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93章 裝比屬性
    第193章裝比屬性

    “嗤嗤……”

    兩者的精神力在電光火石間便是撞擊在了一起,然而,出乎呼延松青意料的是,那縷細小的精神力,竟然異常的凝實,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被自己的精神力摧毀,而是暫時的抵擋了下來。

    不過,對于這個情況,呼延松青也沒有太過在意,畢竟是他主動出擊,而且,後者的精神力也達到了靈境,一時沒有攻克,似乎也是情有可原。

    “別掙扎了,給我死吧!”

    呼延松青大喝一聲,旋即神珠一動,其中蘊含著的磅礡精神力幾乎是席卷而出,帶著一股強烈的壓迫氣息,猶如波浪一般,對著那一縷頑強抵抗的精神力拍打而去。

    什麼叫實力?就是以同樣境界,碾壓對手!

    在自己的全力之下,呼延松青仿若是看到了秦逸塵那張令人討厭的臉,變得恐懼起來了,這時,呼延松青的嘴角,也是涌起了一抹笑意。

    “怎麼和我斗丹的人都這般自大,都想要轟碎我的識海呢?”

    面對那磅礡的精神力,秦逸塵面色上沒有半點的懼意,反而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他哪知道,從何葉良辰接觸以來,葉良辰那種自帶嘲諷的裝比屬性,已經傳給了他十之七八了。

    平時裝比,秦逸塵自問就算葉良辰來了也會自嘆不如,為什麼說是十之七八,那只是因為秦逸塵還沒有達到走路都會被人揍的境界。

    畢竟,螃蟹步可不是輕易能夠學會並習慣的。

    “破!”

    面對呼延松青的全力攻勢,秦逸塵非但沒有半點的退縮之意,反而是一聲輕喝。

    隨著他的喝聲,那一縷精神力猶如一柄利劍一般,直接擊潰了先前那道精神力,而後更是去勢不減的對著那如同海浪一般拍打而來的精神力暴刺而去。

    “咻!”

    在呼延松青驚駭的目光中,秦逸塵的精神力直接劃開了他那磅礡的精神力,甚至,連氣勢都未曾減弱半分,直接是去勢不減的對著他的識海襲來。

    “這……這怎麼可能?對精神力的控制,怎麼可能達到那種地步?”

    呼延松青心中不可置信的吶喊著,面對那一道呼嘯而來的精神力,識海內空虛的他,已經沒有半點反抗的勇氣了,而且,就算他的狀態最好,面對這道攻擊,呼延松青也沒有把握能夠接下來。

    “住手,秦逸塵!”

    就在這縷精神力即將刺到呼延松青的識海上時,卞靈竹的驚呼之聲也是傳了過來。

    听到卞靈竹的聲音,秦逸塵皺了皺眉,不過,在最後一刻,還是把精神力給撤銷了。

    對于卞靈竹,他也算是有些了解了,從先前其對待呼延松青的態度,不難看出她對後者並沒有什麼好感。

    而卞靈竹既然出聲阻止了,那想來是顧及後者身後的勢力。

    “呼延松青……呼延家嗎?”

    秦逸塵隨手從丹爐中拿出一顆藥香四溢的回元丹,心中喃喃的說道。

    中州八大千年世家,任何一個世家都有著可以輕易覆滅天麟王國的實力。

    而這八大千年世家,也並非是沒有變動的,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上,哪怕是強如千年世家,也是經常會被一些頂級的家族給取代。

    但是,幾千年下來,唯有兩個千年世家,他們的地位從未動搖過。

    呼延松青背後的呼延世家便是其中之一,至于另外一個,便是八大千年世家中最為神秘的趙家。

    能在強者如雲的中州,屹立數千年未曾動搖,其底蘊和實力,可想而知。

    而此時,無數的圍觀著看著呼延松青那慘白的臉色,還有秦逸塵手中已經煉制好的丹藥,無數人心中都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勝負已分。

    一個從低級王國出來的小子,竟然在斗丹中戰勝了呼延松青?

    雖然說呼延松青並不是中州年輕一輩的第一煉丹師,但是其實力也絕對足以名列前茅了,竟然在短短的數個呼吸間,敗給一個名不見傳的小子?

    難道,這個年紀比呼延松青還小的小子,精神力竟然也是靠自己苦修而來的?不然,他對精神力的控制程度,怎麼比起呼延松青還要精湛?

    只是,誰都無法理解,就算是打娘胎中修煉,精神力也難以在這個年齡中達到這等地步啊。

    “他竟然擊敗了呼延松青?”

    “哼,呼延松青在經過丹塔考核,精神定然有所疲憊,這小子只不過是鑽了個空子罷了。”

    “不過,話雖如此,但是這小子還真有幾分本事啊……”

    “有個屁本事,他就是一個不要臉的東西,趁呼延松青疲憊之時,以巧獲勝,想借助呼延松青來揚名罷了!”

    一道道竊竊私語之聲,不斷的從圍觀的眾人中響起。

    不過,因為呼延松青在中州早有赫赫威名,而這一次,他的狀態也的確不是最巔峰,所以,不少人都是為其感到可惜,更有甚者,還辱罵秦逸塵卑鄙無恥,趁人之危。

    “發……發財了!秦逸塵,我愛死你了!”

    在一片謾罵之中,突然有著一道大吼之聲響徹而起。

    這道吼聲讓得秦逸塵不由的側目看去,在看到一個賭徒興奮的對著他揮舞著粗壯的手臂時,他嘴角一抽,連忙是回過頭來。

    “考官大人,不知道可不可以行個方便,特例考核我一次。”

    秦逸塵目光真誠的望著那個丹塔的中年人,抱拳恭敬的說道,他的面色絲毫沒有因為擊敗呼延松青而驕傲,仿若只是做了一件尋常到如同吃飯喝水一般的事情罷了。

    看著秦逸塵,考核官面色也是一陣的掙扎。

    從剛才秦逸塵展露出對精神力的控制程度,哪怕是身為丹塔中一名導師的他,都是自嘆不如,這種少年,若是因為他引進,那對于他而言,絕對也是大功一件。

    不過,這遲到視為自動放棄的一條規矩,在丹塔中已經傳承了無盡歲月了,雖然並不是說這規矩沒有破例過,但是只是一名普通導師的他,還真沒有這資格破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