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97章 賭斗
    第197章賭斗

    望著那一道道如狼似虎的眼神,秦逸塵似乎“膽怯”的縮了縮頭,見到這幕,有幾個老生忍不住嗤笑了起來。

    而面對一個眼中有著隱晦之色閃動的二星學員,卞靈竹的黛眉忍不住微微一蹙,最後,她求救一般的將目光投向了秦逸塵。

    “嗯?”

    見到卞靈竹視線看向別處,修沙書也是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再發現是站在最後的秦逸塵時,他也是忍不住嗤笑一聲,對著剩余的老生道︰“好了,快點把他們帶過去,欺負新人,也不怕被別人看見了笑,還在這里磨蹭。”

    隨後,一干的老生便是領著秦逸塵等人行入丹塔之中。

    在進入丹塔中後,並沒有想象中那種局限的小空間,反而是一個堪比巨大廣場的大殿。在修沙書等老生的帶領下,秦逸塵等人直接是沿著大殿的一條通道走去。

    走了約莫一刻鐘的功夫,卻還未到達宿舍,這不禁讓幾個新生有些疑惑的問了起來,不過,對于他們的問題,修沙書等老生都是帶著一臉“柔和”的笑意,並沒有直接的回答,而是重復著簡單的兩句就快到了。

    而老生們如此敷衍的回答,更是讓得幾個新生們心中不安,不過,初來丹塔,什麼都不懂的他們,也唯有跟著這些老生走了。

    走在隊伍最後的秦逸塵,望著這條通道,嘴角卻是勾起了一抹笑意。這根本不是往一星學院宿舍的路,而是通往賭斗場的!

    果不其然,在又行走了一段時間後,一個寬敞的場地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在這個場地上,有著近百個青石平台,每一個青石平台之上,都有著兩尊一米來高的丹爐。

    “好了,諸位學弟,現在由我們來給你們上丹塔的第一課。”

    走到這里後,修沙書停住了腳步,一個一星學員的老生更是直接走上一個青石平台上,對著秦逸塵等人笑著說道。

    “那位學弟,看你氣色這麼好,將你的丹卡插在那里,上來吧。”

    在青石平台上的一星學員指了指青石平台前方的一個凹槽,對著一臉善意笑容的秦逸塵說道。

    他的一雙眼楮發光的看著秦逸塵,那種眼神,就猶如看待一頭待宰的小綿羊一般。

    听到他的話語,不少老學員心中都是一陣懊惱,被人搶先了一步。

    “沒事,新生初次進斗賭場,可以有保留五點貢獻值,大不了等上幾天再將他約來。”

    幾個老生心中暗暗想道,旋即目光也是打量著其他的新生,看誰最為好欺負。

    此時,秦逸塵也猶如一個懵懂的少年一般,非常听話的將丹卡插在凹槽之中,然後帶著禮貌的善意笑容,有些好奇的走上了青石平台。

    “叮!”

    在秦逸塵剛一躍上青石平台,台上的老生也是將自己的丹卡插入一側的凹槽之中,頓時,一道清脆的聲響便是響起。

    接著一道讓幾名新生臉色一變的聲音,機械化的響了起來︰“新生秦逸塵,你已接受一星學員楊陽的挑戰,賭斗貢獻值為五分。介于你們兩人的學員等級,本次挑戰比試煉制二品丹藥回血丹。”

    “在賭斗中,雙方可以用精神力干擾對方的丹爐,但不可以攻擊對手,先練成丹者勝利。勝利者將獲得對方的五點貢獻值,同時,也會扣除一點貢獻值作為材料的使用。”

    听到這機械聲音的介紹,幾個新生頓時都是明白了這些老生為何帶領自己的時候面帶笑意了,他們看中了自己丹卡中的貢獻值!

    旋即,從青石平台中央,升起兩份回血丹的材料。

    “秦逸塵,介紹你也听到了,我就不多解釋了,嘿嘿……”

    秦逸塵對面的老生直接拿起一份材料,走到丹爐面前,一臉笑意的對著秦逸塵說道。

    對于他的話,秦逸塵也是神秘的一笑,也是依葫蘆畫瓢的拿起材料走至對面的丹爐旁。

    “雙方學員準備,賭斗倒計時,十、九、八……三、二、一,開始!”

    當這個機械化的聲音剛一結束,秦逸塵兩人身前的丹爐上的一層屏障便是消失,賭斗,正式開始!

    騙新生上賭斗台,這可是丹塔這麼多年來,極為流行的一個不成名的規矩。

    “嘿嘿,就算扣除材料,還賺四點貢獻值,不錯不錯。”

    楊陽如同撿到了寶貝一般,臉上樂開了花,他熟練的將手中的材料給投入丹爐之中,旋即便是開始煉制了起來。

    “楊陽這家伙,竟然還認真對待,難道他想解決了那小子後,還來搶一個嗎?”

    見到楊陽的動作,在台下的幾個老生忍不住嘀咕了起來。

    “這個小子還真倒霉,成為第一個開刀的,估計他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吧?”

    “咦?他也開始了,這小子的反應速度倒還不錯。”

    見到秦逸塵也是將手中材料扔入丹爐中時,幾個老生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不過,也僅僅是一瞬間而已,在他們看來,新生,就是砧板上的肉,何況,這小子還是從最後一輛馬車中下來的考核倒數第一名呢?

    此時,在賭斗場上方的一間房間中,考核官正和幾個管理賭斗場的丹塔導師呆在其中,望著下方如同往年一樣發生的景象,幾個導師都感覺極為無趣。

    “這小子應該還沒十八歲吧?這麼年輕就進丹塔來了?”

    “嗯,不錯不錯,希望他在受到打擊後,不要一蹶不振吧。”

    看著青石平台上的秦逸塵,幾個導師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咳咳,那個,老何,你們幾個天天看別人賭斗,手癢不?”

    此時,考核官輕咳一聲,對著這幾個導師說道。

    “怎麼?新生考核官要和我們賭嗎?”

    “賭什麼?快說。”

    听到他的話語,被叫做老何的導師和其他幾人眼中閃過一抹喜色,更有一個導師忍不住直接叫出開賭。

    “諾,就那個叫秦逸塵的小子,我賭他贏。”考核官眼眸深處閃過一抹笑意。

    “他?哈哈……好!我賭一百貢獻值!你敢不敢接!”

    “給我也來一百!”

    听到考核官的話語,在房間中的幾名導師都是忍不住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