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79章 靈火軒內
    第279章靈火軒內

    “快讓開,讓開……”

    就在這時,一群人突然就從外面抬著一個擔架沖了進來。

    這群人,每一個都在靈境以上。

    而擔架上躺著一個長相五六十歲左右的男子,此時,男子臉色紅白交替,嘴角,衣衫上,都咳有血跡,而且,整個人不時的還有痙攣的跡象,氣息也已經很微弱。

    看那虛弱的模樣,只怕是撐不過今天了。

    這時,那些在藥鋪內調養的強者也都被驚醒。

    “是暴風佣兵團的人。”

    他們認出了這群人的身份。

    暴風佣兵團,是這炎火城三大佣兵團之一的大型勢力。

    團長,沙文暴,是武王境界的強者,副團長,是靈境大成巔峰的強者,其下,四十多個成員,每一人都擁有靈境實力。

    這份實力,放在公國任何一個地方,都能雄踞一域。

    而在擔架上的是暴風佣兵團的靈境大成巔峰的副團長……車良正。

    照理來說,以靈境大成巔峰,行走極炎之域應該沒有多大問題,但是,這一次,暴風佣兵團卻遭遇到了一只炎魔統領。

    車良正為了掩護佣兵團兄弟撤退,自己卻遭受重創。

    此時,他已經不僅僅只是身體上的傷勢了,而且還焚毒入體,兩種傷勢混合在一起,哪怕他是靈境大成巔峰強者,也遭受不住。

    很快,靈火軒的掌櫃,就出來了。

    見到這一幕,他頓時大皺眉頭。

    這人,肯定是救不活了。

    這點,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快點救治我們副團長,不然,看我不拆了你這破店!”

    一個暴風佣兵團的成員,一把就抓起靈火軒掌櫃的衣領,一臉凶狠。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靈火軒掌櫃只能賠笑,然後對著一旁的侍從叫道,“還不去請陸大師出來?”

    “哦,哦……”

    侍從听言,慌忙的走向後院煉丹房。

    很快,靈火軒首席煉丹師,陸大師就出來了。

    暴風佣兵團的人慌忙的讓開,讓他走近擔架。

    只是看到第一眼,陸大師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然後,他稍微檢查了一下車良正的情況後,更是搖了搖頭。

    雖然他沒有說話,但是,這卻已經表明,此人沒的救了。

    “快救人啊!”

    暴風佣兵團的成員,見他沒有動靜,頓時又激動了起來。

    “老朽去拿藥。”

    陸大師無奈,連一句喪氣的話都不敢說。

    一枚接一枚的丹藥給車良正服用了下去,不但沒有好轉,相反的,車良正再次咳血,眸光游離,眼看就快不行了。

    “你這庸醫!”

    暴風佣兵團的人差點就暴走了,揚起拳頭就要打陸大師。

    這個時候,他們都已經失去理智,他們只想要救回給他們斷後的副團長。

    “爹爹……”

    這時,一個女子從外面也掠行了進來,看見那躺在擔架上的車良正後,頓時,眼淚就如珍珠一般往地上掉。

    “爹,你快醒醒啊,爹,你去了,我和娘可怎麼辦啊?”

    女子撲倒在車良正身上,嚎啕大哭。

    見到這一幕,那些個暴風佣兵團的大漢,一個個也都紅了眼楮。

    不是男兒不流淚,只是未到傷心處。

    看著那一個個吸著鼻子的大漢,周圍的人都被感染了,紛紛搖頭嘆息。

    但是,誰都沒有辦法。

    “姑娘,你再這麼搖下去,你爹可能就真的沒救了……”

    就在這種慘淡的氣氛下,一個聲音突然從人群後傳來。

    說話的,當然是秦逸塵。

    而隨著他聲音落下,周圍便是有幾道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比如靈火軒的掌櫃,陸大師,還有……那哭泣的女子。

    听到這話後,女子猛的抬起頭來,看向秦逸塵,也不管他那年輕的外貌,頓時就如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樣,一把就抓住秦逸塵的衣袖,“你的意思,我爹爹還有的救是嗎?”

    “當然。”

    秦逸塵點了點頭,說道,“你爹不過就是受了點傷而已,嗯……傷的稍微有些嚴重,但是,還沒到不可救藥的地步。”

    當然,在這個時代,車良正這傷,肯定是無藥可救。

    畢竟,這可是雙重傷勢。

    但是,對于秦逸塵來說,要救的話,只是稍微麻煩一點而已。

    秦逸塵這話一出,頓時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道道目光都在他身上掃視著。

    但是,在看到他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後,周圍的人都不由大皺眉頭。

    “小小年紀什麼不學,偏學人家說大話……”

    “靈火軒的陸大師都沒有辦法,他一個還沒斷奶的小娃娃有這本事?”

    “一介大武師而已,真是可笑至極。”

    周圍的傳出來的聲音,可是沒有帶有多少善意。

    那陸大師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他已經宣布死刑的事情,竟然被一個少年推翻,難道是說自己無能嗎?

    “這是靈火軒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插手!”

    陸大師冷著臉對秦逸塵呵斥道。

    他可是這炎火城內數一數二的煉丹大師,這事若是傳出去,他的臉往哪擱?

    “車姑娘,我們還是先將車團長抬進去了,讓陸大師再試試,若是救不活車團長,我靈火軒分文不取……”

    靈火軒的掌櫃也開口了,話說的很漂亮。

    其實,若是車良正死了,暴風佣兵團的人不砸了他靈火軒,就已經是天大的幸事了,還提什麼要錢。

    不過,經過他這麼一說,倒是顯得他靈火軒大義了。

    這時,那女子才微微冷靜了下來,她看了一眼靈火軒的掌櫃和陸大師一眼,眼眸內流露出一抹失望。

    靈火軒,已經是這炎火城最好的藥鋪了。

    其實,她心里也清楚,靈火軒,是救不回自己爹爹了。

    片刻,她將目光落在了秦逸塵身上。

    秦逸塵淡然以對,似乎外人對他的評論,根本影響不到他。

    這若是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都會忍不住要去辯解一兩句,但是,秦逸塵卻從始至終都不為自己說一句話。

    “你真能救我爹?”

    她的聲音中依舊有些不相信。

    “唉……”

    秦逸塵心下輕嘆一聲,然後也沒說話,拿出一枚丹藥,走向擔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