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60章 白雀不是鳳
    第260章白雀不是鳳

    獸吼震天,震懾人心。

    這一天,北域所有人體驗到了什麼叫做恐懼。

    這吼聲深深的烙印在了他們的心中,永遠無法忘記。

    各大勢力的人,緩緩朝著楊全靠攏。

    中州幾大千年世家的家主,也都站在了楊全身邊。

    當然,安家家主除外。

    此時,安家人馬已經撤出第三道防線。

    安家家主站在那里,回來也不是,不回來也不是,處境很是尷尬。

    他哪里能想到,楊全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趕到防線。

    “即今日起,安家逐出八大世家之列!”

    楊全冰冷的聲音響徹整個第三道防線,宣布了安家不戰而退的下場。

    遠處,安家家主面色鐵青。

    他知道楊全這話的重量,日後,不說是北域,整個千嵐郡域,都再無他安家容身之地!

    “家主,怎麼辦?”

    他身邊一眾安家高層目光都是看向他,眼眸內,充滿了絕望。

    “想絕我安家,就憑你們?”

    安家家主目光看向城牆,充滿了充滿了惡毒。

    安家也有安家的依仗。

    “難道……要用老祖留下的那樣信物了嗎?”

    听到他這話,他身邊幾個安家長老頓時心中一顫。

    他們安家能夠迅速在北域崛起,並且名列八大世家,靠的就是安家那位老祖。

    據傳,那位安家老祖曾經結識過一位大人物。

    安家至今還保留著那件信物。

    當初安家老祖逝去後,便留下遺言,若安家有滅頂之災之時,持信物前往“暮光之城”尋找厲姓世家的人,將會得到他們的庇佑。

    暮光之城,可是公國皇城。

    要知道,哪怕是與楊全齊名的千嵐郡候梁宏深,其實也就是公國四大郡候之一。

    厲家能在暮光之城立足,顯然不是一般的勢力。

    只不過,已經過去了數百年了,安家的人其實自己也不確定那信物還有沒有用,但是,現在安家這局面,他們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安家的人走了,帶走了近八分之一的人,第三道防線的局勢無疑是更嚴峻了。

    看著下方很快又再次聚集起來的魔獸群,楊全的眉頭也不由深深的皺了起來。

    防線,還是必須堅守。

    城牆之下,魔獸再次發起襲擊,悍不畏死,撞擊得城牆微微顫栗,如若地震一樣。

    “楊前輩!”

    在楊全就要再次出手的時候,秦逸塵走了過來。

    對于秦逸塵,楊全並不陌生。

    對眼前這個少年,他沒有半點輕視之心。

    恰好,就是因為他詳細的調查過秦逸塵的過往,楊全才越發覺得看不透這年紀才是十八的少年。

    只能有兩個字來形容……奇跡。

    要出生,沒出生。

    要資源,沒資源。

    僅僅就是憑借自己的天賦,在短短幾年內,成長到這種地步,不是奇跡,又是什麼。

    “有事?”

    說話之時,楊全的語氣明顯緩和了下來。

    就算秦逸塵不是龍魂武者,以其現在表現出來的天賦,已經足以讓他重視了。

    “楊前輩,晚輩有一句話,希望楊前輩牢記……白雀不是鳳!”

    秦逸塵認真的提醒著。

    白雀不是鳳!

    簡簡單單五個字,周圍的人都不明白這代表的是什麼,但是,這幾個字卻如若一柄重錘砸在楊全腦殼上,讓他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一直以來,楊全都錯了。

    他以為,白雀與鳳凰無異,所以,所修習的,也是一卷鳳凰武魂心法,現在,經過秦逸塵提醒,他才覺察到,難怪,每次施展武魂的時候,都會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白雀,終究只是白雀,發揮不出鳳凰的威能。

    好在楊全修煉的只是一卷殘卷,不然,很有可能會導致更嚴重的後果。

    “我這有一卷秘術,希望對楊前輩有用。”

    說話間,秦逸塵遞過一張獸皮給他。

    獸皮還是濕的,證明才割下來不久,上面就三個圖案,每一個圖案上卻描繪了很多細小的線條,其下,還有小字注解。

    秘術名為……羽雀三印。

    第一印,拂羽印。

    第二印,展羽印。

    第三印,落羽印。

    三印,三種功效,第一印,如春風拂柳,為群體技能,一拂之下,萬物俱焚。

    第二印,展羽,為身法技能,羽雀展翅,一躍不知多少里。

    第三印,落羽,單體誅殺技能。

    仔細的看了一遍後,楊全便清楚這份秘術的貴重程度,同時,也明白了秦逸塵的用意。

    要想獸潮退卻,只有兩種辦法,其一,屠滅獸群。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二,誅殺獸王。

    展羽印與落羽印,便是給了楊全擒王的機會。

    “我收下了!”

    楊全不是墨跡的人,而且,這個時候,也不是墨跡的時候。

    將三幅圖案記在腦海內後,楊全閉上眼眸,片刻,一股莫大的威勢,從他身軀擴散了開來。

    氣息變了。

    但是,究竟變在哪里,卻沒有人說的清楚,只能說是……更自然了。

    楊全緩緩地虛浮了起來,身上氣勢在逐漸攀升,陡然,他睜開眼眸,口中冷喝,“拂羽印!”

    話落,他身後巨鳥身影再次浮現,雙翼拂過,白焰如若一片片羽毛一樣飄離而去,落向城牆之下的獸群。

    “嗤!嗤!”

    一片片白色的羽毛,如若血花一樣,輕飄飄的飛過,帶走了一頭頭魔獸的生命,就如是割麥子一般。

    這一幕,看得防線上的眾人一陣毛骨悚然。

    誰能料到,這看似沒有多大殺傷力的羽毛,竟然有如此殺傷力,甚至超過了楊全來時所施展的白焰破天。

    “哈哈!爽!”

    施展了一邊拂羽印後,楊全非但沒有疲憊的跡象,反而顯得酐暢淋灕,接著,他再次施展數次拂羽印,斬殺魔獸不計其數。

    “他,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楊全的目光看向秦逸塵的時候,瞳孔深處,充斥著震撼。

    這羽雀三印,完全就像是給他量身定做的一樣,將白雀武魂的威能,也發揮的淋灕盡致。

    連續扇了四次,楊全才虛弱的落了下來。

    而此時,第三道防線面前的魔獸先鋒部隊,也銳減了一大半。

    畢竟,這只是先鋒部隊,魔獸最高也只是大武師巔峰而已,有他這位超越靈境的強者出手,自然不成問題。

    不過,眾人還來不及歡呼,便是感到腳下如若地震一般震動了起來。

    抬頭眺望,遠處天際,黑壓壓的魔獸大軍,如若潮水一般,正朝著第三道防線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