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85章 天麟危機
    第185章天麟危機

    “你們說的,可是天麟王國?”

    秦逸塵盡量用平和的語氣,對著那幾個佣兵問道。

    接著,在他灑下了一大把銀幣後,那幾個佣兵便將事情詳詳細細的告知了他。

    秦逸塵斬殺了杜駿雄,滅了那個靈境強者後,安家的那位長老怒了,現在,正帶著一批強者趕往天麟,要為他徒兒報仇雪恨。

    那位長老可是靈境小成的強者!

    可以說,單憑他一個人,覆滅一個小王國的王室,輕而易舉。

    “天麟王室,看來要換人咯……”

    那些佣兵是這麼說的。

    然而,他們卻沒有發現秦逸塵那煞氣騰騰的臉色。

    在他們來在談論不休的時候,秦逸塵已經離開了這里,離開了盟重城。

    他的方向,並不是中州,而是……天麟!

    “安家,如果我的親人受到傷害,我定要你雞犬不留!”

    秦逸塵很清楚安家這麼做的原因。

    扼殺呂伶菡!

    這才是安家的目的。

    因為呂伶菡的天賦實在是太可怕了,才是二十,卻已經達到靈境!

    這種人,哪怕是中州,也是頂尖的存在,寥寥無幾的妖孽。

    所以,安家甚至出動了一位靈境小成的長老,以確保萬無一失。

    秦逸塵一路飛掠,半刻都沒有停留。

    累了,真元枯竭了,他就服用丹藥。

    或許,是因為小白的存在,路過迷霧森林的時候,他竟然連一只魔獸都沒有遇到。

    就算是有,也匍匐在一旁,對著小白瑟瑟發抖。

    只有獸類,才能清楚的感受到小白身上那可怕的氣息!

    那可是沉澱了幾萬年死氣衍生出來的。

    ……

    天麟王城。

    這一天,卻是迎來了幾位不速之客。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穿華貴衣飾,身上明顯帶著上位者氣質的老者,不經意流露出的氣息,都讓周圍的行人心驚膽顫。

    他身邊,跟著五人,高矮年齡不一,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氣息在大武師巔峰三境以上!

    一位靈境小成的強者,五位靈境強者。

    這手筆,還真是大方。

    六人一路前行,目標竟然正是天麟王宮。

    王宮門口,他們就被王室侍衛給攔了下來。

    “砰!”

    那侍衛還沒開口,就被一股氣勁震飛了出去,撞在城牆上,落下來的時候已經沒了聲息。

    “速去稟告將軍,有人擅闖王宮!”

    一個侍衛隊長級別的中年男子面色凝重的對著身旁的一個護衛吩咐道。這六人給他的壓力太大了,甚至,都沒見到人家動手,侍衛中的一個好手便是被如此輕易的轟殺了。

    對于這個隊長模樣的侍衛之話,那一行六人仿若沒有察覺一般,他們面色唯有絲毫的變化,依舊是不急不緩的對著王宮行去。

    “該死的!攔住他們!”

    雖然心中萬分忌憚,但是見到人家直接無視了他們,幾個侍衛一咬牙,還是挺身而上。

    “螳臂當車!”

    在這一行六人最左邊的一個男子面色淡漠的瞥了這群護衛一眼,旋即,隨著他的一聲冷哼,袖袍一拂,一股恐怖的真元便是呼嘯而出。

    “ !”

    “ !”

    沒有半點的懸念和意外,甚至,連一道呻吟慘叫之聲都未曾發出,這群侍衛毫無例外的被轟得倒飛而出,還未落地,已然生機全無。

    “該……該死的,這些家伙到底是什麼人?”

    剩余的侍衛,看到這一幕,眼中涌起了濃郁的驚駭之色,握著武器的手臂,也是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接下來,再也沒有侍衛膽敢上前去阻攔,而是飛快的去報信去了。而這行六人如同走在自己的後花園中一般,不急不緩的對著王宮走去,仿若一點都不擔心。

    在王殿之中。

    “什麼?區區六人就能嚇退我王室的禁衛軍?”

    听到報信後,呂和澤一拍桌子,豁然站了起來。

    “我倒是要看看,這幾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呂和澤袖袍一拂,便是對著外面走了出去。不過,他隱藏在袖袍中的手,卻是悄然將一枚玉符給捏碎了。

    呂和澤可不是什麼沒腦子之人,對于禁衛軍的實力,他也是非常的清楚,哪怕是一個靈境強者,自己的禁衛軍就算是赴死,也會拼命攔截。

    而能夠威懾得整個禁衛軍沒有人敢去攔截的,難道是,那六人都是靈境強者不成?

    想到這里,呂和澤的身軀都是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嗒!嗒!”

    在呂和澤剛一走出大殿,一道道整齊的步伐聲響起,旋即便是見到盔甲統一的禁衛軍們排成數排,走在呂和澤的前方,一臉警惕之色。

    “呂和澤是吧?”

    這時,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突然在王宮的上空響徹而起,這道聲音中似乎夾雜著一絲雄渾的真元,震得人耳根生疼。

    “誰?誰敢在王宮中直呼國王的名字!”

    王宮中的無數人都是抬起頭來,一臉的震撼之色。

    “停下!”

    听到這道聲音,呂和澤的面色變得無比的凝重起來。

    “唰!”

    隨著呂和澤的吩咐,眾多的禁衛軍都是在同一時間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都是警惕的望著前方的宮門處,在那里,六道身影正緩步走來。

    這六人的步伐看似不快,但是幾個呼吸間,便是走到了距離禁衛軍不過十丈之處。

    看著這六人,不少的禁衛軍額頭上都是有著汗水滲出,仿若這不是六個人,而是六頭猛獸一般!

    “我是呂家呂和澤,不知諸位來我們天麟王國有何事?”

    呂和澤深吸一口氣,走上前抱拳說道。

    “少拿呂家來壓我們,就算是呂家的嫡系,敢殺我安家之人,也必須給我個說法。你這區區小王國,根本就不受呂家重視的旁系,乖乖的交出殺害我們安家的人,我可饒你們天麟王室一條生路。”

    在最左邊的一個靈境強者直接一步上前,一股靈境強者的威壓便是傾瀉而出。

    在這股威壓之下,呂和澤和一干禁衛軍們頓時覺得胸口如若壓著一塊巨石一般,就連呼吸都是有些困難了起來。

    “安家……果然是安家的人!”

    呂和澤心中無比的震驚,原本因為安家會忌憚秦逸塵還有自己身後的呂家,他怎麼也沒想到,安家的報復,竟然來得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