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80章 互相利用
    第180章互相利用

    卞靈竹最終還是沒有直接走過來找秦逸塵的麻煩。

    想來,她還是想要得到了死靈王精珠後,再找秦逸塵算賬。

    她從小到大,第一次被人大屁股,而且還是一個大男人!

    這是她絕對無法接受的事情。

    “咻!”

    隨著一道劍吟聲,一襲青衣的鐘子真來到了這里。

    而此時,他身邊還跟著一個身穿煉丹師衣袍的老者。

    “詭面丹師……申河白!”

    見到他們兩人後,卞靈竹臉色劇變,顯然,很是忌憚這個人。

    別認為在死王面前鐘子真有討好她的跡象,但是,在真正的利益面前,什麼美女,都是浮雲。

    有了絕對的實力後,什麼樣的美女沒有?

    更何況,他身邊現在多了一個詭面丹師。

    這個詭面丹師,在中州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他本是丹塔的大師,但是,卻因為研制邪藥,被丹塔驅逐了,後來改頭換面,成為了現在的詭面丹師。

    一身實力,絕對不弱!

    這兩人平日里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交情,但是現在卻走在了一起,實在讓人意外。

    “沒想到又讓卞姑娘先到一步啊。”

    鐘子真來了之後,瞥了一眼秦逸塵後,對著卞靈竹說道,顯得有些風輕雲淡。

    “你不去找你的風炎金焰劍,來這里做什麼?”

    卞靈竹皺著眉頭冷聲說道。

    “很不巧,那柄劍,好像就在死靈王手中。”

    很顯然,鐘子真是得到了確切的消息才來到了這里。

    卞靈竹俏臉再是一變。

    看來,鐘子真和申河白是聯手了!

    這可是件極為棘手的事情,更何況現在她身邊並沒有援手。

    想著,不經意間,她卻瞥見了那邊一臉看好戲的秦逸塵,面色變幻幾次後,最後嘴角一彎,“大表哥,你可說過要給小妹拿到死靈王精珠的哦,可不許騙我。”

    “大表哥?”

    听到她那酥到骨子里的聲音,秦逸塵渾身一個顫栗,然後左看右看,發現這里就自己後,然後用手指指著自己的鼻頭,滿臉愕然,“我?”

    什麼鬼?

    自己什麼時候成了她大表哥了?

    而且,自己什麼時候答應她要將死靈王精珠送給她的?

    然後,在看到卞靈竹臉上那抹壞笑後,秦逸塵才明白了過來。

    卞靈竹這是想要把他拉進她的陣營里面,來對抗鐘子真和申河白。

    但是,眼前明顯敵強我弱啊。

    不過,看那鐘子真那不善的目光掃過來後,秦逸塵知道,無論他怎麼解釋,鐘子真都不會信他的。

    “想要利用我?”

    秦逸塵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然後,他朝著卞靈竹接近了一些,帶著幾分玩味說道,“表妹,你可要記得,這次回去後,你說過就要和表哥完婚的!”

    現在換成是卞靈竹懵了!

    這家伙,竟然敢輕薄自己。

    但是偏偏,她此時卻不能生氣,一生氣那就露餡了,到時候,估計連爭奪的資格都沒有了。

    若是不能讓鐘子真他們忌憚,那他們可能會現在就動手!

    如鐘子真,申河白這種人,可不是什麼善類,管她是不是千年世家的人,到時候也絕對是照殺不誤!

    而現在卻不一樣了,她三叔能擋下鐘子真,而她若是和精神力已達靈境的秦逸塵聯手,勉勉強強也能抗下申河白。

    若是動手,無論哪一邊都討不到好,只會讓其他人漁翁得利。

    “卞姑娘的目的是千年精珠,而我的目的是風炎金焰劍,不如,一起聯手如何?”

    在鐘子真臉上看不到半點惱怒,他反而開口提議。

    很快,幾人就達成了一致。

    因為他們都清楚,就憑自己一方,肯定是對付不了死靈王的。

    不過,只有秦逸塵知道這鐘子真打的是什麼主意。

    只要風炎金焰劍到手,只怕,這里就沒人能是他一合之敵了。

    可笑那小妮子竟然還答應了。

    一行五人,各懷鬼胎。

    秦逸塵也一樣,他可是死靈王精珠和風炎金焰劍都想要啊。

    當然,現在看起來有點不現實,不過,風炎金焰劍,卻是可以搶一搶。

    才是一接近那座宮殿,秦逸塵便是覺得身上冷颼颼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往身體里鑽一樣。

    他站在距離卞靈竹身後有一段距離。

    見他孤身一人,也能在這里面不改色的行走,到是讓眾人開始正視他。

    這可不是什麼溫室花朵能做到的。

    “ !”

    鐘子真一腳就踹開了宮殿的大門,頓時,一股陰寒的氣息撲面而來,好幾十雙鬼火幽幽的雙瞳也都是看了過來。

    竟然有幾十只黑毛死靈,而且,看氣息,都不弱。

    大殿內朦朦朧朧的,有久遠的尸骸,也有新增的尸骨,破碎的盔甲,斷裂的刀劍,凌亂的灑落在各處。

    這些尸骨,都是前面來此的人留下的。

    歷年到這地宮里面來尋寶的強者不在少數,幾乎大部分都殞命在這里。

    人的一幕,讓人心里有種不祥的預感。

    大殿中間,一尊渾身散發著紅光的死靈矗立在那里,眼眸發紅,毛發也是紅色,彰顯著它的身份……死靈王。

    它的身軀足足要比周圍的死靈大五六倍之多,十份魁梧,看起來給人一種刀劍難傷的視覺沖擊。

    而更吸引眾人目光的是,插在它身後的那柄長劍。

    雖然呈放千年。

    但是縴塵不染!

    三尺多長的劍鋒,猶如冰晶玉石般美麗,布滿復雜奧義的紋路,一股古老而強大的氣息,從這把劍身上傳遞了出來。

    “風炎金焰劍!”

    眾人的眸子都鎖定在了那柄長劍上。

    那可是北域第一劍俠的靈兵啊!

    “殺!”

    鐘子真滿心火熱,帶頭,就沖了進去,一劍劃出,便有死靈倒下。

    畢竟,這里看上去就他一個人用劍,他覺得,這靈兵,肯定沒人和他搶,只要得到此靈兵……他嘴角流露出一抹殘忍的弧度。

    那邊,卞靈竹的三叔,雙袖甩動,將一頭頭死靈直接轟的炸裂開來,一袖之下,竟然有裂石開金之力。

    秦逸塵,申河白,卞靈竹三人緊跟其後,以精神力直接穿透一只只死靈的識海,識海一碎,瞳光黯淡,然後就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可謂是殺人于無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