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88章 凶悍的小白
    第188章凶悍的小白

    人群讓開一條道路來,一個年齡不到二十的少年,緩步走來,身邊還跟著一條似狗非狗的寵物。

    少年一身麻衣披身,面容冷峻如刀削,不怒而威。

    正是從北荒千里迢迢趕回來的秦逸塵!

    “他不是去參加丹塔考驗了嗎,怎麼會又回來了?”

    眾人皆是一頭霧水,勉強站起身的呂和澤,面色也是劇變。

    “快走,別管我們!”

    他聲音淒厲且絕望。

    事到如今,若是安家鐵下心來要除他天麟呂家,他們根本無力抵抗。

    而唯一翻身的機會,就在秦逸塵身上!

    只要秦逸塵進入了丹塔,就算安家勢力再大,也不敢明著對秦逸塵怎麼樣,但是,現在就不同了……

    “嘿嘿,又來一個送死的,正好一網打盡,以絕後患!”

    安然千微微一怔後,頓時殺機四溢。

    秦逸塵畢竟只是獲得丹塔考研名額而已,丹塔並不知道秦逸塵天賦如何,而他安家立足中州千年,只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還是能將事情掩蓋過去的。

    他動了殺心,但是,秦逸塵的腳步依舊不急不緩,而且,正面朝著他走來。

    正在安然千不解的時候,秦逸塵直接指著他,冰冷毫無感情色彩的聲音從他口中吐出,“殺了他!”

    “嗷!”

    話落,跟隨在他身後那只似狗非狗的寵物突然嘶吼一聲,一股堪比靈境小成強者的氣息猛的卷席而出,壓向安然千。

    小白可不是什麼善物。

    哪怕當初見到秦逸塵的時候,也是打算直接一口吞掉的,因為龍威,才改變了主意。

    它因死氣而生,本就是凶煞之物,現在秦逸塵一聲話下,頓時,展露出了本來面貌。

    渾身煞氣幾乎凝聚成了實質,如若煙霧一般在它周身繚繞,真就如地獄凶物,行走在人間,懾人心魄。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那凶煞之氣,哪怕是靈境小成的安然千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從而心神都無法安定下來,他瞳孔猛的一擴,眼眸內竟然閃過一抹惶然。

    身為安家嫡系長老的他,在這一刻,竟然慌了!

    而秦逸塵根本沒有理睬他,直徑走向呂伶菡,拿出一枚丹藥,讓她服下。

    “咳咳……”

    咳血過後,呂伶菡才悠悠轉醒,看著眼前熟悉的臉龐,她眸光迷離,“能在死前再夢到你,真好……”

    靈境小成強者之威,根本不是她這種連根基都不穩固的初入靈境的人能抗衡的。

    方才,若不是她有陰脈護體,在安然千那一記攻擊之下,她絕對沒有幸存的可能。

    “你是我秦逸塵的妻子,我不準你死,誰都別想從我身邊帶走你!”

    秦逸塵溫厚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才是將她喚醒。

    “真的是你?”

    呂伶菡眼眸內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聲音,其中包含了一絲驚喜,但是,瞬間轉為慌亂與擔憂,在她想要提醒什麼的時候,卻是發現,安然千正被一只似狗非狗的怪物逼的連連倒退。

    那般如若來自地獄的凶煞之氣,直懾人的靈魂,加上小白本身境界不在安然千之下,他哪里能是小白的對手。

    “砰!”

    再是一擊,安然千直接被小白踩在腳下,如若實質般的煞氣,同時給他的靈魂和身體造成無法磨滅的創傷。

    “我是安家長老,誰敢殺我?”

    安然千吐血,口中急呼。

    看著那如喪家之犬一樣他,圍觀的人不由同時倒吸一口冷氣,震驚的完全說不出話來。

    誰能想到,在這種情況之下,秦逸塵歸來,竟然還能反轉局面!

    那可是千年世家的長老啊!

    對于他們來說,那簡直是比天還大的存在。

    當初,杜俊雄僅僅是憑借一個親傳弟子的名頭,便強勢壓鎮了整個天麟所有勢力,包括王室在內。

    而現在,秦逸塵卻將這一切都踩在了腳底下。

    “殺!”

    隨著秦逸塵一聲令下,小白毫不猶豫的一腳塔了下去,將安然千整個胸膛踏碎,然後,一口將之吞了下去。

    剩下的那幾個安家靈境強者自然也無法幸免。

    “嗝……”

    將他們都吞了之後,小白打了個飽嗝,然後悠哉悠哉的回到秦逸塵身邊,搖著尾巴,如同無害的小狗一樣。

    但是,隨著它的目光掃過,哪怕是在遠處那些圍觀的人,都是腿肚子一陣發軟,有些甚至不堪的癱倒在地,滿臉的惶恐與畏懼。

    見過它凶煞一面的眾人,哪里還敢小覷這看上去並不是很強大的小獸?

    無害,那也只是針對秦逸塵一個人而言。

    哪怕是呂和澤,周嘯蒼他們,也隔得遠遠的,不敢靠近過來,似乎生怕這凶物會一口吞了自己。

    收尾自然還是交給了呂和澤。

    雖然有小白在,解決掉了安然千,但是,秦逸塵的面色卻更加沉重了。

    殺了一個安家長老,那就代表徹底和安家撕破臉皮,決裂了,那日後,安家必定會使出其他的各種手段。

    哪怕是秦逸塵進入了丹塔,也不能說就完全的安全了。更何況擺在明面上的天麟呂家。

    “岳父大人不打算讓伶菡前去呂家嗎?”

    這點,秦逸塵也頗為不解。

    按理說,以呂伶菡現在這情況,只要進入呂家,那勢必整個天麟都會得到呂家的庇護,那個時候,就算是安家再想動天麟,就要看呂家是不是那麼好說話了。

    但是,都已經這麼長時間了,呂和澤完全沒有將信息傳遞給呂家的意思。

    “唉……”

    呂和澤嘆息一聲,目光看向呂景燾,後者卻是閉上眼眸不說話。

    然後,秦逸塵才是了解到,原來,天麟呂家的祖輩,竟然也是千年世家呂家的嫡系,而且還是當時呂家族長的繼承人,但是,卻被強勢的弟弟奪位,且被廢去修為,丟在天麟這種貧瘠之地。

    這也是呂家對天麟這一分脈不管不問的原因。

    情況一下子變得有些棘手了。

    秦逸塵自保當然是沒有問題,但是,天麟這邊卻沒有半點保障。

    正在秦逸塵苦惱的時候,卻看見,小靈兒拖著小白的耳朵,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