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17章 登門
    第217章登門

    林妙涵,對于秦逸塵來說絕對是個很重要的人。

    因為,她可是秦逸塵從小就仰慕心儀的女子。

    所以,在听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秦逸塵眼眸內頓時就閃過一抹深寒的殺意。

    不用說,肯定是安家狗急跳牆了!

    雖然他得罪過呼延家,但是,呼延家做事,肯定會大戰旗鼓,不會弄這些陰謀詭計。

    畢竟,整個中州地域,能和呼延家相比的,也就趙家而已。

    秦逸塵雖然表現出了不錯的天賦,但是,卻還不足以讓呼延家對他顧忌。

    但是,安家卻不一樣。

    已經連續折損了兩大長老了,安家當然坐不住了。

    不除掉秦逸塵,安家是不會安心了。

    果不其然,半天後,秦逸塵就收到了一封密函。

    “想讓我出塔?”

    秦逸塵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或許安家的人還不知道,他已經獲得了峰會的名額,若是知道,安家肯定不敢在這個時候打他主意。

    “既然想要逼我出去,那我就出去!”

    他要讓安家知道,招惹他的後果,安家絕對承受不起!

    在秦逸塵一出丹塔之時,他卻發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咋?去哪呢?”

    在得拿天雷元石換取一份手法後,趙日天對于這個叫秦逸塵的家伙,已經是充滿了興趣。

    “去安家。”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倒也毫不避諱。

    “安家?你小子還認識安家的人?”

    趙日天一副饒有興趣的模樣。

    “何止認識……我和安家的關系,可不一般。”

    秦逸塵冷笑一聲,自己手中有兩條安家長老的性命,在死域中還斬殺一個所謂的“死王”,這種關系,可真是不一般。

    “有意思,本少也好久沒出去了,走吧……”

    見到秦逸塵面色的變化,趙日天仿若是猜疑出了其中有著一些微妙。

    這一次,秦逸塵沒有再拒絕趙日天的跟隨,似乎,這趙日天除了煩人之外,他的身份也能讓安家有所忌憚吧。

    兩人進入中州之後,直接是由趙日天帶路,對著中州城中一處大氣磅礡的府邸行了過去。

    行走在中州城中,秦逸塵也是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

    看見趙日天,街道之上的行人,一個個都是避讓得遠遠的,那種唯恐招惹到這個家伙的感覺,讓得秦逸塵不由的想起,在宣雲城中,和某只蠻橫的螃蟹行走在一起一樣的感覺。

    在街道上行了許久,秦逸塵兩人也逐漸是來到了中州城安家所在的位置。

    望著街道盡頭,那猶如小型城堡一般的安家總部,秦逸塵面色微微的陰沉了下來,眼中也是有著寒芒閃爍。

    見到秦逸塵這幅模樣,趙日天的眼眸也是微微一眯,旋即,他的身形也是微微靠後一絲,讓秦逸塵走在前方。

    “站住!”

    在走到那扇威嚴的大門之前,門前的兩個守衛上前,將秦逸塵攔住。

    “滾!”

    面對這兩個不過是大武師初期的護衛,秦逸塵只是冷哼一聲,吐出一字,真元暴涌間,直接將兩人震入大門之內。

    “何人敢來我安家放肆?”

    安府大門的動靜,頓時便是讓得一些靠近大門的安家之人察覺到了。當即,一聲怒喝傳來,一個青年帶著數個護衛從其中掠了出來。

    “城少爺!”

    見到這個青年,那兩個看門的護衛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敬畏之色,當即連忙是從地上爬起來,恭敬的行禮道。

    這個青年,正是安家家主的次子……安華城!

    安華城在中州名聲也是不弱,不過是二十歲的年紀,已經是達到了大武師巔峰三境,日後,也定然會成為安家的頂梁柱之一。

    不過,秦逸塵顯然是不認識他,微微的掃了安華城一眼,秦逸塵冰冷的眼神並沒有什麼波動,他眼眸望向安府深處,語氣冰冷的問道︰“妙涵姐在哪里。”

    見到一個穿著普通的少年,竟然敢無視自己,安華城的面色也是微微一沉,不過,听到後者的話時,他也是微微一愣,旋即面色大喜︰“妙涵?林妙涵?哈哈……你是秦逸塵?沒想到你竟然還真敢來!”

    望著秦逸塵還有在他身後被擋住身形的一道身影,安華城眼中有著一絲譏諷的笑意閃過,帶著一個連一絲真元都沒有的同伴,便敢來八大世家之一的安家要人?

    當即,安華城忍不住冷笑道︰“從哪里找了一個廢物幫手,一起來送死來了嗎?”

    安華城的話剛落音,秦逸塵清晰的察覺到在他身後的趙日天身軀一顫,當即,他嘴角一抽,身形稍微移開了一絲,將趙日天的面貌展露了出來。

    “渣渣也敢來我們安家搗……”

    本來還在譏諷的安華城,在看到一張俊俏而又無比陰沉的面龐時,他剩下的話語直接是生生的咽了回去。

    “趙……趙日天?”

    看著趙日天,安華城的身軀都是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剛才自己口中的廢物幫手,竟然是讓得無數中州青年聞風喪膽的趙日天?

    若是平日里,見到趙日天,他絕對是躲閃還來不及,剛才,他竟然辱罵了趙日天……

    “安華城,你再把剛才的話重復一次。”

    趙日天緩步走上前,帶著一絲怒色,對著那個青年說道。

    “趙……趙兄,這是個誤會……”

    安華城面色一變,連忙是對著趙日天道歉。

    不過,後者顯然是沒有要原諒他的意思。

    在強者如雲的中州,從出生到現在,恐怕也沒有人敢對趙日天說廢物這兩個字。

    而安華城,顯然是破了這個先例……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聲在安府大門前響徹而起,這一巴掌,直接是將安華城的身形打得一個踉蹌,他的左臉更是高高的浮腫了起來,五個清晰的手指印也是浮現在其浮腫的臉頰之上。

    “剛才我沒听清,來,你再給我說一遍。”

    趙日天甩了一巴掌後,一手抓起後者的衣領,惡狠狠的喝道,他那英俊的面龐,在此時似乎是變得有些扭曲了起來。

    其實,若是放在以往,安華城這般無意的沖撞,然後立馬道歉,或許在心情不錯的情況下,趙日天會懶得與其計較。

    不過,“廢物”這兩個字,仿若是刺到了趙日天心中的一個痛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