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48章 呂和翼
    第248章呂和翼

    說起來,秦逸塵能夠進入丹塔,對于秦浩然,呂和澤等人來說,那已經是萬幸了。

    他們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才是進入丹塔的秦逸塵,竟然就獲得了去丹界峰會的名額,更沒想到,在峰會上會有那等耀眼的表現。

    最沒想到的是,秦逸塵竟然成為了丹峰的客卿。

    客卿。

    或許沒有直接的權力,但是,這卻代表著絕對的身份。

    丹峰客卿,基本已經相當于是能和丹塔塔主平起平坐的存在了。

    因為,每一位丹塔塔主,其實,在丹峰的身份,也就是客卿而已。

    自己的女婿,到底是一尊什麼樣的妖孽啊……

    呂和澤很慶幸。

    當初,若是他執意要讓呂伶菡嫁給杜駿雄的話,那現在的天麟呂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對于秦浩然來說,喜是有的,最主要的是,他提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了。

    兒子有出息了。

    當然,最主要的是,秦逸塵平安無事。

    而且,能讓呼延世家低頭,想來,安家也不足為懼了。

    終于熬過去了。

    “連呼家都向秦逸塵低頭……這樣還無法改變家族對我們這一旁支的態度嗎?”

    在某一瞬,呂和澤仿若是想起了往事一般,眼眸中也是閃過一抹暗淡之色。

    其實,作為天麟王室呂家,他最大的願望並不是局限守住王室的地位,而是認祖歸宗,重回中州呂家。

    在看到呼延理全的態度,他心中有著一絲渺茫的希翼……

    “陛下!陛下!”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焦急的聲音從大殿之外傳來,接著,急促的腳步停在了大殿之外。

    “慌亂什麼,進來!”

    呂和澤皺了皺眉頭,喝道。

    “陛下,天齊國王,天雨國王在王宮之外……”

    一個侍衛從大殿外走了進來,對著眾人行了一禮,氣都來不及喘的說道。

    “天齊國王,天雨國王?他們來干什麼?”

    呂和澤眉頭緊皺,這段時間來,讓得天麟王國領土損失近三分之一的眾多勢力,便是以這兩個王國為首。

    “他……他們說……”

    侍衛咽了咽口水,話語有些吞吞吐吐。

    “豈有此理!還到我們王宮來逼迫了嗎?他們說什麼,快說!”

    呂和澤一拂袖袍,有些怒意的問道,若是放在一個時辰前,他肯定會懼怕,不過,在見到連呼延理全都這般態度後,呂和澤心中已經有了一些底氣了。

    “陛下,那兩名國王說請求見您……”

    侍衛這個時候一口氣終于是喘息了過來,見到呂和澤的面色,連忙是如實說道。

    “請求?”

    聞言,呂和澤一愣。

    “呵呵,呂兄不必有什麼擔憂。”

    就在呂和澤猜疑那兩個國王究竟是打著什麼主意時,在一旁的呼延理全卻是主動開口道,這一開口,就直接擺明了態度,顯然,若是那兩個國王不識趣的話,他呼延理全可不會坐視不理。

    其實,呼延理全心中倒是更希望那兩個國王亂來,好讓自己做的多一點,那樣的話,說不定還能和秦逸塵化干帛為玉錦。

    “讓他們進來!”

    听到呼延理全的話語,呂和澤心中也是充滿了底氣,當即一揮手示意道,而他本人,卻並沒有前去迎接的意思。

    “陛下,天齊國王,天雨國王已到!”

    片刻之後,從大殿之外傳來腳步之聲,一道通報聲也是傳入大殿之中。

    “進來吧!”

    隨著呂和澤的話落音,兩名個與呂和澤差不多年紀,衣袍華麗,身上散發著久居上位氣息的男子走了進來。

    這兩人赫然是天齊王國的國王……邱圖,與天雨王國的國王……木雨!

    兩人進來之後,雙眸便是在大殿之中掃視了一番,在看到呼延理全時,他們的雙瞳皆是一縮,身軀也是陡然一顫。

    天齊天雨王國的實力,比起天麟王國來說,無疑是要強大許多,而兩名王國的見識,顯然也比呂和澤要多。

    在見到呼延理全時,他們便是將其辨認了出來。

    當即,他們心中都是涌起了濃濃的驚駭之色。

    呼延理全居然親自來天麟王國了,而且,看他們所座的位置,呼延理全竟然沒有坐在首位!

    “兩位千里迢迢來我天麟王國,不知道是所為何事?”

    見到這兩人,呂和澤的面色有些陰沉了下來。

    “呵呵……呂國主不要誤會,此次我們前來是來道歉來了!”

    听到呂和澤有些不悅的聲音,兩名國王面色皆是一變,天齊國王邱圖,當即連忙是說道。

    “道歉?”

    呂和澤雙眼微微一眯。

    “因為有人煽風點火,所以我們之間有些誤會,先前侵佔你的領土,我們盡數退還,另外我們還帶來一些薄禮,還望呂兄不要見外。”

    天雨王國國王木雨也是連忙說道。

    在兩人話語間,有著十多人抬著幾個珠光寶氣的大箱子走進大殿。

    待到箱子一打開,那麼多珍貴稀少的寶物印入眼眸,大殿之中的眾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些寶物雖然沒有呼延理全帶來的珍貴,不過,每一件都是罕見之物,這麼多加在一起,就算是兩國之主,恐怕都是肉疼不已。

    “這……”

    呂和澤眼中也是有著詫異之色閃過,顯然沒料到兩人竟然這麼直接。

    “哈哈……和澤,我送你的這份禮物,你可還滿意?”

    就在這時,一道笑聲從大殿外響起,旋即,兩道身影在幾個大武師級別的侍衛尚未反應過來時,直接是掠入了大殿之中。

    “呂和翼?”

    見到來人,呂和澤和呂和商眼中皆是一驚。

    此人乃是中州呂家內定的下代家主……呂和翼!

    在五年前呂家族會上,呂和澤兩人千里迢迢遠赴中州,在呂家之外,有幸見到過呂和翼一眼,不過,對于連呂家大門都進不去的人,後者根本就沒有正眼看過他們,此時,這呂和翼竟然降臨到了天麟王國之中,這也是讓得呂和澤跟呂和商心中無比的震驚。

    “要給你們準備點禮物,所以路上耽擱了。”

    在和呼延理全打個招呼之後,呂和翼對著呂和澤笑著說道。

    呂家的下任家主這麼客氣的話語,讓得身為一國之主的呂和澤都是有些拘束了起來。

    “這兩位想來便是秦大師的父親和秦老太爺了吧?”

    在看到首位上座著的秦白鶴跟他旁邊的秦浩然,呂和翼帶著一抹恭維的笑意問道。在確認其身份之後,呂和翼更是恭敬的行了兩個大禮。

    見到這幕,呂和澤等人心中哪還有不明白呂和翼來此的原因。

    “好小子,沒枉費我將寶貝女兒嫁給你……”

    在想到回呂家有望後,呂和澤鼻子一酸,眼中也是有著一抹潮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