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50章 這是我自己長的
    第250章這是我自己長的

    “哎,秦逸塵,等等老子,哎!”

    在秦逸塵剛走入城門內,一道肥胖的身軀,在趙日天和幾個侍衛驚駭的目光中,從馬車中擠了出來,在其下來的一瞬間,那馬車的車輪瞬間從地面上冒出了不少。

    趙日天嘴角一抽,看來,這個家伙,就是讓自己等了大半天的罪魁禍首啊。

    看秦逸塵那態度,顯然也是有心懲罰他一下,想到這里,當即趙日天也是獰笑一聲,惡狠狠的迎了上去。

    “喂,死胖子!”

    趙日天揚著腦袋,趾高氣揚的對著葉良辰招呼道。

    “秦逸塵,等等老子!”

    面對趙日天的叫喊,葉良辰仿若是沒有听見一般,他雙眼緊緊的盯著秦逸塵的背影,身形化為一個肉球,飛速的對著城門掠去。

    “ !”

    隨著一道悶響,趙日天的身形直接是被撞得轉了一圈,腳下踉蹌,一屁股座倒在地,一臉的茫然。

    他剛才……是被無視了嗎?

    “……”

    見到這幕,城門口的侍衛們都是呆滯在了原地。

    趙日天被無視的撞飛了,這或許不是絕後,但肯定是前無古人之事。

    趙日天是什麼身份,哪怕是八大千年世家的公子哥們,見到他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恭維幾聲。

    而此時,竟然被一個肥胖的家伙給直接撞飛了!

    此時,趙日天坐在地上也是有些愣了,也不知道是因為有人敢無視並且撞他的緣故,還是因為剛才吃了一記那傳說中的“肉彈戰車”,而有所短路了。

    眼看葉良辰就要沖入城內,望著那碩大的身軀,幾個侍衛一個激靈,閃身躲開,同時抽出腰間寒芒閃爍的武器,擋在中間。

    “站住!”

    隨著左邊侍衛的一聲大喝,這枚“肉彈戰車”終于是在距離他們武器不過一公分之處停了下來,這也是讓得他們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

    這個家伙,顯然就是秦大師久等之人,雖然秦逸塵的態度說白了是想教訓教訓他,不過,這也絕對輪不到他們這些侍衛。

    所以,這幾個侍衛也不敢真的對他動手,但是為了討好趙日天,他們還是將這個家伙攔截了下來。

    “擋住老子干嘛?快給我讓開!”

    葉良辰那幾乎看不見眼楮的細縫中似乎有著惱怒之色涌動,不過,他依舊不忘甩甩頭發,擺出一副自認為很酷的模樣,喝道。

    望著那滿臉橫肉還極其自戀的趙日天,幾個侍衛嘴角都是一陣的抽搐,心中更是忍著一陣嘔意,這貨是要丑出一個極限來嗎?

    “你衣袍里面鼓鼓囊囊的,裝了什麼東西?”

    最後,一個侍衛隨便找了個理由叫道。

    “裝你大爺!”

    葉良辰大罵一聲,直接掀起衣袍,大聲咒罵道︰“這是肉,是肉!是老子自己長的!”

    “嘔!”

    望著那一塊塊油光閃爍的肥肉,終于是有幾人忍不住在一旁嘔吐了起來。

    攔著葉良辰的幾個侍衛面色也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再怎麼攔住這個不要臉的貨色了。

    “快點讓開,老子要進去!”

    望著秦逸塵越走越遠,葉良辰也是有些著急了起來。

    “很好啊……撞老子,肥豬,你本事挺大的嘛……”

    就在這時,一道暴怒的聲音終于是從葉良辰身後響起,只見得那被撞倒在地的趙日天,終于是回過神來了,此時,他額頭上青筋暴涌,顯然是處于暴怒的邊緣。

    而原本正著急進去的葉良辰,仿若是听到了某兩個字,受到了刺激,那肥胖的身軀狠狠的一顫後,安靜了下來,一股壓抑的氣息,也是從其肥胖的身軀中散發而出。

    “大武師初期?臥槽,肥豬也能修煉到這種境界?沒天理了!”

    感受到這道氣息,趙日天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難怪剛才這廝將自己撞飛了,不過他口中可沒有半點留情。

    “你丫說誰是肥豬?本帥哥沒听清,來,你再說一次給老子听听!”

    葉良辰緩緩轉過頭來,陰沉著一張臉,雙手更是磨拳搽掌,一副一言不合就要開打的模樣。

    隨著葉良辰話語的落音,原本喧嘩的城門處,變得死寂了下來。

    無疑,這是因為有人敢如此對趙日天說話的原因,從古今來,除了趙日天的老子,還真沒有人敢在其面前稱老子,更別說出現在一個同輩人之中。

    城門前的侍衛腳下輕挪,悻悻的讓開了一點,生怕等下有什麼事情,禍及池魚。

    一股壓抑的氣氛籠罩住了這座城門,圍觀眾人的目光,也是停在趙日天和葉良辰的身上。

    “肥!豬!!”

    在這種死寂之中,趙日天的怒喝之聲打破寂靜,突兀的響徹而起。

    在中州威脅他趙日天?這簡直就是可笑至極!

    “唰!”

    不過,趙日天的話尚未落音,破風之聲便是響起,只見得,一只肥胖的手掌,直接是對著他扇了過去。

    雖然葉良辰過于肥胖,不過,他依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武師強者,在這一掌之下,趙日天根本沒有想到後者竟然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對他動手,雖然匆忙之中他閃躲了一下,不過,還是因為避讓不及,雖然躲過那羞辱至極的一耳光,但胸口依舊是結實的挨了一掌。

    “啪嘰!”

    在一道道驚駭的目光中,趙日天再次演繹了什麼叫螳臂當車和以卵擊石,在未動用精神力之下,他根本就不是葉良辰的對手,沒有半點懸念,這一掌之下,趙日天的身軀連退數步,他的屁股,再次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打……打趙日天了!”

    “嘶……這廝竟然敢打趙日天?”

    “天吶,要出大事情了!”

    一道道驚疑之聲從微觀之人中悄然響起,更有甚至喝道︰“弄死他,說不定可以巴結上趙少爺的!”

    不過,這在以往極具誘惑的話語,卻沒有煽動起圍觀者的熱情,因為,許多見到事情始末的人都是清楚,這個肥胖的家伙,說不定真是秦逸塵,秦大師的朋友。

    有這個身份在,倒是沒有人敢輕舉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