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20章 慫包
    第220章慫包

    “混賬東西!”

    安蒼夜的面色一陣扭曲,胸口更是一陣氣血翻涌。

    本來自己可以毫不猶豫的將秦逸塵擊殺了的,可是,就因為趙日天的那一嗓子,直接是叫喊得讓眾多圍觀之人听見,這才讓得他進退兩難。

    但是,對于趙日天,他卻沒有一丁點兒辦法,打不得,罵的話,那更是純粹的是自取其辱。

    最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安蒼夜還是以家族為重,憋屈的拂袖而去。

    “嗎的,慫包!”

    趙日天輕啐一句,又是讓得安蒼夜離開的背影一個踉蹌。

    “想走?”

    秦逸塵當然不會輕易放他離開,直接飛身一腳,踹在安家那金字牌匾之上。

    “ 擦。”

    牌匾碎裂,掉落了下來。

    “嘶……”

    周圍的人頓時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這太狂了!

    竟然當著安蒼夜的面,把安家牌匾給踢了下來。

    這和當眾打他臉有什麼區別?

    頓時,安蒼夜的臉色一片鐵青,幾乎就欲出手,卻看到一旁那等著看好戲的趙日天。

    心中有火,卻發泄不出去啊!

    他,身為安家家主,在這北域中州,何時受過這種氣?

    “你!”

    安蒼夜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你什麼你,不交出我妙涵姐,今日,我就拆了你們安家!”

    秦逸塵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安蒼夜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憤然轉身,將過來扶他一個長老推了一個踉蹌,“扶什麼扶,我還沒殘廢呢!”

    “還愣著干什麼,把人放了啊!”

    罵咧一通後,其終于是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林妙涵,也是在片刻之後被人從安家之中放了出來。

    佳人依舊,只不過明顯憔悴了許多,俏臉顯得有些消瘦,身上更也有傷痕,甚至連臉上也布有青紫色,秦逸塵心一揪緊,差點想要發飆。

    但是,他卻也知道,以現在自己的力量,滅安家是很不現實的。

    “妙涵姐!”

    “秦……秦逸塵?”

    在見到秦逸塵時,林妙涵有些不可置信,旋即,直接是撲入後者的懷中,泫然欲泣。

    在聞到秦逸塵身上的味道時,林妙涵才是相信,自己這不是在做夢,兩行晶瑩的淚珠,也是從其美眸之中流淌而出。

    “那個家伙是誰?竟然能讓安家都退讓?”

    “他是秦逸塵,就是前段時日,在丹塔考核最後擊敗了呼延松青的少年。”

    “嘶……是他?他不是剛進丹塔嗎?怎麼可能獲得丹塔峰會的名額……”

    “不清楚,不過,讓一個剛進丹塔的小子獲得了名額,看來這一次丹塔峰會,我們中州丹塔又要受辱了。”

    “難怪趙日天說巴不得讓安蒼夜殺了他……”

    此時,一些眼尖之人終于是認出了秦逸塵,在一片議論聲中,圍觀的眾人也是開始緩緩的散去。

    “嘖嘖,安蒼夜還沒老糊涂……”

    “那可不見得,我們得找些機會讓安家和這個小子正面爆發沖突啊……”

    在暗處,兩道聲音也是悄然響起。

    而在安家大門外,任由林妙涵在自己懷中發泄了一會之後,秦逸塵才是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後者這時才是反應了過來,在見到秦逸塵胸口的淚漬後,她的俏臉之上,也是浮現出了兩抹紅雲。

    “趙兄,這一次,多謝了。”

    秦逸塵這一次罕見的主動對趙日天打著招呼,並且道謝。

    “不用這般客氣,你就告訴我那手法是從哪里得來的就好了。”

    趙日天隨意的揮了揮手,話語又是轉回了秦逸塵給予的煉丹手法上。

    “這個丹痴……”

    秦逸塵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趙日天,還真是什麼話題都離不開煉丹方面啊。

    不過,經過這一次,秦逸塵心中對于趙日天倒是多了幾分好感,剛才若不是趙日天那般胡攪的話,想要要回林妙涵,定然不會如此簡單。

    而且,趙日天痴迷煉丹一道,但是其性格,卻是和葉良辰有幾分相似,狂妄之中,又有幾分重情義。

    “等有機會和他趙家合作一番,倒也是不錯的選擇。”秦逸塵心中也是悄然思索了起來。

    趙家雖然不可能幫他滅安家,但是,只要和趙家拉上關系,安家自然就不敢動些小動作了。

    隨後,秦逸塵與趙日天一同,帶著林妙涵來到了丹塔。

    看著眼前恢宏的建築,林妙涵明顯顯得有些緊張。

    “我……”

    “放心吧。”

    秦逸塵安慰的朝她一笑,然後便是對著丹塔那守衛說道,“我是丹塔學員秦逸塵,要見蕭林長老,麻煩各位大哥去通報一聲。”

    對于他,守衛還是陌生的,但是,他們卻認識趙日天。

    能站在趙日天身邊的人,能簡單嗎?

    “秦逸塵?”

    蕭林一听是秦逸塵,卻在丹塔入口求見,微微一怔後,還是放下了手中的事情。

    他對秦逸塵還是很重視的。

    “有什麼事,直接來找我不就行了……”

    見真是秦逸塵,蕭林滿頭霧水。

    “蕭長老。”

    秦逸塵對他行禮,然後拉過一旁的林妙涵,站在前面,“我給你介紹一個弟子。”

    “給我介紹個弟子?”

    蕭林的目光這才落在林妙涵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後,卻不是很滿意。

    收弟子,當然看重的不是姿色,而是資質。

    就表明看來,林妙涵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相反的,很平庸,精神力也才到武師巔峰而已。

    “蕭長老,看人不能看表面,我妙涵姐,踏入丹道可還不到兩年!”

    秦逸塵提醒道,然後,他瞥了一眼旁邊的趙日天一眼,說道,“在有些地方,就算是趙兄,也不如她。”

    “就憑她?”

    趙日天頓時如若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直接跳腳。

    “哦。”

    听秦逸塵這麼一說,蕭林到是有點興趣了,“進去說話。”

    外面畢竟人多眼雜。

    蕭林是長老,自然有資格帶外人出入丹塔。

    這也是秦逸塵找他的原因。

    以他現在學員的身份,是沒辦法帶林妙涵進入丹塔的,但是蕭林卻行,若是林妙涵稱為蕭林的弟子,那就可以在丹塔修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