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37章 煉丹引眾議
    第237章煉丹引眾議

    眾所周知的,靈藥越多,煉化起來就越麻煩,時間也要的越久,而秦逸塵拿了多達三四倍的藥草,那豈不是要用三四倍的時間去煉化?

    這種行為,無疑是很愚蠢的。

    至少,在速度上,秦逸塵就已經輸了。

    速度上評分太低的話,肯定也會影響到整體的評分。

    秦逸塵這種行為,哪怕是丹峰峰主與幾位塔主,都不明白他的用意。

    特別是北域丹塔塔主,更不相信秦逸塵是一個迷糊的人。

    只不過現在,卻沒有人能猜透秦逸塵的真正用意。

    “新人,就是新人啊……”

    西域丹塔塔主仇玉書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讓得原本在思考的左學真一挑眉頭。

    “是啊,新人,有些人啊,甚至還不如新人呢。”

    左學真淡淡的說著,讓仇玉書臉龐頓時一抽,最後冷哼一聲,一甩衣袖,不再說話。

    最後,秦逸塵準備的藥草,足足是周圍的人的五倍。

    “這家伙……”

    趙日天本來想說什麼,但是,他一想到秦逸塵煉丹那逆天的速度,最後只能長嘆一聲。

    這家伙不能以常理對待,他是妖孽!

    到是王道雲,還關心的提醒了幾句秦逸塵。

    “可以了。”

    秦逸塵對著一旁的裁判說道。

    在所有人都準備妥當後,丹峰峰主一掃全場,然後宣布,“開始!”

    隨著他一聲話下,眾人都動作了起來。

    “呼……”

    秦逸塵猛的長呼一口氣,然後精神一振,整個人的氣質就變得不一樣了。

    隨後,他拿出了他那個小丹爐。

    本來,他就是現在全場的焦點,畢竟拿了第一項第一。

    所以,在他拿出這個小丹爐後,眾人的面色都變得有些古怪。

    小丹爐的外貌,實在是太普通了。

    說是普通,其實還是客氣話,簡直就能稱得上是破爛。

    說實在的,哪怕是趙日天也不明白,為什麼秦逸塵死守著那破丹爐。

    而北域丹塔塔主也是完全沒有料到,秦逸塵會拿出這麼一個丹爐來。

    “哈哈哈,想不到北域竟然已經窮酸到了如此地步……”

    西域丹塔塔主仇玉書終于找到借口來嘲笑他了。

    而且,左學真也沒辦法反駁什麼。

    秦逸塵的來歷他知道,不過是一個不知名的小王國而已,而他,似乎也並沒有去關心過秦逸塵的這些情況。

    他有些悔恨為什麼不給秦逸塵選一個好點的丹爐。

    看來,這一項比試,北域應該是要以慘淡收場了。

    不過還好,第三項,應該能扳回一局。

    他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第三局了。

    “學真,回頭讓那小家伙去我那選個好點的丹爐吧。”

    丹峰峰主屈華正開口了。

    連他都看不下去了。

    這小家伙到底在北域受到了什麼非人的對待,才會連個像樣的丹爐都沒有。

    所以他這話語,明顯帶著不滿與訓斥。

    “是……”

    左學真苦笑應是。

    他還能說什麼呢,這的確是他的失誤。

    不過,秦逸塵卻沒有去管那些,在拿出丹爐後,他迅速升起丹火,然後拿著那一樣樣藥草就往丹爐里面丟。

    開什麼玩笑,就是是拿個天級丹爐來,他也不換啊。

    這是秦逸塵第一在如此眾多人的面前,展示自己煉丹的技巧,毫無疑問,就放藥這一項,就讓本來還抓著丹爐話題不放的人,頓時再次將目光投放了過來。

    特別是丹峰峰主和那幾位塔主,他們都是有見識的人,只不過,秦逸塵那行雲流水般隨意的動作,還是讓他們微微一怔。

    他們算是見多識廣了,而且,也是站在整個千嵐駿域煉丹界巔峰的人。

    哪怕是屈華正也不敢拍著胸口說,能做到像秦逸塵這麼隨意。

    西域丹塔塔主仇玉書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從他那緊繃的面上能看的出,他此時內心並不平靜。

    若秦逸塵這是在胡鬧還好,若不是在胡鬧。

    一滴汗水從他眼角滴落下去。

    他不知道,如此妖孽之人,北域到底是怎麼培養出來的,而且,北域也沒有人能有如此手段培養出這麼天才的人來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秦逸塵繼續的動作,讓所有人更是看不懂了。

    他放藥材的動作一直沒有停過。

    此時秦逸塵的姿態是這樣的……

    一只手不停的往小丹爐里面放藥草,另外那只手,時不時的在小丹爐上敲打著,這情形顯得有些詭異。

    簡直太詭異了。

    讓人極為不解的是,難道他都不用煉化那些藥草嗎?

    而更讓他們不解的是,秦逸塵已經放了好幾斤藥草進去了,那小丹爐,到底是怎麼裝下去的?

    秦逸塵拿的藥草可是不少,但是就這麼個轉眼間,已經放進去了一小半,而且,動作還是沒有停下來。

    和他情況相反的是,周圍的人,都是放進去一些藥材後,先煉化,然後再放入,再煉化……幾乎都是這麼一個過程。

    秦逸塵這樣,在這里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這在眾人看來,已經不是與眾不同了,而是完全就是瞎搞。

    就連西域丹塔塔主都長舒一口氣。

    丹峰峰主也搖頭。

    虧他們還以為那是多麼高超的手段呢。

    北域丹塔塔主也是滿眼疑惑啊。

    他可是明明听閔執事說,秦逸塵在斗丹上還贏過呼延青松,怎麼可能會如此不堪?

    當然,隨著秦逸塵的動作,他們的情緒也逐漸再次發生了變化……

    原因無他,秦逸塵放入的藥草,實在是太多了!

    多的已經超出那小丹爐容量五六倍了,但是,似乎那小丹爐就是一個無底洞一樣,黑漆漆的,依舊看不到被擠滿的跡象。

    他們哪里知道,小丹爐的內部,可不似外部看上去的這麼簡單。

    里面的空間可大著呢。

    當然,那些藥草,幾乎都是在進入丹爐後,就被秦逸塵煉化了,隨著精華不斷的凝聚,那精華的顏色也慢慢的發生了改變。

    “應該差不多了。”

    輔成液已經差不多了,秦逸塵開始放入其它藥性的藥草。

    此時,他完全一心都放在煉丹上,對于周圍的事,根本不去關心,也不想關心。

    而煉制四級輔成丹,對于他來說,還不是跟玩一樣。

    其實說起來,和他們比試煉丹,秦逸塵真有欺負人的嫌疑。

    因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