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18章 躺著也中槍
    第218章躺著也中槍

    安華明並不是第一個對趙日天說這兩個字的人,第一個,是在丹界峰會上,那個將他的自傲踏得粉碎的家伙……

    “趙、趙兄……我錯了,剛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被甩了一耳光,還被擰著衣領教訓,安華城的臉上卻不敢展露出半點不滿,他只是對著趙日天連連道歉。

    在一側的護衛,此時也是沒有一個敢上前的。

    開玩笑,趙日天,豈是他們敢攔的?

    “?v br />

    趙日天擰著安華城,直接將其按在大門之上,隨後,他抓起後者的腦袋,狠狠的將其與那堅硬的大門來了個親密接觸。

    “我讓你再說一次!”

    “趙大哥……趙大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此時,安華城簡直是欲哭無淚,在自己家門前,隨口諷刺了一個來自低級王國的小子,誰知道他身後竟然能夠冒出一個趙日天來。

    讓他再說一次?他哪有那膽子?

    不說?

    打死也不能說!

    “?v br />

    “?v br />

    趙日天每喝一聲,便是將安華明的腦袋對著大門撞擊一下,後者的修為是大武師巔峰三境,趙日天沒有動用精神力之下,若是冒然還手,說不定還能掙脫,不過,顯然安華城是沒有這個膽量。

    安家府邸前的動靜,也是被人發現了,見到安家的少爺安華城,居然在自己家門前被人狠揍,頓時便是有著眾多的人在遠處悄然圍觀了起來。

    “嘶……趙日天!”

    “臥槽,安華城是不是腦子壞了,趙日天在給他修腦子?”

    “不知道,不過應該也差不多,不然怎麼會去招惹趙日天呢。”

    “幾年沒看到趙日天,現在他又出現了,看來,千年世家的年輕一輩,在中州城中,又得開始收斂了。”

    在看清動手之人時,頓時眾人眼中的驚愕之色也是緩緩散去,一道道議論之聲也是傳開。

    趙日天修理其他千年世家的年輕一輩,在中州城中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在趙日天未進入丹塔前時,這種事情,在中州城內可謂是見怪不怪。

    “草你祖宗的,老子叫你再說一次,你听不見是不是,啊?”

    趙日天的叫罵之聲沒有半點遮掩,而且越罵越刺耳,這也是讓得眾多圍觀者心中發出一陣的感慨,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原來的味道。

    罵上一個時辰可以不重復的趙日天,回來了……

    “趙賢佷,還請手下留情!”

    就在安華城給砸得七暈八素時,從安家府邸之中,終于是傳出來了一道喝聲。

    听到這道喝聲,眾人都是順著聲音將目光轉移而去,最後停留在那從安府之中走來的一個略顯老態的男子身上,當即,一個個圍觀者的面色都是有些變幻。

    安家家主……安蒼夜!

    此時,安蒼夜心中也是無比的郁悶。

    不是說是那個叫秦逸塵的小子來送死來了嗎?

    怎麼自己一出來,見到的是趙日天在教訓自己的孫兒呢?

    自家人,在自己家門口被人如此欺辱,還有著這麼多人圍觀,安蒼夜的臉龐上也唯有一抹苦笑。

    只因為那人是趙日天。

    他身後的勢力,不管是趙家,還是丹塔,都是安家得罪不起的。

    雖然同為八大千年世家,但是趙家和呼延世家,才是屬于真正傳承了千萬載歲月的古老家族,人家在中州稱霸之時,他們安家等六大世家,恐怕還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勢力。

    若是放在平時,安蒼夜真是想當做沒看到,畢竟趙日天的污言穢語,可是不看你身份的。

    可是,現在是在自己家門口,而且,他們安家還有著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解決,那就是秦逸塵。

    “老不死的,誰特麼是你賢佷?你還要不要臉?”

    趙日天瞥了安蒼夜一眼,隨手將安華城扔在地上,還不待後者掙扎,他直接是一腳踩在其胸口,讓得安華城好不難受。

    自己叫趙日天為賢佷,那已經是自己降輩了,但是趙日天竟然還抓著這個梗來罵了一通,這也是讓得安蒼夜的老臉一陣青紅。

    “我妙涵姐在哪?快點交還出來!”

    見到安蒼夜,秦逸塵也是知曉,後者定然就是安家主事之人,當即,他也是大步上前,直接質問道。

    “你就是秦逸塵嗎?”

    安蒼夜看著秦逸塵,冷哼一聲,道︰“敢和我安家作對,我還以為你有三頭六臂呢,如今看起來,也不過是個毛頭小子而已。”

    “噗!”

    安蒼夜的話一落音,在趙日天腳下的安華城便是一口鮮血噴出,原因無他,安蒼夜的這番話,他似曾相識,仿若自己也對秦逸塵說過。

    此時,安華城心中已經接近崩潰了。

    大哥,不帶你這麼玩的,我一聲不吭這麼久了,你打也該打累了吧?

    好不容易可以躺在地上,裝作暈死過去,結果呢?屁原因都沒有,自己躺著也中槍。

    “唰!”

    安華城心中的想法還未落下,陡然有著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從其心底發出,待到其睜開眼楮一看,發現一柄靈劍懸浮在自己身前,那種凌厲的劍氣,刺得他皮膚一陣森寒。

    “我尼瑪!”

    兩行淚水,再也忍不住從安華城的臉頰滑落。

    我招誰惹誰了我?

    “快點將我妙涵姐交出來!”

    望著安蒼夜,秦逸塵沒有半點懼意,聲音冰冷的說道。

    “小子,你在威脅我?”

    安蒼夜的面色也是徹底的陰沉了下來。

    “唰!”

    秦逸塵意念一動,靈劍從安華城的手臂上豁然劃過。

    劍過,手斷!

    一條手臂,帶著刺眼的鮮血掉落在安家大門之前。

    突如其來的斷臂之痛,讓得安華城的臉龐驟然間扭曲了起來,那蘊含著難以掩飾的痛楚的淒厲慘叫聲,從其嘴中高昂嘹亮的傳出,讓得圍觀的眾人,心中泛起一股寒意。

    “好狠的小子!”

    在安家家主面前,如此對待安華城,實在是讓得眾人有些感覺如初夢境。

    畢竟,趙日天只有一個,一個無名小子也敢在八大世家的家主面前如此放肆,這,是多少年未曾發生過的事情了?

    “交出我妙涵姐!”

    靈劍一動,再度漂浮在安華城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