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82章 漁翁?
    第182章漁翁?

    “啊!”

    鐘子真手掌焦紅,將他千辛萬苦得來的風炎金焰劍甩了出去。

    秦逸塵一邊控制著靈劍,一邊毫不客氣的將這柄靈劍撿了起來。

    只是入手,他就感受到了那灼熱的溫度,這個溫度,和他真元的溫度有些不一樣。

    這個是燙手,他的真元,是灼心。

    對于這溫度,秦逸塵很快就適應了過來。

    “小子,你是自己找死!”

    見到秦逸塵撿起風炎金焰劍,鐘子真不怒反喜,吃過虧的他,自然知曉那柄靈劍的怪異之處,自己有著強橫的真元支撐,都握不住那柄靈劍,這個小子撿起來,那豈不是自討苦吃?

    不過,鐘子真卻不知曉,這柄靈劍的溫度,根本就沒給秦逸塵帶來多大的麻煩。

    “咦?這里面還有一道劍氣?”

    在稍微感應了一番,秦逸塵便是察覺到,在這風炎金焰劍之中,有著一道恐怖的能量,不過,那道能量似乎是被封印了一般,若不是他的精神力極其敏銳,恐怕也無法察覺到。

    “受死吧!”

    而秦逸塵有些詫異間,鐘子真卻是怒喝一聲,拿著手中的長劍,便是對著秦逸塵暴刺而來。

    鐘子真的長劍尚未到達秦逸塵身前,後者的臉頰已經被那種凌厲的劍氣給刮出了幾道淺淺的傷口。

    這一下,鐘子真是徹底的將自己靈境強者的實力發揮得淋灕盡致。

    “你在找死嗎?快躲開!”

    卞靈竹無意的一眼看到秦逸塵竟然無動于衷,似乎是被這一劍嚇傻了一般,當即忍不住叫道。

    若是秦逸塵死了,那自己也無法幸免。

    “真是有趣!”

    然而,面對那刺來的一劍,秦逸塵卻仿若是沒有察覺到一般,他只是看著手中的風炎金焰劍,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笑意。

    “嗡……”

    隨著秦逸塵精神力將風炎金焰劍中的那道封印給解除,這柄靈兵竟然是直接脫手而出,在其劍身之上,一道道復雜的符文閃爍而起。

    陡然間,這大殿之中,劍芒陡然大盛,隱約間,仿若還夾雜著一道恐怖的氣息。

    “咻……”

    此時,鐘子真的一劍已經刺在了風炎金焰劍的劍身之上。

    “鏘!”

    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響,鐘子真的身軀直接是被反彈而開,看著自己手中多了一個缺口的長劍,鐘子真的面色頓時劇變。

    而那柄風炎金焰劍的劍身,卻是連一絲白痕都未有。

    “嗡……”

    還未待鐘子真回過神來,風炎金焰劍仿若是有靈性一般,一道約莫十丈大小的劍芒從其劍尖之上飛射而出,那目標,赫然是先前攻擊他的鐘子真!

    “這……這怎麼可能?”

    在這一道恐怖的劍芒之下,鐘子真從靈魂深處感到一種寒意,然而,他根本就還來不及閃躲,便是被這一道恐怖的劍芒橫掃而過。

    “轟!”

    整個大殿,在這一霎那都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時間,塵埃滾滾,連久經不息的陰風,仿若都是在這道劍芒之下,被轟散了開來。

    此時,卞靈竹和申河白都是暫時停歇了下來,兩人皆是驚駭的望著那在塵埃中若隱若現的大坑……

    “咳咳……呸……你大爺的……”

    陡然,在塵埃之中,一道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了出來,旋即,灰頭土臉的秦逸塵一臉狼狽的從其中走了出來。

    半響,塵埃緩緩散去,在那爆炸點的最中央,一個約莫二十余丈的深坑出現在了幾人驚駭的目光中。

    而原本站立在那里的鐘子真,此時哪還留下半點蹤影……

    造成如此之大動靜的恐怖劍芒之下,就算是強如靈境強者,也無法幸免。

    “乖乖,還不錯啊……貌似有點浪費了……”

    秦逸塵也是輕喃一聲,旋即看了看光澤稍許暗淡了一些的風炎金焰劍,又是可惜的搖了搖頭,而後,他的目光又是看向了在一旁面色難看的申和白。

    “別……別殺我,我有很多高級丹藥的配方,都送給你們!”

    見到秦逸塵的目光,申河白的面色真正的變得慘白了起來。

    不過,可惜的是,他所說的那些東西,對于秦逸塵而言,沒有半點吸引力。

    開玩笑,莫說區區一個申和白了,就算是中州丹塔,又有誰能拿出讓秦逸塵都心動的配方?

    在秦逸塵和卞靈竹的聯合之下,幾乎沒有半點懸念,聲名赫赫的詭面丹師︰申和白也是不甘的隕落在此。

    在清理掉申和白後,秦逸塵便是走到死靈王死的地方,在卞靈竹有些發愣的目光中,直接將死靈王的精珠給收入囊中。

    見到秦逸塵這麼直接,卞靈竹也是有些無語,但是轉念一想,剛才秦逸塵給自己的定然也不是什麼普通之物,她也就任之由之了。

    要知道,雖然剛才她的精神力距離突破到靈境只有半步之遙,但是那半步,可是需要海量的精珠來彌補的。

    而秦逸塵所給的東西,不僅讓自己突破到了靈境,最為重要的是,比起吸收精珠時的反噬,那東西,根本就沒有什麼副作用!

    “桀桀……沒想到撐到最後的,竟然是你們兩個小鬼!”

    而就在秦逸塵拾起千年精珠,準備離開之時,一道干澀刺耳的聲音從大殿門口傳蕩而來。

    “安成天?”

    听到這聲音,秦逸塵的動作微微一頓,卞靈竹更是面色一變,連忙轉過身來,一臉警惕的盯著出現在大殿前的枯瘦身影。

    順著視線看去,只見陰風間,安成天正緩步走來,他手中的奪魂幡似乎顏色變得更為漆黑了一些,隱約間,還有著一些饒人心神的聲音傳蕩而開。

    “嘖嘖,兩個精神力突破到靈境的美味,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啊……”

    安成天陰森的低笑幾聲,目光帶著一抹銀穢之色在卞靈竹的嬌軀上肆虐的掃視而過,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秦逸塵身上。

    “安成天,你收集你的死氣,我們之間好像沒有什麼沖突吧?”

    卞靈竹黛眉一皺,輕喝道。

    “桀桀,小妞不要急,等我收拾了這小子,再來慢慢品味你。”

    安成天看都沒看卞靈竹,目光緊緊的鎖定著秦逸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