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94章 丹塔長老
    第194章丹塔長老

    “考官大人,此人天賦是不錯,不過,丹塔有丹塔的規矩,就算是赤星長老,也不會去破壞丹塔的規矩。”

    就在這個中年男子猶豫之時,呼延松青沉著臉走來,說道。

    “赤星長老?”

    听到赤星二字,考官的面色頓時變了變,他陡然想起,在出來前,呼延赤星長老特意找了自己,還交代他要好好關注呼延松青……

    一個背後是中州最為強大的世家之一,甚至還有赤星長老所在,而另外一個天賦確實讓自己嘆服,不過,卻僅僅是從一個小王國出來的。

    在這兩者之中,任誰都能輕易的抉擇。

    “唉……”

    最後,考官輕嘆一聲,自我安慰著,自己只是在履行丹塔的規矩︰“秦逸塵,你還是回去吧,明年獲得了我們考核的資格,記得不要再遲到了。”

    “為何?”

    秦逸塵的面色也是陰沉了起來,有些不甘的問道。

    “為何?規矩就是規矩,豈容你肆意踐踏?”

    見到秦逸塵難看的面色,呼延松青心中一陣的暢快,他冷哼一聲,道。

    “哼,還要再來斗丹嗎?手下敗將?”

    秦逸塵瞥了他一眼,語氣冷漠的道。

    “你……”

    听到手下敗將這四個字,呼延松青心中一堵,他手指著秦逸塵,但是仿若又想到那一道凝實得如同利劍一般破開自己精神力的攻勢,當即他又是一陣的語塞。

    “哼,你還是乖乖的等明年吧!”

    半響,呼延松青才是冷哼一聲,黑著臉往後走去。

    “沒種!”

    然而,秦逸塵輕淡淡的吐出兩個字,卻是讓得他的身形一個踉蹌,若不是因為此時他精神力已經枯竭了,他非要和秦逸塵拼個你死我活不可。

    丹塔的考核官搖了搖頭,此時,他心中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因為收獲兩個精神力突破靈境的好苗子,那種驚喜,而是多了幾分為這個叫秦逸塵少年的嘆息,得罪了呼延松青,就算他明年進入了丹塔,恐怕日子也不會好過。

    而就在他準備招呼幾個通過考核的隨他回丹塔時,突然神色一動,對著廣場後方看去,在那里,高台之上出現了一道身影。

    “考核還未完嗎?”

    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從高台之上傳來,這道聲音並不是很響亮,卻是異常清晰在喧鬧的廣場中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听到這道聲音,無數道目光都是對著高台投射了過去,在看到高台之上那道身影身上象征著丹塔長老的衣袍和其胸袍上紋著五道紋路的丹爐時,那一道道眼神頓時便是轉成了驚懼仰慕之色。

    丹塔長老,五級煉丹師!

    旋即,便是有著一道道驚呼之聲傳起。

    “蕭林長老,他竟然也來了?”

    “嘶……蕭林長老可是丹塔中極其有身份的長老,不是說他在研發一種丹藥嗎?怎麼有空到這里來了?”

    “不知道,這種大師脾氣大多古怪,豈是我等能猜測的,不過,今日能見到蕭林長老,真是有幸啊!”

    而秦逸塵在看到蕭林時,卻是突然眼前一亮,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考核官此時也是連忙行了一禮,對著高台上的身影,恭敬的答道︰“稟告蕭長老,考核早已結束,只是有點事情耽擱了。”

    “既然考核完了,那就把他們速速帶回去吧。”蕭林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

    “是……”

    考核官連連點頭。

    “唉,現在丹塔烏煙瘴氣,真是讓人失望啊……”

    這時,秦逸塵嘆息的聲音也是響起,而且,他竟然沒有半點遮掩的意思。

    听到秦逸塵這帶著一絲譏諷意思的話語,喧嘩的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無數道目光帶著可憐之色看向了秦逸塵。

    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小子,竟然因為自己遲到,敢在丹塔長老的面前如此放肆,這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果不其然,在鴉雀無聲的寂靜之中,高台之上的蕭林目光也是看向了秦逸塵,一道有些怒意的聲音,也是傳蕩而開︰“小子,你說什麼?”

    這道聲音,如同炸雷一般響徹而起,這也怪不得蕭林如此生氣。多少年來,哪怕是八大千年世家,也從未有人敢如此說過丹塔。

    而他因為某些原因,心情本來就不好,這番出來走走,沒想到竟然遇見了一個如此囂張的少年。

    “連一個手下敗將,都能獲得考核的第一名,而因為他的身份,連我都不說,難道我還說錯了嗎?”

    然而,在眾人彷徨間,秦逸塵卻是毅然不懼,挺胸仰頭,大聲的回答道。

    “唰!”

    秦逸塵的話剛落音,蕭林的身形便是從高台上掠下,然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對著廣場中央處緩緩走來。

    “怎麼回事?”

    走到中央處,蕭林並沒有第一時間責罰秦逸塵,而是將目光看向考核官。

    在蕭林的質問下,考核官沒有半點的隱瞞,將秦逸塵遲到,而後與呼延松青比試之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哼,天賦不錯又如何?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這等毛小子,心性太差,你沒做錯!”

    蕭林冷哼一聲,對著考核官說道,而後,他將目光看向了秦逸塵,一股隱隱的壓迫之力,從其身體中散發而出。

    在考核官身後的呼延松青聞言,眼神深處閃過一抹戲謔的笑意,看蕭林這架勢,想來是要好好的教訓這個小子了。

    “錯過考核時間和放棄的人,我並未少見,不過,在錯過考核時間,還有勇氣來搗亂的,你倒是第一個。”

    蕭林雙眸中精光閃爍的盯著秦逸塵,冷聲道,“難道,你以為有點天賦,就能夠蔑視丹塔的威嚴了嗎?”

    話剛落音,一股令人靈魂都有些顫抖的精神力波動,蕩漾開來,旋即,這股波動直接將秦逸塵籠罩與其中,這一刻,秦逸塵身旁的空氣,仿若都是被一種特殊的力量控制著不再流動。

    此時,無數人都是屏息凝氣,生怕發出半點聲響,會被殃及池魚。

    一道道目光也是看向了秦逸塵,此時,恐怕只要他再有半句狂言,蕭林的怒火便會傾瀉而來,不知道這個少年,究竟還敢不敢再那般的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