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41章 一語定乾坤
    第241章一語定乾坤

    此時,就算左學真和趙日天再遲鈍,也發覺不妥了。

    不過,讓秦逸塵意外的是,王道雲竟然返回來了,而且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在上一次峰會回去後,就一直苦思,為何武者的傷勢有丹藥可以療治,而我們煉丹師卻沒有呢……”

    林毅語氣激揚的演講著,帶動眾人的情緒,“最終,我花了三年時間,終于研制出了……療神丹!”

    “操尼瑪的療神丹,那是我們北域的清心丹!”

    趙日天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罵,若不是秦逸塵拉著他,他估計早就揮著拳頭上去打人了。

    繞是如此,他那表情依舊是恨不得咬林毅幾口。

    “什麼清心丹,我根本沒有听說過。”

    林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嘲諷道,“就憑你們北域,也能研制出療治精神力的丹藥來?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他說的這句話,的確是實話。

    北域在這方面,一直是弱項,這麼多年來,從未有過什麼建樹,不然,上一屆也不會被那樣狠狠的羞辱了。

    丹峰峰主只是看了一眼北域塔主和西域塔主一眼,並沒有發表自己的看法,而是靜觀其變。

    趙日天不依不饒,林毅卻胸有成竹,他反而說道,“既然你說這是你們北域的,那我且問你們北域丹塔第一人,王道雲,你們北域可有研制療治精神力方面的丹藥?”

    隨著他這句話,全場的目光都是落在王道雲身上。

    “王道雲,你快說啊,那混賬……”

    趙日天急躁的去搖晃王道雲,卻被秦逸塵制止住。

    趙日天這家伙,一直養尊處優,沒被人陰過,在這種時候竟然還看不出來,林毅手中的配方,正是從王道雲手中拿的。

    “我北域……並未有人研制。”

    王道雲淡然的說完這句話,然後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那如若瘋癲的趙日天,他瞳孔深處竟然有種莫名瘋狂的快感。

    雖然他王道雲天賦,任何方面都在趙日天之上,但是,卻處處不如趙日天,北域人人皆知他趙日天,但是又有幾人知道他王道雲?

    “你個龜孫子,買通王道雲,盜取我北域成果,你還有理了!”

    趙日天被他氣的七竅冒煙,在那跳腳連連,無奈卻被秦逸塵拉住。

    “你個生兒子沒屁眼的……”

    “你媽生你的時候,把人丟了,養大了個胎盤……”

    趙日天罵人,絕對是一絕,連續罵了好幾分鐘,竟然沒一句是重復的,各種新鮮詞語都出來了。

    不過,他的態度,卻讓人慢慢開始懷疑林毅了。

    若不是真有其事,誰會如此去爭?

    然而,這種事情,誰也無法判斷,丹峰峰主屈華正,微微蹙著眉頭,似乎在思索。

    其實,他心中還是更偏向西域。

    畢竟,林毅的天賦擺在那里,而且,有過耀眼的表現,他能研制出這種丹藥來,似乎也說得過去。

    “峰主,我現在懷疑,北域盜取我西域的成果!”

    在趙日天爭論不休的時候,林毅卻是朝著上方的屈華正拱手道,那一臉的委屈,真就如他才是受害人一樣。

    “嘩!”

    頓時全場嘩然,所有鋒芒都指向北域。

    他說的這種可能性,似乎更大!

    不過,趙日天差點肺都氣炸了,鼻孔冒煙,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瞪著林毅,渾身發抖。

    “呵!”

    在秦逸塵臉上,卻不見一絲怒意,反而,就如是在看一只小丑在蹦一樣。

    清心丹,不過是療治心神最基礎的丹藥。

    在他那個時代,清心丹早就被淘汰不用了。

    不過,在這個年代,卻如同是打開了一扇新時代的大門。

    清心丹,就是這扇大門的鑰匙。

    “趙日天,你可有證據,這丹藥是你北域研制的?”

    丹峰峰主屈華正開口了。

    他如此詢問,顯然還是看在前兩項秦逸塵耀眼的表現上,才給了北域這麼一個解釋的機會。

    “我……”

    趙日天一愣。

    證據?

    這要怎麼拿出證據?

    清心丹研制出來後,就一直沒有公開後,就算要證實,也都是北域丹塔自己的人。

    而且還是長老,執事,塔主。

    這說出來,也沒人信啊。

    看著趙日天那啞口無言的樣子,西域丹塔塔主笑了,林毅也笑了,王道雲的嘴角,也掛著一抹淺淺的冷笑。

    “也就是,不能證實這是你們北域的嗎?”

    屈華正面色頓時嚴肅了起來,就要開口訓斥。

    在他看來,這已經是趙日天早搗亂了。

    北域丹塔塔主左學真站在那里,一句話也沒有說,雖然他很憤怒,但是,此時他只能將希望寄托在秦逸塵身上。

    因為,秦逸塵一直都沒有說話。

    左學真相信,秦逸塵一定能夠證實,這丹藥是是他研制出來的。

    “峰主,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林毅學長。”

    在屈華正要下最後決斷的時候,秦逸塵終于是站了出來。

    看見是他,屈華正的面色微微放緩,“你問。”

    “好。”

    得到他的允許後,秦逸塵才是轉向林毅,然後開口,“林毅學長,我有一個問題很不明白,你這療神丹,究竟是如何做到能夠療治心神的?”

    接觸復合丹的人極少,特別,知道清心丹是復合丹的人,估計就只有蕭林,閔執事,還有北域丹塔塔主。

    不過,在听到他只是問了一個如此淺顯的問題後,周圍的人都搖頭。

    因為,在他們看來,秦逸塵這不是在找林毅的麻煩,相反像是在請教問題。

    然而,讓他們沒有料到的是,林毅卻遲遲沒有回答。

    如何療治心神。

    這就其實就是最關鍵的。

    只要能夠解鎖這個問題,研制出療治心神的丹藥,就易如反掌。

    屈華正很快也想到了關鍵。

    當然,幾位塔主也一樣想到了這上面。

    看著那思索不語的林毅,左學真的臉上,才是流露出了一抹笑容。

    果然,還是秦逸塵那小子靠譜。

    趙日天罵了那麼久,屁用都沒有,相反還讓人誤會,而現在,秦逸塵不過是輕飄飄的一句話,頓時讓情勢就有了反轉。

    很遺憾,王道雲其實也不知道,他自然沒有辦法告訴林毅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