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90章 老人的承諾
    第190章老人的承諾

    武魂武者。

    雖然稀少,但是,若是整個北域中州,上千萬平方公里的面積,茫茫數百億人,每年,其實還是有不少覺醒者的。

    武魂武者和屬性武者,就威能上,並沒有太大的差距。

    主要是看個人對屬性的理解和對武魂的領悟。

    比如眼前這位垂釣老人,連身體內的頻率,都與周圍的雨霧保持一致。

    可見,他對雨霧屬性的理解力已經到了何等可怕的程度。

    屬性武者有屬性武者的強大之處,他們憑借自己對屬性的理解,到一定境界的時候,能引天地之力為己用。

    而武魂武者,強大之處,就要看覺醒的是什麼武魂了,用處也不一樣。

    與武魂融合的越完美,自然也就能夠發揮出更大的威能。

    古有傳說,人,是龍的傳人。

    龍,能呼風喚雨,牽動天地真元,亦能排山倒海,擁有舉世無匹的強大力量,固,最接近“龍”的,便是天武者!

    天武者,能掌控屬性能量,也有強大的武魂,兩者合一,格外的強大,哪怕是外族,對天武者也是極為忌憚。

    垂釣老人找來他們,這是非常正確的決定。

    畢竟,北域那麼大,他要找一個人,便猶如大海撈針,想要找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眼前這九個人,卻是北域最有影響力的。

    而且,垂釣老人相信,引發那等異象的人,或許現在還默默無聞,但是,終有一天,會在整個北域大放光彩。

    垂釣老人要做的,就是比另外那個和他下棋的老頭子先找到那個人!

    若是能將那等天賦的人收為徒弟……

    只是想想,垂釣老人都覺得很激動呢。

    “你們誰,先找到那個人,我保你家族千年興旺!”

    垂釣老人最後一句話,頓時讓的他們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茫茫北域,強大的勢力,可不止是他們八大千年世家,能與他們媲美的勢力也不在少數。

    表明看上去,八大世家風光無限,但是,只有他們自己,才清楚,為了保持這種風光,他們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與心血。

    因為,他們站在北域之巔,時時刻刻都要防備著不被山峰下面的人拉下去。

    一個家族,要想延續千年興旺,這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

    由此可見,垂釣老人這個承諾有多麼的誘人。

    若是給其它勢力先找到那個武魂武者,估計讓那個勢力取代一個千年世家,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八大千年世家的家主,一點都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行禮之後,便一個個匆匆離去。

    估計,九個人里面,唯一沒有把這事情放在心上的,就只有丹塔塔主了。

    哪怕是站在垂釣老人身邊,他的心思還是放在煉丹上面。

    估計,離開這里後,他就會把這件事徹底的拋之腦後吧。

    ……

    然而,繞是秦逸塵全速的趕路,在途中沒有半點耽擱,從天麟王城到達中州,也是花了近半個月的時間。

    此時,丹塔的考核,已經接近尾聲,即將結束了。

    在進入中州城後,秦逸塵根本來不及為中州城的巨大恢弘而感慨,便是急匆匆的對著城中央急行而去。

    每年,丹塔的考核,便將會在中州城中央的廣場上舉行。只有通過考核之人,才有資格踏入丹塔。

    此時,在中州城中央區域中,已經是人山人海的人群,秦逸塵憑借著游魚般的身法,也終于是擠過重重人群,來到了前方。

    此時,一個巨大的廣場出現在了秦逸塵的眼前。

    在那廣場之上,此時卻唯有寥寥數人留在其中,無數圍觀者都是帶著熾熱的眼神望著他們,顯然,這幾人,是從千余名煉丹師中脫穎而出,成功通過丹塔考核之人。

    秦逸塵定了定神,這才發現,那幾人中,有著一道熟悉的靚影,那正是在死域中與他有過合作的卞靈竹。

    後者精神力突破到了靈境,通過考核自然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不過,讓得秦逸塵有些意外的是,在卞靈竹的前方,還有著一名男子,顯然,他們兩人便是本次考核最為優秀的兩人。

    而卞靈竹的身形還稍微有些靠後,也就是說,在這次考核中,那個男子的成績,比卞靈竹都要好。

    “不愧是丹塔啊。”

    秦逸塵心中暗自喃喃一聲。

    “鐺!”

    而就在秦逸塵試圖上前去解釋,讓自己也參加考核時,一道悠遠的鐘吟之聲卻是響徹而起。

    在這一道鐘吟聲響起的同時,一個身穿丹塔衣袍的中年男子在無數道敬畏的目光中,緩步走到廣場中央。

    這個中年男子掃視過眼前通過重重考驗,篩選下來的八人,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卞靈竹和她身前的那個男子身上,兩個精神力突破到了靈境的煉丹師,這一次的成績,也讓得他頗為滿意。

    旋即,他的目光掃視過全場,大聲道︰“現在,我宣布,本屆丹塔考核,正式結束……”

    “等一下!”

    而這個中年男子的話還未落音,突然有著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旋即,秦逸塵的身形便是直接掠入廣場之中。

    “怎麼回事?那小子要干嘛?”

    “不知道,難不成他還敢在丹塔面前搗亂不成?”

    “真是有趣,好多年未曾有人敢在這種時候搗亂了……”

    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竟然敢打斷丹塔考核,也是讓得人群中響起了一片片喧嘩之聲,旋即,一道道目光都是看向了那個丹塔的中年男子,似乎,都是在等待著他的處理。

    而見到秦逸塵時,卞靈竹的雙眸中也是閃過一抹異色,她記得這個少年說過他也要參加丹塔考核的,只是,她很不明白,為什麼秦逸塵在這個時候才出現。

    話語被人打斷,這個中年男子也是眉頭一皺,目光看向秦逸塵,一道帶著一絲怒意的質問之聲,也是響起︰“你是何人?敢來這里搗亂?”

    “晚輩是天麟王國秦逸塵,也是前來參加丹塔考核的,不過,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時間,還望考官大人能夠給予我一個機會。”

    秦逸塵對著這個中年男子拱了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