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74章 令嬡天縱奇才
    第274章令嬡天縱奇才

    “令嬡真是天縱奇才……”

    郡候梁宏深這麼對秦逸塵感慨道。

    他實在無法去形容小靈兒的存在了。

    天才?

    妖孽?

    身為一郡之候,他見得太多太多了。

    但是那些,跟眼前的小靈兒相比較起來,那就顯得太普通了。

    梁宏深又和楊全對視一眼,然後問道,“不知道令嬡可否已經開始修煉武道了?”

    顯然,他們懷疑,小靈兒就是那龍魂武者?

    只是,現在龍魂還沒有覺醒而已,所以,他們也覺察不到。

    秦逸塵微微一愣,然後搖了搖頭。

    別說他們了,就算是他這個做爹的,對自己這個女兒,也是一頭霧水。

    之後,梁宏深和楊全分別問了很多關于小靈兒的事情,卻也沒有問出什麼來,不過,在他們心中,卻已經將小靈兒當做是龍魂擁有者來對待了。

    “那個……趙日天,把小靈兒帶到內院去玩吧。”

    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緊緊的盯著門口那一人兩獸,秦逸塵嘴角微微抽了抽,對著趙日天喊道。

    “誰?我?”

    站在趙薄文身後的趙日天,听到這話,身軀一顫,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咋了?”秦逸塵疑惑的問道。

    “臥槽,我可不敢靠近那畜……”

    趙日天怪叫一聲,正欲拒絕,卻又看到趙薄文冰冷的眼神,而後,趙日天才是雙腿有些打顫的挪動了起來。

    平時還不覺得,但是在見過小黑凶殘的一面後,趙日天已經暗暗的保持著與它的距離……

    在趙日天領著小靈兒與兩獸離開後,眾人才是緩緩的收回目光。

    秦逸塵極為坦誠,起身對著趙家、呂家、卞家家主,拱了拱手,道︰“今日之事,多謝諸位出手相助。”

    雖然最後還是依靠小黑擊退了厲家長老,不過對于趙家、呂家、卞家頂著冒犯厲家,也站出來幫助自己的人,秦逸塵心中也很是感謝。

    “秦大師說笑了,我等並沒幫上什麼忙……”

    “這也是應該的,我們都是千嵐郡都之人……”

    三大世家的家主也都是連忙站了起來,客氣的和秦逸塵說道。

    雖然沒幫上什麼忙,不過,他們的確是有心了,而秦逸塵的感謝,顯然是將這份情記在心中了,想來,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秦逸塵幫忙的地方,也會好開口一些。

    三個千年世家的家主與秦逸塵,在相互寒暄幾句後,他們都是滿意的坐下。

    其他幾個千年世家的家主見到這幕,都是不由的一陣眼紅,心中更是懊惱失去了一個巴結秦逸塵的機會。

    但是,這也怪不得他們,向來以家族利益至上的他們幾個家主,自然不會因為一個秦逸塵去得罪厲家,那絕對是得不償失的,但是,他們怎麼都想不到郡候和楊全會來幫忙,而且,更想不到的是,飛樂商會竟然有著那等隱藏的實力!

    “此子飛騰指日可待,不過我等卻錯過了這個交好的機會,可惜,可惜……”

    幾個沒有去的家主都是暗自搖了搖頭,不過卻也沒有辦法,他們只有在心里暗暗盤算,以後要盡力對飛樂商會好點,以求秦逸塵的好感。

    “咳……”

    半響,隨著梁宏深的一聲輕咳,在座之人也都是安靜了下來。

    “那個,秦逸塵,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嗎?”梁宏深看著秦逸塵,問道。

    在中州城這等地方,將厲家長老擊退,這個事情定然會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傳遍整個公國,不過,這對于秦逸塵來說,卻並非什麼好事,因為這個消息的另外一個主角可是厲家長老啊。

    讓厲家丟臉,那麼厲家也定然會將秦逸塵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被厲家記在心上,整個公國之中,恐怕沒人樂意。

    此時,秦逸塵眉頭也是有些緊皺,顯然也是在為厲家的事情而煩惱。

    “不如你進丹會中去吧,有丹會的庇護,就算是厲家,也不敢拿你如何。”

    見到秦逸塵緊皺的眉頭,梁宏深指出一條明道,丹會可是整個公國煉丹師的總部,其號召力,甚至不比當今公國的國主要弱!

    就算是厲家,想要對付丹會中的人,恐怕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

    “梁前輩,說實話,我不想去丹會。”秦逸塵沉吟少許,說道。

    “不想去丹會?”

    梁宏深和楊全相視一眼,眼中皆是有著疑惑之色閃過,丹會,可是無數煉丹師夢寐以求進入的地方,秦逸塵竟然不想去?

    不過,在想到秦逸塵種種異于常人的舉動,他們也是有些釋然了。

    “那你有什麼想法嗎?”梁宏深頓了頓,問道。

    他相信秦逸塵不是無腦之人,得罪了厲家,不尋求庇護的話,可不是一般的蠢事。以這個小子的性子,應該不至于這般。

    大廳中的眾人也都是有些疑惑的看著秦逸塵,這個時候,選擇去丹會不才是最為正確的嗎?

    “梁前輩,我想獲得公國爵位。”秦逸塵開口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讓得大廳中響起了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

    爵位,的確是能夠讓厲家有所忌憚,因為公國對每一位獲得過爵位之人,以及其身後的勢力,都有著法律的保護。

    比如在之前,趙薄文為什麼敢在那個時候,還幫秦逸塵說話?

    那就是因為他們趙家有爵位世襲,就算是厲家強者,最多也就嚇嚇他,想要真的對他動手,就得迎接公國法律的審判。

    “爵位……”

    听到秦逸塵的話語,梁宏深也終于是明白這個家伙為什麼不想去丹會了。

    不過,爵位可不是那麼好獲得的啊。

    強如楊全這等強者,屢次抵御萬獸狂潮,都未曾獲得過爵位,又更何況秦逸塵呢。

    在整個千嵐郡都中,擁有爵位的,也是屈指可數。

    郡候︰梁宏深,還有其他四域那傳承了悠久歲月的大家族,以及北域趙家。

    中州城的其他世家,也一直想要獲得一個爵位,以保自己家族能夠世代傳承,但是,哪怕強如呼延世家,也未曾獲得。

    難,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