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89章 垂釣老人
    第189章垂釣老人

    太詭異了。

    除了秦逸塵,哪怕是呂伶菡靠近,也會低吠上幾聲的小白,此時被小靈兒揪著耳朵,卻完全沒有反抗。

    相反的,是一臉委屈與畏懼。

    其他人看見這一幕,最多也就是覺得小靈兒膽大,且她是秦逸塵之女。

    但是,秦逸塵卻不這麼認為。

    因為,就算是他本人,也不敢肯定小白是不是絕對的對自己衷心,他也不敢強迫小白與自己簽訂某些特殊的契約。

    但是現在,他卻感受到了,小白在懼怕小靈兒。

    一個才出生不久的小女孩!

    “起來,坐下,起來,坐下……”

    然後,就在大殿門口,小靈兒訓狗一般的訓起了小白,它若是哪一個動作稍微慢了一點,或者不太標準,就會遭受小靈兒的一記爆栗。

    呂和澤等人直接呆滯了。

    這簡直……太顛覆性了。

    小白有多凶,剛才他們可是親身體驗到了,但是現在……在小靈兒面前,簡直是連一點尊嚴都沒有。

    這種情況,哪怕是見多識廣的秦逸塵,也完全無法解釋。

    不過,他眼楮卻是亮了起來。

    若是小白肯坐鎮天麟的話,除非安家不惜一切代價來襲,不然,肯定是穩若泰山。

    接下來,秦逸塵的父母長輩,包括舒如嫣,舒欣姐妹,都被接入王宮。

    外面,實在是太不安全了,若是安家以此為要挾,秦逸塵也無法安心。

    天麟王宮,也成了一座堅實的堡壘。

    安排好了之後,秦逸塵再次一人踏上前往中州的路程。

    因為耽擱了如此之長的時間,只怕,他要錯過丹塔的考驗了。

    他可不想放棄這個機會。

    因為,只有進入丹塔,才能擁有更多更好的資源。

    比如,現在他境界太低的事情,其實是可以利用丹藥提升的,奈何,天麟根本沒有那種珍貴的靈藥。

    但是,丹塔,卻包羅萬珍,只要你有能力,做出足夠的貢獻,想要的資源,丹塔都能提供。

    當然,這一切都要建立在能進入丹塔的前提上。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進入丹塔……”

    在打定主意之後,秦逸塵也是馬不停蹄的對著中州趕去。

    而此時,中州的所有大人物,都來到了同一個地點。

    他們都是跺一跺腳,就能讓整個中州顫上一顫的巨頭,也是各大千年世家的家主。

    平日里,他們一個個神龍見頭不見尾,但是現在,他們卻聚在了一起。

    在互相打量對方的時候,他們臉上都是掛著讓人看不懂的神色,讓人無法猜測他們究竟在想什麼。

    站在同一個地方,他們也並沒有互相打招呼,甚至,連眼神之間的交流都沒有,便是朝著同一個方向走去。

    瀑布飛流直下,似銀河懸掛,水聲淙淙,雨霧彌漫,有一老者在河邊垂釣。

    老人身穿的很樸素,整潔干淨,在他身上沒有半點奢華的氣息,有的是返璞歸真,他坐在那瀑布的雨霧當中,卻給人一種他與雨霧融為一體。

    在他身邊,早已經站著了一人。

    那人早已古稀,發須皆白,額頭上皺紋縱橫交錯,那微微鎖著的眉頭,給人一種他一直在思考事情的感覺。

    在他身上,穿著的是一身煉丹師衣袍,已經很破舊了,衣袖,褲腳,後背上,都有很多個破洞。

    可以看的出,這老者是一位煉丹師,但是,他卻沒有佩戴煉丹師級別的勛章。

    他雖然站在那垂釣老人身邊,但是,人卻已經神游到不知何方,他的心思,完全沒有在這里。

    八大家族的家主先後走了過來。

    在靠近這里的時候,他們都是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後放慢了腳步,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似乎生怕打攪到那垂釣老人。

    事情很詭異!

    很明顯,八大家族的家主,都對那垂釣老人很為忌憚,甚至是……敬畏。

    能用上“敬畏”這個詞,層次就已經很分明了。

    懼怕和敬畏,完全是兩個概念。

    這一幕若是給外人看見,估計會被嚇的說不出話來。

    八大家主,那是何等的身份?

    可以說,他們就是整個中州地域的主宰者。

    在北域,難道還有人能凌駕在他們之上?

    很明顯應該是的,因為,那個站在垂釣老人身邊的那個穿著破爛煉丹師衣袍的老者,他們並不陌生。

    正是丹塔塔主!

    連這個幾百年都沒出現過的老家伙都站在這里了,可見,事情真的是非同一般。

    想著,八大家主都不由的在揣測那垂釣老人叫自己來這里的目的。

    莫不是,北域又將有什麼大事發生?

    “都到了啊。”

    垂釣老人沒有回頭,視線一直放在魚竿上,口中傳出很清淡的聲音,聲音很溫和,讓人沒有任何壓力,就如是雨露春風撫過心靈,甚至讓人感覺莫名的舒暢。

    簡簡單單,就這麼一句話,卻讓得八大家主身軀齊齊一顫,雖然他們很快就收起了在瞳孔內涌現的震驚,但是,他們停下的腳步,依舊是出賣了他們。

    是的,他們是緊張!

    就好像是小孩子站在大人面前一樣。

    雖然,垂釣老人那聲音在平常人听來,會很舒暢,但是,他們卻從這聲音中讀出了很多的信息。

    比如,眼前這垂釣老人的境界。

    這絕對是讓他們望塵莫及的。

    “我叫你們來,是要拜托你們一件事……”

    垂釣老人收起了魚竿,然後轉過身來,看向他們。

    這時,哪怕是那白發蒼蒼的丹塔塔主,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手腳不知道放哪。

    “呵呵,這麼大歲數的人了,還是這麼毛毛躁躁的。”

    垂釣老人打趣了他一句,後者唯唯若若,拘束的像個小姑娘一樣。

    怕是,整個北域,也只有這位老人敢這麼說他了。

    “轉眼間,你們都長大了,也老了……”

    看著眼前年齡不一,卻都有幾分老態的眾人,垂釣老人頗顯唏噓。

    那也很顯然,他的年齡,肯定是比看上去要大的多。

    “有什麼事,您盡管吩咐。”

    在這位老人面前,他們都不敢倨傲,都以晚輩自居。

    “我要你們幫我找個人。”

    想到來意,垂釣老人臉上也是流露出一抹慎重,“一個特殊武魂的武者,大概是在一年前覺醒的。”

    那龍影,讓老人無法釋懷。

    所以,他找來了北域中州最有影響力的九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