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12章 收服狂獅
    第212章收服狂獅

    “吼!”

    雷霆狂獅攜帶著雷霆之力,橫沖直撞,鬧的秦逸塵痛苦不堪,最主要的是,讓那原本就布滿裂痕的本命武珠,更是顯得搖搖欲墜。

    “嗷吼!”

    就在本命武珠似乎要承受不住那混亂的沖擊,即將崩碎的時候,從那黯淡無光的天地靈珠內傳出一道龍嘯。

    頓時,那還在橫沖直撞的雷霆狂獅頓時就停滯了下來,滿眸驚恐的看向天地靈珠所在。

    雖然天地靈珠已經黯淡了下去,但是,圖案依舊,氣韻不變,特別是天地靈珠還有能量流出,那如絲如線的能量,隱隱傳出的聲音,更讓雷霆狂獅心驚膽顫。

    接著,如若是受到牽引一樣,雷霆狂獅朝著天地靈珠靠近,然後,融入到了天地靈珠當中。

    “嗡……”

    天地靈珠晃動,發出璀璨的光芒,接著,原本已經黯淡下去了的光澤,再次亮了起來,而且,比之前更為光亮數倍,其上瑩光爍爍,完全不復方才的模樣。

    “吼!”

    接著,一頭小獅影從靈珠內游出,圍著天地靈珠打轉,溫順的如若馴服的小貓一樣。

    “這就行了?”

    秦逸塵倒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方才,的確是有些莽撞了。

    觀察間,他發現,那小獅影,竟然與他心靈相通,他嘗試著用心神接觸那頭獅影,頓時就感覺,整個人融入了進去。

    “吼!”

    一股強大的氣韻從他身軀擴散而出,雷霆爍爍,頓時,整個床榻便崩塌了下去。

    “唰!”

    一道人影迅速的從外面掠了進來。

    正是蕭林。

    看著那被壓在床榻下有些狼狽,又顯得有些虛弱的秦逸塵,他滿臉不解。

    “發生了什麼事?”

    他問著,還是將秦逸塵扶了起來。

    “呃……”

    秦逸塵吧眨了一下眼楮,“如果我說,不是我弄的,你信嗎?”

    “嗯?”

    蕭林滿臉古怪的盯著他,實在是弄不清楚後,也就作罷了。

    但是,那一臉虛弱的秦逸塵,眸子深處卻透露著狂喜。

    因為他發現,在天地靈珠煉化了雷霆狂獅後,他竟然擁有了雷霆狂獅的雷霆屬性!

    這就相當于他多了一種獸魂屬性!

    “太逆天了!”

    這時,秦逸塵才慢慢的感受到天地靈珠的強大。

    虧他以前還以為天地靈珠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卻沒有想到,只是自己根本不知道它的用處而已。

    現在他的底牌,無疑就更多了。

    表面看上去,他只是一位煉丹師,其實,他是一個強大的武者。

    表面上看上去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其實,他是擁有強大屬性的屬性武者。

    表面上看上去他只是擁有獅武魂的武魂武者,其實,他是擁有龍武魂的天武者!

    但是,沒有人能知道他天武者的身份,畢竟,他的真元,與普通真元無異。

    只有屬性加上武魂的融合,才能成為天武者!

    相信,到時候肯定能給很多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這幾日,蕭林送過來一些療養精神力的藥草,短短兩天時間,秦逸塵就恢復的差不多了。

    本來已經布滿裂痕的本命武珠,在天地靈珠的滋養下,也逐漸的恢復。

    這讓秦逸塵大松一口氣。

    在接下來的日子中,為了獲取更多的貢獻值來換自己需要的一些材料,秦逸塵也是抽時間去闖了煉丹陣。

    本來,以他的知識和煉丹技術,完全可以沖入煉丹榜前十。不過,秦逸塵並不想把自己的實力完全暴露,最後,在沖入煉丹榜第三十名後,他便是退了出來。

    沖入煉丹榜和煉神榜,秦逸塵的名字也是出現在了丹塔最為重要的榜單……丹榜,之上。

    雖然僅僅是排在第三十一名,不過,這也是在丹塔中掀起了一陣轟動。

    因為秦逸塵的舉動,已經打破了丹塔的記錄,從來就沒有新生,在短短不足一個月的時間中,就沖入丹榜前五十的。

    而還在丹塔眾多煉丹師在感慨時,秦逸塵已經是一頭鑽入了萬仞塔中,現在他需要盡快的提升精神力,而萬仞塔,則是不二之選。

    在丹塔的某個角落中,有著一間顯得極為豪氣住宅,在其附近數里之內,卻沒有半個人影。

    從遠處不時的有著一兩個丹塔的學員路過,他們也都是拿著一種敬畏的眼神看向這里,仿若是極其忌憚一般,不敢有半點靠近。

    在這間房屋的前方,樹立著一塊大牌子,上面潦草的刻著兩行字。

    “無事莫擾,有事等著!”

    簡短的八個字,顯得張狂無比,其中更是透著一種讓人心悸的精神波動。

    “咚咚!”

    而今天,這座房屋的大門,確實罕見的被人敲打了起來。

    仿若是察覺到這邊的異動,不少路過的丹塔學徒都是有些好奇的將目光投射了過來,不過,在一看到那敲門者身旁站著一個身穿長老衣袍的老者時,他們也是悻悻的收回了目光。

    果然,敢來敲這怪物大門的,絕非普通學員之輩。

    “趙兄!開門!”

    呼延松青手掌扣在大門之上,半天沒見動靜,他忍不住開口叫了起來。

    “趙你麻痹,沒看見牌子上寫的嗎?”

    就在他話剛落音,從這間房中傳出一道怒斥之聲,顯然,這間房屋的主人,對于有人來打擾,極不高興。

    在罵了一句後,房中依舊傳著里面喋喋不休的罵喊之聲,其語言的污穢程度,實在是令人有些汗顏,更為無恥的是,那扇大門,依舊沒有半點要打開的意思。

    “咳咳,趙日天,本長老有事要和你說……”

    在呼延松青身後的老者,也就是呼延赤星終于是忍耐不住,干咳一聲,道。

    “咦,你個老不死的還活著?”

    听到呼延赤星的聲音,從大門內傳來一道輕咦之聲,讓得前者的面色一變,不過,那房間中也終于是傳來了一些響動之聲。

    “嘎吱!”

    又是過了半響,在呼延松青和呼延赤星的目光中,這扇大門終于是被打開一絲,一道身影也是從其中慵懶的走了出來。

    只見得這道身影乃是一個二十三四歲的青年,他身著青衫,頭發顯得有些凌亂,不過,他的面容倒是格外的英俊,側臉有些線條感,散發著一種獨特的男性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