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45章 中州局勢
    第245章中州局勢

    北域丹塔。

    丹界峰會所帶起的余熱,即便是在近一個月的時間後,依舊是沒有任何要淡化的跡象,整個丹塔內,都是彌漫著那種激動和狂喜的氣氛。

    對于學員間的那種歡呼和慶祝,丹塔方面也沒有阻止,反而是任之由之,因為丹塔的高層,也在同樣的欣喜。

    峰會上力奪三項第一,這種成績,北域丹塔恐怕是在最巔峰的時段之外,已經很久沒有再出現過了。

    多年的壓抑,這一次總算是揚眉吐氣了一番。

    消息很快就從丹塔傳了出來……

    中州城內。

    很明顯,整個城市都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安家,自然是慘兮兮的。

    甚至,連呼延家這尊龐然大物,也安份了下來,甚至頻頻派出人前往天麟。

    去天麟是為了什麼,眾人都很清楚。

    自然是去拉近與秦逸塵有關之人的關系,只有這樣,才能緩解和秦逸塵之間的矛盾。

    當然,其實呼延家和秦逸塵,也並沒有太深的仇恨。

    如安家,那幾乎是無法挽回的仇恨了。

    呼延家,不愧是立足中州千年的老世家,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後,就開始尋求解決之法,能伸能屈。

    他這麼派人去天麟請罪,以呼延家的身份,天麟的人,就算不看僧面看佛面,也會在秦逸塵面前好言幾句。

    這就是呼延家想要的效果。

    呼延家,當然沒有勢力敢去惹,但是,安家,這段時間,那可就不好受了。

    千年世家的地位,早就被眾多勢力覬覦很久,有了這麼一個機會,北域那些頂級勢力,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于是,安家各行各業,都受到了極大的排擠,打壓。

    那種壓力,讓安家家主,已經不知道在大廳內摔碎了多少名貴的瓷器了。

    當然也有順風順水的,比如卞家。

    現在卞家從家主到長老,一個個無不慶幸當初做的決定。

    雖然,那看似讓秦逸塵佔了些許便宜,但是,換來的好處,卻是巨大的。

    特別是現在,已經有很多外來勢力,在和卞家商量療元丹的事宜了。

    畢竟,秦逸塵說過,在中州城,只有卞家擁有療元丹銷售權。

    不說別的,就那些外來勢力送的禮品,價格都已逾百萬銀幣之巨了。

    當然,卞家不會去賺取這個好處,而是再給秦逸塵送去了幾斤天雷元石。

    趙家。

    趙家地位當然依舊穩穩當當的。

    趙日天和秦逸塵交好,對于趙家來說,完全是意外之喜。

    趙家根本什麼都沒做,就已經打好和秦逸塵的關系了,更加安枕無憂,所以,趙家家主最近,臉上的笑容一直沒停過,就算身邊有什麼下人做錯事,他不僅原諒了,甚至有時候心血來潮,還有賞賜。

    做錯事情了,還有賞賜,可想趙家家主心情有多好了。

    天麟王國。

    天麟王宮內,氣氛依舊是很緊張的。

    特別是在出了林妙涵的事情後,眾人哪怕是在王宮內行走,都是小心翼翼的。

    當然,有一個人從未受到任何影響,那就是小靈兒。

    這些日子,天麟王國也好不好受。

    雖然安家沒有親自再對天麟王國動手,但是,隸屬于安家的一些勢力,王國,都沒少找天麟王國麻煩。

    甚至在短短的時間內,天麟王國的領地已經縮水了三分之一。

    其中甚至還包括了一塊枯霜草產地。

    不過,佔領了之後,那些勢力對枯霜草根本也沒在意,他們侵佔天麟王國領地,完全是為了做給安家看的。

    天麟王室對此,只能選擇步步退讓。

    若不是周嘯蒼出面幾次,天麟的領地,縮水只怕會更嚴重,有了他這位靈境強者出面,才阻止了那些勢力,王國的攻勢。

    天麟王國的民眾,也感受到了風雨欲來的氣氛,幾乎人人自危。

    就是在這種氣氛下,呼延家的人來到了天麟王城。

    來人,還是呼延家家主的親弟弟,也是呼延家的長老,呼延理全。

    一行人,一隊馬車,浩浩蕩蕩的來到天麟王宮門口。

    看到這一幕,王宮門口的護衛頓時就緊張了起來,差點就拉響警報了。

    “煩請通報一聲,就說,呼延家,呼延理全前來拜訪天麟呂家。”

    呼延理全下了馬車,一臉和善的笑容,對著門口那緊張兮兮的護衛說道。

    他的態度,明顯讓門口的護衛一愣。

    能站在這門口,這些護衛還是有點眼力的,比如,車隊跟隨的那些護衛,甚至拉車的車夫,一個個都氣息不凡。

    從這些方方面面,都能看得出,來人來歷不簡單。

    甚至還讓門口的這些護衛還以為是安家又殺來了。

    在呼延理全提醒了第二遍之後,門口的護衛才是恍然醒悟,然後派人,飛速前往大殿去通報。

    “呼延家?”

    呂和澤听到護衛的通報,還以為自己听錯了。

    身為一國之主,還是呂家旁系,他當然清楚呼延世家在中州的地位。

    那是中州呂家也無法仰及的。

    而現在,呼延家,竟然派人來天麟,而且還是“拜訪”?

    要知道,以呼延世家的地位,就算是召見他呂和澤,那都是給他呂和澤臉面了,哪里會親自找過來。

    “呼延理全,這名字好像有點熟悉啊……”

    一旁,呂和商喃喃自語著。

    他曾多次去中州走動,對中州的一些事情和人物,其實比呂和澤還要了解。

    身為呼延家當代家主親弟弟的呼延理全這個名字,呂和商當然似曾听聞過。

    “還是去見見吧,呼延理全這個人,好像是呼延世家的某個大人物,但是我記不起來了。”

    呂和商對著呂和澤提議道。

    “那就讓他們進來吧。”

    呂和澤遲疑了少許,還是對那護衛說道。

    若真呼延世家要對付天麟的話,他們根本無法抵御。

    而且,就以護衛轉述的語氣,似乎,並不是什麼壞事。

    “還是我親自去迎接吧。”

    在那護衛就要走出大殿門口的時候,呂和澤站了起來。

    若呼延家真是來拜訪的,他不親自去迎接,那真說不過去。

    現在,他可不敢再樹敵了,尤其是如呼延世家這種龐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