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46章 禮太輕了
    第246章禮太輕了

    天麟王宮門口。

    已經等候了有一段時間了,呼延理全臉上依舊沒見半點不耐煩。

    其實也很正常,要拉攏關系,呼延家總不可能還派一個脾氣不好的出來。

    如果真是個脾氣火爆的,再鬧一鬧,那不是將矛盾越鬧越大嗎。

    適得其反,不是呼延世家想要的。

    見到呂和澤親自出來,呼延理全臉上的笑容更濃了幾分。

    這證明,呂和澤他們很在重他。

    那麼,他來這里的目的,就更容易達成。

    “不知尊駕到來,呂和澤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呂和澤來到他面前,心中還是很忐忑的,說話也小心翼翼。

    “呂國主哪里的話,是在下冒昧前來,還希望不要見怪才好。”

    呼延理全也是笑呵呵的和他招呼著。

    一片和氣。

    呼延理全很滿意他的態度。

    而呂和澤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了。

    至少,呼延世家這不是找麻煩來了。

    只是,讓呂和澤不理解的是,呼延世家,為何會來天麟,而且如此客氣的態度,又是為了什麼?

    “里面請!”

    呂和澤讓開路,客氣的道。

    “一起。”

    呼延理全邀他並步而走。

    一前一後代表身份有別,並步的話,說明是朋友。

    呂和澤自然懂這些。

    當下更是不知道其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來到正殿,眾人皆是起身相迎。

    殿內的人有,呂和商,秦逸塵的父親秦浩然,還有他爺爺,秦白鶴,都是秦逸塵的至親之人。

    至于杜冰蘭,則是與呂伶菡她們在一起。

    “您……您不是那個呼延大人嗎?”

    見到呼延理全本人後,呂和商終于是認出來了,頓時,眼楮瞪的老大。

    他曾經想要去和呼延世家談一樁生意,在呼延世家的商店內,曾經遠遠的見過呼延理全一眼,當時,他連去和呼延理全打招呼的資格都沒有。

    而現在,呼延理全一臉的笑容和他打招呼,讓他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他當時可是听說了,這位大人物,可是呼延世家家主的親弟弟啊!

    “陛下,你可能還不知道呼延大人的身份,他可是當今呼延世家家主的親弟!”

    當即,呂和商對呂和澤提醒道,生怕呂和澤會有地方冒犯這位大人。

    “什麼?”

    呂和澤當即輕吸一口涼氣,看向呼延理全的神色,明顯就不同了。

    他還以為來人不過是呼延世家的一個下人管家什麼的,誰知道,來的竟然是呼延世家家主的親弟。

    這可是跺一跺腳,都能讓中州城抖三抖的大人物啊!

    “見笑見笑。”

    呼延理全並沒有在意他們的失禮,語氣依舊是那麼的客氣,然後,他掃過大殿,最後目光落在秦浩然和秦白鶴身上,“不知這二位是?”

    “這位是鄙人親家……秦浩然,這是親家老父。”

    呂和澤給他介紹著。

    “哦。”

    頓時,呼延理全眼楮內就流露出一抹亮光。

    找到正主了。

    “呼延理全,見過二位。”

    他朝著秦浩然和秦白鶴拱手,語氣愈發的客氣。

    “見過呼延大人。”

    秦浩然和秦白鶴都顯得有些慌亂,特別是秦老爺子,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了。

    “二位見外了,若是不嫌棄,叫我一聲理全就好。”

    然而,呼延理全後面一句話,卻讓呂和澤,呂和商懵了。

    這是怎麼回事?

    這位呼延大人是吃錯藥了?

    “將禮物抬進來。”

    在他們四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呼延理全朝著外面輕喊一聲,然後,跟隨他而來的那車隊的護衛,便是將馬車上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捧了下來,然後擺放在大殿內。

    “那是天羅秘根。”

    “我的天,那不是水雲真珠嗎?那可是價值七八十萬的寶貝!”

    “那是墨羽幻竹……”

    喊著喊著,呂和商都快麻木了。

    他發現,拿下來最差的東西,也都價值數萬銀幣,最高的高達近百萬銀幣!

    所有東西加起來,絕對價值數百萬。

    這可是一筆巨款。

    這筆巨款,幾乎都已經超過天麟商盟的總和了。

    “這只是本人一點小小的心意,還望幾位別嫌棄禮太輕了,權當交個朋友。”

    他們的反應,呼延理全很滿意,他說話的時候,也是朝著秦浩然說的。

    或許,還有很多人不知道,但是,他卻從某些渠道打听到了,秦逸塵,可不僅僅只是在峰會上奪得了三項冠軍那麼簡單。

    甚至,秦逸塵現在的身份,已經是他所不能比擬的了。

    丹峰客卿!

    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竟然成了丹峰客卿!

    或許,這只是有名無實的。

    但是,這還不能說明這個少年的實力嗎?

    十幾歲,就已經擁有如此實力,如此成就,再給他十年,二十年呢?

    前途無可限量。

    總之,絕對是他呼延理全不可仰及的存在。

    也就是因為這個,呼延理全對待秦浩然,秦白鶴的時候,態度才會如此之客氣,甚至算得上是……恭維!

    “禮太輕……”

    秦浩然就算不懂,听著呂和商在那嘮叨,也知道,這些物品價值不菲。

    等于送了一個商盟過來,但是,呼延理全,竟然還說禮太輕。

    呂和澤也是不知道說什麼了。

    只是,呼延理全說話很有藝術性,讓他們連回絕的機會都沒有。

    因為,呼延理全並沒有說,希望他們別拒絕,或者別嫌棄什麼的……而是說禮太輕。

    若是現在他們說一句拒絕,那豈不是就是在說,這禮太輕了嗎?

    所以,幾人都不知道怎麼接口好。

    但是,如此貴重的物品,他們也是萬萬不敢收的。

    誰知道是禍是福呢?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其實,呼延理全已經將他的來意說清楚了……交個朋友。

    僅此而已。

    “其實,理全此次來此冒昧拜訪,是有個不情之請……”

    呼延理全知道他們不敢收,怕引來禍事,所以,他也開門見山,說出事情始末,“我呼延家內,有一個小輩,沖撞了秦大師,所以,理全在此,還希望諸位能夠在秦大師面前美言幾句,化解掉這小小的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