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07章 試探
    第207章試探

    若是真要和呼延世家撕破臉皮的話,那最後吃虧的定然是他們卞家,畢竟,人家呼延家站在中州之巔時,他們卞家還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家族。

    “家主。”

    卞青山帶著卞靈竹進入大廳。

    “靈竹,你怎麼回來了?”卞青飛回頭,問道。

    卞靈竹對著卞青飛行了一禮,旋即便是將秦逸塵想要以療傷丹換取天雷元石的事情說了出來,同時,她還把秦逸塵在丹塔中的事跡告知後者。

    “嘶……第一次就闖上了五重天?”

    听到卞靈竹說著後者第一次進入丹塔煉神陣,便是闖入五重天時,卞青飛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旋即,卞青飛腦中便是飛速的衡量了起來。

    療傷丹再加上一個前途不可預測的天才煉丹師的合作,哪怕是八大世家的卞家,也是不得不重視。

    不過,思索許久後,卞青飛還是搖了搖頭,道︰“一斤天雷元石,就算是把我們卞家所有的天雷元石收集起來,也不過是這個數目。這樣,靈竹,你讓他過來一趟,讓我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你所說的那般天才。”

    “這……我盡量吧。”

    卞靈竹咬了咬朱唇,不知道以秦逸塵的性格,會不會來。

    旋即,卞靈竹也沒有停留,直接回丹塔去了。

    “青山,你說那個秦逸塵,真有靈竹丫頭說的那麼天才嗎?”

    卞青飛手指微微的在桌子上敲了兩下,將目光看向卞青山,問道。

    雖然,前幾天秦逸塵在丹塔考核結束時冒然闖入,最後卻還被蕭林長老破例收入丹塔的事情,早已傳的沸沸揚揚,不過,卞青飛心中還是有些懷疑的。

    畢竟,一個來自低級王國,年級還不過十八歲左右的少年,他實在是無法與卞靈竹口中那個在丹塔中大放異彩的天才聯想在一起。

    “家主,試試不就知道了?”

    對于卞青飛的懷疑,卞青山也是理解。

    “試?”

    卞青飛微微一愣。

    “呵呵,家主是不是忘了我們在十年前請的那個供奉嗎?他不是一直閑著沒事嗎?何不讓他來看看那小子是否真的值一斤天雷元石?”

    卞青山提醒道。

    ……

    丹塔中,剛從萬仞塔中出來,秦逸塵便是見到了站在外面的卞靈竹。

    “秦逸塵,那個,家主說想請你到府上商議下合作的事情……”

    見到秦逸塵,不知為何,卞靈竹感覺,有著一種隱隱的壓迫之感,她知道,自己和他之間的差距,在不知不覺中,被拉得越來越遠。

    “商議?”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對于千年世家的這種口吻話語,他自然知道這定然是卞家家主不相信自己。本來想一口拒絕的,不過,在一想到天雷元石的事情,秦逸塵還是忍耐住了,對著卞靈竹點了點頭,道︰“走吧。”

    在秦逸塵和卞靈竹走出丹塔時,他們並不知道,在丹塔一個陰暗的角落中,有著一雙陰冷的眼楮,正盯著秦逸塵的背影。

    跟隨這卞靈竹,一路暢通無阻,直接來到了大廳內。

    上方,卞青飛正與一個老者在談聲說笑,卞青山坐在一旁,慢慢的飲茶。

    “家主,爺爺,大師,秦逸塵來了。”

    卞靈竹提醒著。

    而秦逸塵只是對他們微微拱了拱手,一臉的淡然。

    第一印象……太年輕了!

    第二印象……太普通了!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年輕而又普通的少年,面對他們的時候,卻能如此不卑不亢。

    這極為難得。

    因為,哪怕是家族內的那些優秀的嫡系弟子,見到他們,那也會很拘謹。

    就比如卞靈竹。

    “你想要我卞家提供一斤天雷元石?”

    卞青飛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目前是的。”

    秦逸塵點頭。

    若是要修煉天雷神體,一斤天雷元石,當然不夠他用。

    “你可知道……”

    “我當然知道。”

    秦逸塵嘴角一彎,自然知道他要說什麼,“可能卞家主還不清楚,丹塔已經給予了我一個峰會的名額,你說,到時候我在峰會上煉制出復合丹來,而你卞家,是中州唯一一家能提供療元丹的家族,這能給卞家帶來多大的利益,不需要我說了吧。”

    他直接丟出了自己的底牌。

    目前的他,當然拿不出一百萬銀幣來購買天雷元石。

    “峰會?你說的是丹界峰會?”

    三人都不鎮定了,哪怕是那個卞家的供奉大師。

    若是秦逸塵真能在峰會上展現出復合丹的優勢的話,那給卞家帶來的好處,將不是一百萬銀幣能比擬的。

    “丹塔會給一個新人峰會名額?”

    卞青飛不愧是千年世家的家主,少許,就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讓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去參加峰會,這未免也太過兒戲了。

    而且,就算去了,秦逸塵只怕連登台的機會都沒有。

    “呵呵。”

    秦逸塵輕笑出聲,“卞家主若是不願意,那我去找其他人就行了。”

    他也不想浪費時間。

    若不是因為卞靈竹的關系,他也不會找上卞家。

    “家主……”

    在一旁的卞靈竹急了。

    她可以說是很清楚秦逸塵的人了,她總有一種感覺,秦逸塵根本就沒有展現出來自己的全部。

    他還在隱藏自己!

    就是在隱藏的情況下,都已經如此妖孽,無人能及了,卞靈竹無法想象,他到底有多強。

    她相信,若是卞家錯過這次機會,將會追悔終生!

    “小友……”

    在卞青飛一記眼神下,一旁的供奉大師站起來,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卻看到了一雙銳利的眸子,頓時,眸光一顫,再次一屁股坐了下去。

    “入細中階,最少是入細中階……”

    他口中喃喃著,看向秦逸塵的目光,充滿了不可思議與震撼。

    他已經邁入入細門檻,比他還強的,無疑至少都是入細中階以上!

    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竟然擁有入細中階以上的精神力造詣,這是何等的妖孽與可怕?

    卞青飛和卞青山都動容了。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以後,秦逸塵至少都能成為丹塔執事。

    因為,丹塔執事的標準,就是達到入細巔峰。

    秦逸塵才多大,難道一步都邁不出了嗎?

    用一百萬銀幣,打好與一位丹塔執事的關系,這筆賬,他們還是會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