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24章 千嵐郡
    第224章千嵐郡

    丹界峰會。

    毫無疑問,是丹界的盛事,三年一度。

    其實就算趙日天他們不說,秦逸塵也清楚關于峰會的種種。

    他雖然沒有參加過峰會,但是,卻帶人去參加過。

    北域丹塔,在北域,地位沒有任何勢力能夠撼動,但是,在千嵐郡,不過是中下游而已。

    當然,峰會也正是在千嵐郡城舉行。

    千嵐郡,地大物博,一共有五大域,東域,西域,北域,南域,中域。

    每三年一度,五大域丹塔都會派出最優秀的學員,到千嵐郡城比試,優勝者,將會得到千嵐郡城總公會的賞賜。

    其中有一樣,是秦逸塵最想要得到的。

    化生琉璃果。

    那可是煉制化生丹的必須物品。

    化生琉璃果樹,整個千嵐郡就只有一株,而且就長在千嵐丹峰。

    每次結三果,其中一果,必定會作為峰會冠軍的獎勵。

    只是一想到化生丹的用處,秦逸塵就心頭火熱。

    到時候,他可以憑借化生丹一舉突破靈境,到達玄境。

    當然,化生丹的配方,要在七千年後才有,現在,其他人就算是得到化生琉璃果,服用後,藥效最多也就十之一二,想要憑借化生琉璃果突破靈境,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化生丹里面,除了化生琉璃果,還有其他幾種珍貴的靈藥。

    沒有那幾種靈藥,當然不會有化生丹的效果。

    “我們先到澤羽王國去,那里距離千嵐郡城只有兩天的路程,我們只需在等到丹界峰會前一天動身即可。”

    在一路上,王道雲也是和秦逸塵說道。

    千嵐郡城,乃是丹界峰會舉辦之地,北域範圍內,距離千嵐郡城最近的,便是澤羽王國了。

    澤羽王國,不同于天麟王國這種,在北域中州範圍之內,它也算得上是一流的王國勢力了,甚至強于中州一流勢力。

    而因為其靠近歷屆丹界峰會舉辦之地,在澤羽王國中,優秀的煉丹師也是存出不窮。

    澤羽王國王城煉丹師總公會。

    在得知中州丹塔參加峰會的三人即將到達時,已經有了無數的人將煉丹師公會之外堵得水泄不通。

    唯有在最中央,一條鮮艷紅地毯筆直的鋪蓋而去,在地毯的盡頭,有著一老一少兩人站立著。

    這個老者滿臉皺紋,盡顯老態,不過,他那一雙精光閃爍的眼眸,卻是讓人知曉,他可不是什麼普通老者,此人便是澤羽王國煉丹師總公會的會長……陳柳枝。

    陳柳枝乃是一名四級巔峰的煉丹師,就算是放在丹塔之中,也足以擔任長老一職了。

    而其身側稍微靠後一點的青年,便是他的孫兒,也是當今澤羽王國煉丹師中年輕一輩的第一人……陳鋒。

    陳鋒雖然才二十四五歲,不過,也已經成為了一名三級煉丹師。

    他們爺孫兩人都是極其優秀的煉丹師,這也讓得他們在澤羽王國中成為了一段佳話,更有人說,陳鋒青出于藍而青于藍,說不定,日後他的成就要比陳柳枝還要高。

    “爺爺,丹塔的人真有你說的那麼厲害?”

    在等待之余,陳鋒也是不由的問道。

    “丹塔乃是我們北域的煉丹聖地,那地方,是整個北域煉丹師都向往之處。”

    提起丹塔,陳柳枝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懷念和向往之色,不過,在年輕之余,他也曾進入過丹塔。不過,當時他一直被卡在三級煉丹師的境界,最後無奈退了出來,結果在外歷練時,獲得一番機緣,這才得以突破。

    “是嘛,我怎麼不覺得……”陳鋒撇了撇嘴,嘟囔道。

    “鋒兒,不要以為成為三級煉丹師就驕傲,你要加緊修煉,將精神力突破到靈境,才好去參加丹塔考核。”

    陳柳枝搖了搖頭,嘆息的說道。

    只有參加過丹塔考核的人,才知曉那考核,苛刻到了什麼程度。

    “要不是你攔著我,我今年就進入丹塔了。”

    本來陳鋒也獲得了今年丹塔考核的名額,不過,陳柳枝卻是讓他等精神力進一步時,再去考核,那樣的話,通過考核的機會會大上許多。

    “我看中州丹塔也沒你說的那麼厲害吧,每次在千嵐郡城都的峰會上,他都是排在最後一兩名,听說這次三個峰會名額中,還有一個今年才進入丹塔的新生,我看丹塔真是放棄丹界峰會了……”

    陳鋒眼中閃過一抹不爽之色。

    若不是陳柳枝攔著自己,說不定那個新生的名額,就落在自己頭上了。

    “鋒兒,不可胡亂說話!”

    听到陳鋒的話語,陳柳枝連忙是掃視了一眼,發現沒人听到陳鋒的話語時,他心中才是松了一口氣,當即,他面色一正,嚴肅的呵斥道。

    參加峰會的名額,最後都是要丹塔塔主親自審核的,既然有個新生獲得了名額,那必然說明這個新生有自己的獨到之處,那豈是他們這些王國之人能夠談論的。

    “嘩!”

    就在這時,喧嘩之聲從紅毯遠處轟然響起,在視線的盡頭處,三道身影也是並排著走了過來。

    “切記不可胡亂說話,特別是那中間那人,他是趙家的趙日天!”

    見到一副牛逼哄哄模樣的趙日天,陳柳枝眼瞳微微一縮,連忙是對著陳鋒再次叮囑,旋即也是大步迎了上去。

    “趙日天?”

    陳鋒心中也是一驚,眼中閃過一抹敬畏之色。趙日天之名,哪怕是遠在澤羽王國的他,也是听說過。

    恐怖的煉丹師天賦,還有灑脫的個性,讓他在听到這個名字時就已經拜服了。

    “三位大師降臨,有失遠迎,還望不要怪罪。”

    陳柳枝帶著一臉的笑意迎上,對著趙日天三人恭敬的行禮道。

    “老頭,還是老規矩,你那丹爐借我用幾天。”

    趙日天揮了揮手,懶得與其客套直接說道。

    “那是我等的榮幸,三位大師,快請。”

    陳柳枝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幸好趙日天是一個丹痴,不然的話,恐怕澤羽王國的王都,會在這段時間中被其搞得雞飛狗跳。

    “見過趙學長。”

    陳鋒也是走了過來,雙目發光的行了一禮,又是緊盯著趙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