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91章 紅顏禍水
    第191章紅顏禍水

    “天麟王國?秦逸塵?”

    念著這兩個陌生的名字,中年男子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一個從自己都未曾听過的小王國出來的小子,竟然敢在這麼多人面前,阻攔考核大會的進展,他真是有些懷疑,這個叫秦逸塵的小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咦?”

    而就在中年男子有些不耐,準備揮手叫護衛將其清理出場時,他的雙瞳陡然一縮,因為,秦逸塵此時散發出一道精神力,從那一縷精神力的波動來看,赫然已經達到了靈境的境界!

    “有趣……”

    靈境的精神力,在丹塔中並不罕見,不過,一個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少年有著這等精神力,哪怕是在中州,也不多見。

    “這個家伙,精神力好像又精進了不少啊。”

    卞靈竹嘴角噙著一抹淺淺的笑意,只不過,每次見到這個叫秦逸塵的家伙,他怎麼都不按套路出牌啊。

    想到這,她仿若又是想到了在地宮中,他粗魯的打自己屁股的事情,一想到那件事,她的心中就是一陣的羞意,俏臉之上,更是升起了兩道紅暈之色。

    而卞靈竹的這一抹笑意和那害羞的模樣,讓得不少目光都是一陣的蕩漾和痴迷。

    站在卞靈竹身前的那個青年也是見到了她的美態,當即心神也是一動,不過,在看到後者帶著一絲笑意看著那個從小王國冒出來的秦逸塵後,他眼眸內頓時浮現出一抹惱怒。

    他呼延松青追求卞靈竹可不是一日兩日的時間了,可以說,整個中州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過,卞靈竹對于他的追求,一直都是保持著一種不咸不淡的態度,沒有直白的拒絕他,但是也沒有給過他什麼好臉色。

    而此時,他見到一向冰霜的卞靈竹,竟然對一個擅自打斷丹塔考核大會的小子露出笑意,甚至還有他從未見到過的臉紅,這也是讓得他呼延青松一陣怒火中燒。

    “考官大人,他天賦雖然不錯,不過,凡事都講究一個規矩,只要錯過了丹塔考核的報名之日,便算是視為自動放棄。”

    呼延松青上前一步,對著那個中年男子道︰“何況,他還遲到了數日時間,一個連時間觀念都沒有的小子,這也算是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讓其能夠好生反省,還望考官大人不要再浪費時間。”

    听到呼延松青的話語,那幾個通過考核的煉丹師也都是紛紛點了點頭,連丹塔考核都遲到,這樣的人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而更為重要的,是他們感受到了一種威脅,一個如此年輕,精神力便已經突破到了靈境的小子,讓得他們感受到了強大的威脅之感。

    要知道,丹塔雖然有著令人眼饞的資源,但是,那些資源,可都得靠自己去爭奪的啊。

    此時,圍觀的無數人也是竊竊私語了起來,不少敏銳之人也是察覺到秦逸塵精神力的境界,當即,一道道爭論之聲也是喋喋不休的響了起來。

    “遲到了又如何?這麼年輕精神力就達到這等地步,難道還沒資格進入丹塔嗎?依我看,他不參加考核,都能進入丹塔!”

    “笑話,他有這資格?哼,呼延松青也早在一年精神力便突破到了靈境,他還不是因為閉關錯過時間,而又再等了一年?”

    “就是,這種小子,就應該讓他再等上一年,丹塔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的。”

    很快,人群中的喧嘩聲,便是讓得那些反對的聲音,佔據了絕對的上風,畢竟,沒有人希望因為一個家伙的年紀,而讓其能有這種特權。

    那個丹塔的中年人也是搖了搖頭,心中暗嘆一聲可惜,雖然他心中還是有些欣賞這個叫秦逸塵的小子的,不過,無規矩不成方圓……

    “考官大人,派人趕走他吧,他簡直就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

    在呼延松青和卞靈竹身後的幾個煉丹師,也都是對著中年男子說道。

    見到這麼多人反對,不知為何,卞靈竹心中一陣的不爽,甚至心中還有著一絲憤怒。突然,她腦中一陣氣憤,鬼使神差一般的也是上前了兩步,直接對著中年男子道︰“考官大人,秦逸塵的精神力遠超于我,我還是在他幫助下才突破到靈境的。”

    “什麼?”

    卞靈竹的聲音並沒有刻意遮掩的聲音,頓時讓得無數人都听到了,頓時,一道道驚訝的聲音便是響徹而起。

    那個叫秦逸塵的精神力遠超于卞靈竹?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卞靈竹可是本次考核的第二名,在考核中耀眼的表現,也是令人驚嘆。而現在,她居然在這麼多人面前,承認一個來自低等王國的人,精神力遠超于她?

    不過,還有些有心之人,就比較的在乎卞靈竹所說的後面一句話了。

    譬如呼延松青,他可是知曉卞靈竹為了精神力突破到靈境,鋌而走險的進入了令無數人色變的北荒死域中,去尋找機遇。

    在秦逸塵的幫助下突破到靈境的,難道說他們倆在死域中有過什麼交集嗎?

    想到這里,呼延松青的面色變得更為難看了起來。

    “呵呵,連靈竹都如此稱贊,不知道秦大師是不是真有那等本事?”

    呼延松青冷笑一聲,特意將“大師”兩個字說得特別重,旋即,在無數人的注視下,他直接是對著秦逸塵走了過去。

    “紅顏禍水啊……”

    這呼延松青,顯然是在因為卞靈竹對自己的態度而來找自己麻煩的,秦逸塵看了看卞靈竹心中暗嘆一聲,忍不住搖了搖頭,心中暗嘆一聲。

    “有沒有那個本事,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雖然心中有些無奈,不過人家都想騎到他身上來了,秦逸塵自然也不會退縮,而且,他並不認為,這個家伙,有資格讓他畏懼。

    “這可是你說的……”

    呼延松青聞言,眼中閃過一抹喜色,他忍不住看了看卞靈竹,然後對著秦逸塵大喝道。

    “虛偽!”

    秦逸塵瞥了他一眼,淡淡的吐出兩個字。

    簡短的兩個字,又是讓得呼延松青的面色一陣青紅,他咬牙切齒的盯著秦逸塵,若是眼神能夠殺人的話,秦逸塵恐怕已經被殺上十個來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