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33章 硝煙彌漫
    第233章硝煙彌漫

    雖然北域中州丹塔在前面幾屆中的成績都不是很好,甚至算得上是墊底,但是身為五域之一的丹塔,還是有著大批的崇拜者的。

    “哼,那小子好大的架子,上次被教訓得那麼慘,這麼快就忘記了?”

    “听說北域丹塔派來的人,有一個新生呢……”

    “噗……不是吧?都如此的自暴自棄了,那北域丹塔怎麼還不解散算了?”

    在通過外層,進入內圍時,一些千嵐郡都的煉丹師見到趙日天那般拽屁的模樣,當即是忍不住出聲譏諷了起來。

    听到這些聲音,趙日天的眉頭一皺,一股隱晦的精神力蕩漾而出。

    “嗡……”

    霎那間的功夫,這一片區域便是被趙日天那靈境小成巔峰級別的精神力給籠罩住。

    在這種精神力的壓迫之下,那些聒噪的嘈雜之聲頓時便是湮滅了下去,一道道譏諷的目光變成了震驚之色,這趙日天,精神力居然再度精進了這麼多。

    “斃了狗的,在老子的地盤上,今天你們都得跪下叫爺……”

    解決了這些聒噪之聲後,趙日天嘴中也是大咧的辱罵道,這也是讓得先前那些譏諷之人面色變得臊紅了起來。

    不過,他們卻也不敢在開口,只是在心中暗自低罵著。

    趙日天就算在上一次峰會上大失顏面,但是,也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比擬的。

    在千嵐丹峰的工作人員帶領下,秦逸塵三人也是來到了最前方的一處席位中。

    這里明顯就很寬敞,那些喧嘩之聲在這里也少了不少。

    “呵呵……兩年沒見,你個廢物的精神力倒是又有些突破了啊。”

    而就在秦逸塵三人屁股剛一坐下,一道譏笑之聲便是從他們左側傳了過來。

    “林毅!”

    听到這道聲音,趙日天身軀一顫,豁然轉過頭去,雙目帶著怒意盯著那開口之人。

    秦逸塵也是皺了皺眉頭側目看去,只見得,在他們左側的席位中,也是坐著三名青年,而先前開口之人,赫然是他們中間那個。

    “他們是西域丹塔的人,上次峰會,他們西域得了第二名……”

    王道雲也是在秦逸塵耳邊解釋道︰“那個林毅,在上屆峰會創制研發配方一項上,得了第一,而且還在所有人面前羞辱了趙日天,說他連西域一個學徒都不如……”

    “哦?”

    秦逸塵點了點頭,便是收回了目光,他可不想和趙日天一般,與那林毅大眼瞪小眼,成為全場目光中的傻叉。

    在秦逸塵剛收回目光,陡然便是察覺到了在他們對面的人群涌動了起來,而後,一條丈許寬敞的通道,也是從擁擠的人群中分出。

    秦逸塵的視線,也是對著那處看了過去。

    在那里,一個約莫二十四五的青年,帶著一種傲視群豪的姿態緩步走了過來,他那英俊的俏臉,再配上這等氣勢,頓時令得廣場上無數少女為之尖叫。

    在這個青年身後,有著兩個年級差不多大小的青年並排行來,最後在秦逸塵對面的席位上坐下。

    見到那三人來了,趙日天也是收回目光,面色有些凝重了起來,而王道雲不知為何,微微偏頭,仿若連看都不敢去看那三人一般。

    “那是東域丹塔之人,最近數屆的冠軍便是落在他們東域丹塔。”

    “最中間那人叫喬皇,在上一屆峰會中,他已經是一名四級頂級煉丹師,現在,估計他已經突破到五級煉丹師了……”

    對秦逸塵介紹間,趙日天的聲音罕有的有些沉重了起來,顯然,對面三人,給了他極大的壓力。

    他雖然自傲,其實,並不是一個自大的人。

    相反,趙日天這個人,對自己的實力非常了解,所以,在當初也不會對秦逸塵另眼相看,甚至現在不似朋友,卻似摯友。

    “喬皇。”

    听到這個名字,秦逸塵有了一些印象。

    喬皇,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煉丹天才,但是,在前世他和秦逸塵並沒有什麼交集。

    不過西域的人,卻是他的老熟人了。

    他記得非常清楚,那林毅,甚至還到北域丹塔,將整個北域的煉丹師踐踏的體無完膚。

    峰會還沒開始,硝煙已經開始彌漫了。

    北域丹塔塔主,雖然沒有與秦逸塵等人一路,但是,在這一天,也已經處于丹峰。

    此時,五大塔主和一個中年男子,坐于丹峰一處涼亭內。

    里面,茶香彌漫,加上周圍雲霧飄離,讓得幾人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

    只不過,說話間,幾人的語氣卻都不怎麼和諧,破壞了整體的氣氛。

    “左老頭,我听說,你這次帶了個乳臭未干的小娃娃來了,怎麼,你是看不起我們西域的人嗎?”

    坐在西側眼角留有一塊不小疤痕的西域丹塔塔主,直徑對著北域丹塔塔主說道,雖然是問話,但是,明顯是嘲笑北域沒人。

    說話的時候,他臉頰上的疤痕如若一條蜈蚣一樣蠕動著,平添了幾分凶悍的氣息。

    這倒是極為少見的。

    也有傳言,說他臉上的疤痕,正是北域丹塔塔主留下的。

    也隨著他這話,周圍幾位塔主的目光都是有意無意的落在北域丹塔塔主身上,或目無表情,或嗤之以鼻,或若有所思。

    各大域派來峰會的人選都有誰,身為塔主的他們當然清楚,只是,北域這邊,卻是發生了這麼一些變故,這個變故,讓他們都始料未及。

    畢竟,在之前,他們根本就沒有听說北域有這麼一個人。

    當然,他們也打听到了,那是一個新生。

    北域丹塔塔主,雖然痴心于丹道,但是,總歸不會做出太過離譜的事情才對。

    難道,他讓這新生來參加,只是為了單純的歷練一下那新生嗎?

    只是,若是這樣的話,那這次北域,只怕就要墊底了。

    “呵呵。”

    北域丹塔塔主左學真只是稍稍撇了撇嘴,似乎在嫌棄杯中之茶,然後一挑眉頭,看向西域丹塔塔主,“我覺得,對付你們西域,那小子就足夠了啊。”

    “是嗎?”

    西域丹塔塔主仇玉書不愧也是老狐狸,並沒有被他激怒,反而不置與否的一笑,淡淡的對著周圍幾位塔主說道,“看來,某人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