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21章 執事收徒
    第221章執事收徒

    蕭林的小院內。

    在秦逸塵鼓勵的目光下,林妙涵站在一個丹爐前。

    深深的吸了口氣後,她開始煉丹。

    從她一動手開始,蕭林就開始正視這個才是武師巔峰的少女了。

    因為,林妙涵竟然能做到不用稱稱量。

    這當然是秦逸塵特訓的結果。

    他很清楚這點很重要,所以,讓林妙涵她們以此為重,加上他的經驗,短短兩年內,林妙涵就掌握了這種手法。

    雖然,不像秦逸塵那麼自然,快速,準確,但是,卻也能與趙日天相比。

    這讓我們趙日天郁悶不已。

    這可是他引以為傲的東西啊……

    他感覺自己的自信心正在遭到踐踏。

    然後,就是林妙涵煉丹的手法。

    趙日天的目光看向秦逸塵的時候,充滿了幽怨。

    很明顯,林妙涵所掌握的煉丹手法在他用百萬銀幣換來的那套手法之上。

    兩行淚啊。

    他趙日天,竟然被個女子踩著上位了。

    很明顯,除了精神力境界以外,林妙涵在各個方面都要強于他。

    蕭林的眼楮也越來越亮。

    此時,他看向林妙涵的目光,就如是在看著一塊瑰寶一樣。

    “我……”

    “這徒弟我收了!”

    就在他開口的時候,院子門口卻傳來一個聲音。

    “閔執事?”

    眾人的目光看了過去,然後,蕭林的臉色就漲紅了,攔在他面前,“不行,我已經收下了!”

    “拜師了嗎?”

    閔執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他可是將全程看在眼中了。

    “呃……”

    蕭林怎麼也沒料到,身為執事的他,竟然耍賴。

    夭壽了,執事竟然搶徒弟了……

    “蕭林,不是我說你,你現在就是太浮躁了,你應該把心思放在丹道上……”

    然後,閔執事端起了架子,教育起蕭林來,“好了,這女娃子,我帶走了,你就安心潛修吧。”

    接著,他拉著林妙涵就走,蕭林怎麼攔也攔不住。

    欲哭無淚啊!

    官大一級壓死人。

    這對于秦逸塵來說,當然也算是個意外的驚喜。

    有閔執事在,誰還敢動林妙涵?

    而林妙涵一直都處于迷迷糊糊的狀態。

    這就進入所有煉丹師夢寐以求的丹塔了?

    而且,進入還被一位執事收為親傳弟子,這是何等的殊榮?

    當然,她並不知道,秦逸塵教給她的那些煉丹手法有多麼的珍貴,而閔執事,蕭林,趙日天他們卻很清楚。

    這也是蕭林和閔執事爭著搶著要收她為徒的原因。

    “你小子重色輕友!”

    在閔執事一走,趙日天就沖了上來,泡沫星子噴了秦逸塵一臉,“我不管,你必須把那套手法教給我!”

    听他這麼一說,就連蕭林,都投過來期待的目光。

    “我就演示一遍,能學到多少,看你自己。”

    秦逸塵被他纏的沒辦法,以慢動作,演示了一遍林妙涵使用的那套手法,然後趁著他們兩個在領悟的時候,抽出身逃離了這里。

    再次見到林妙涵,她已經成為執事的親傳弟子了。

    甚至,在她身邊還跟著幾個獻殷勤的丹塔學員,而且,基本都不低,都是三級,其中還有一個四星學員。

    “秦逸塵。”

    一見到秦逸塵,林妙涵就直接甩開了他們,小跑了過來。

    “嘖嘖,我們妙涵姐還挺受歡迎的嘛。”

    秦逸塵瞥了一眼那些道不善的目光,並不以為意,反而以調侃的口吻和林妙涵打著招呼。

    他臉上的壞笑,讓林妙涵羞紅了臉,低下頭去。

    這曖昧的一幕,讓那幾個追求者很不是滋味。

    “那家伙是誰啊?”

    那個四星學員眯著眼楮,看向秦逸塵的目光很是不善。

    林妙涵突然被閔執事收為親傳弟子,是誰也沒有料到的,但是,毫無疑問,林妙涵稱為了丹塔新貴,幾乎成為大部分男學員追求的目標。

    先不說她是執事親傳弟子的身份,就是她的容貌,也能吸引很多人。

    若是能夠追求到她,那對于很多人來說,幾乎等于一步登天,而且,對于那些世家子弟來說,意義更高。

    若是身後站著一位執事,那他們在家族內的地位,當然不日而語。

    “好像是那個新學員,叫什麼秦逸塵的……”

    有人認出了秦逸塵,對秦逸塵,顯得有些忌憚。

    從進入丹塔後,秦逸塵就以黑馬之勢,闖入丹榜,雖然還沒有名列前茅,但是,誰都知道,以他的天賦,登臨前十那是遲早的事情。

    “哼,就是那個從小王國出來土包子嗎?”

    那個四星學員卻不以為意,在知道秦逸塵身份後,反而是帶著挑釁,走上前去。

    那幾個三星學員自然也跟上。

    他們樂的看兩人起沖突,只要能夠讓他們漁翁得利就行。

    “你就是秦逸塵?”

    那四星學員帶著幾分不屑的語氣出現,滿臉倨傲,就好像,他能理睬秦逸塵,都是秦逸塵的榮幸一樣。

    “呀,妙涵姐,你臉上有髒東西,我幫你擦擦。”

    秦逸塵根本無視了他,反而親昵的用手掌在林妙涵俏臉上磨蹭著,感受著她那柔軟滑潤的肌膚。

    他那自顧自的態度,讓得那四星學員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一個新學員,竟然敢無視自己?

    “小子,我在和你說話呢!”

    聲音從他牙縫里蹦了出來,周圍的人都能听的出他語氣中的怒意。

    但是秦逸塵卻仿若未聞,淡淡的對那依舊一頭霧水的林妙涵,道,“原來是只蒼蠅,已經趕走了。”

    指桑罵槐的態度,讓那四星學員直接爆發了。

    “秦逸塵!”

    就在他打算揪起秦逸塵衣領呵斥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是趙日天。

    這個聲音,他不會不記得。

    簡直可以說是他們噩夢的存在。

    然後,他們便是看到趙日天走了過來,直徑走向秦逸塵。

    “跟我走,老頭找你有事。”

    趙日天一樣無視了他們,對著秦逸塵說道。

    當然,他們不敢生氣,甚至慶幸,趙日天不是來找自己的。

    “老頭?誰?”

    秦逸塵疑惑的問道。

    “還能有誰,就那個老頭唄,去了你就知道了。”

    趙日天顯得有些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