麼多人圍著。”

    這時,從他們身後傳來一個很不合群的聲音,聲音中明顯帶著不悅。

    他們回過頭來,看著那衣衫有些不整的秦逸塵,頓時,方才動手的那個壯漢,一臉窘態。

    “小兄弟,真是對不住你,剛才,俺老熊沖動了點,你打我吧,狠狠的打,消氣為止……你可千萬要救救我們車團長啊。”

    他尷尬的走到秦逸塵面前,不是很會說話,但是,話語中的感情卻很真摯,同時也透露出,他很害怕秦逸塵一走了之。

    “誰稀罕打你?”

    秦逸塵沒好氣的呵斥了他一句,然後對著那暴風佣兵團的成員說道,“讓開點,讓你們的團長透透氣,不然都快被你們悶死了。”

    他當然不會介意這種小事。

    其實,佣兵團氛圍很好,不像那些大家族,家族內就知道各種爭權奪利,兄弟相殘的事情多的是。

    而佣兵團的人,卻都一個個很講義氣。

    如車良正,他當時若要逃走,肯定沒問題,但是,他卻選擇了掩護自己的兄弟撤退,而這些暴風佣兵團的佣兵,也肯為了他和任何人拼命。

    “我爹他……”

    女子站了起來,看著那依舊是氣息微弱的車良正,心中說不出的擔憂。

    秦逸塵沒有說話,而是低下身,將手掌放在車良正的手腕上,閉上眼楮,感應著他體內的狀況。

    少許,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車良正的情況,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很多。其體內,已經被焚毒侵蝕的極為嚴重了,而且,身上的傷勢也非常致命。

    畢竟,那是來自相當于武王境界的炎魔統領帶來的創傷,不是車良正一個靈境大成巔峰的人能夠承受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