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78章 不听話就要打屁屁
    第178章不听話就要打屁屁

    “哦?那老頭給她弄了些精珠,就趕著去和安成天他們爭奪寶物了嗎?”

    秦逸塵心中輕笑一聲。也對,卞靈竹的身份何人不知,就算有人進來地宮,也會忌憚卞靈竹的身份,沒什麼人敢對其出手。

    而對于卞靈竹的吩咐,秦逸塵根本就直接無視了。

    或許是因為急著需要精珠來突破,在感受到了秦逸塵沒有半點動作的意思,卞靈竹也是再次睜開了美眸,有些呵斥的聲音傳出︰“你耳聾嗎?還不快去?”

    “呵呵,這地宮里面,一句話就想讓別人冒著生命危險給你做事,卞姑娘,你架子還真不小啊。”

    秦逸塵冷笑一聲。

    听到秦逸塵的回話,卞靈竹一愣,這個小子,竟然敢頂撞她?

    她是何人?

    千年世家年輕一輩的煉丹天才!

    又擁有著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她的一聲話下,有數不清的強者會為其上刀山下火海。

    而這個小子,自己赦免他一死,竟然還敢頂撞自己?

    “你找死嗎?”

    卞靈竹面色變得冰冷了下來,美眸之中閃爍著惱怒之色。

    “死?卞靈竹,就怕你沒這本事。”

    秦逸塵嗤笑一聲。

    “混賬東西!”

    在半天前,還在自己面前戰戰兢兢的土小子,這個時候竟然敢在自己前面如此狂妄,卞靈竹被氣得直接是站了起來,一道凝聚的精神力,更是直接對著秦逸塵的識海刺去。

    “?v br />

    一道細微的聲響之後,卞靈竹的這道精神力便是潰散,而秦逸塵卻一動不動,神色也沒有半點痛苦之色。

    “嘖嘖,這麼點精神力,也算是你們卞家最頂尖的煉丹師了嗎?”秦逸塵嘲笑道。

    “是你逼我的!”

    卞靈竹氣得嬌軀一顫,旋即面色凝重了起來,她知道後者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大武師巔峰三境的境界,隨意的一道精神力,還真是無法教訓這個家伙。

    當即,卞靈竹催動著神珠,隨著神珠的運轉,一道強悍的精神力呼嘯而出,猶如海嘯一般,對著秦逸塵的識海沖擊而去。

    “?v br />

    又是一道聲響響起,秦逸塵的身軀?晛畷bsp;   “怎麼可能?”

    卞靈竹心中一驚,剛才那一擊,自己完全沒有留手的意思了,就算這小子的精神力與自己相差無幾,那也不可能完全沒反應啊?

    一股強烈的挫敗感涌上卞靈竹的心頭,在年輕一輩中,竟然有人能擋下自己的精神力攻擊,還巍然不動。

    這對于卞靈竹來說,打擊實在是有點大,從小被各種天才光環環繞的她,何曾遇見過這樣的情況。

    而且,對象還是一個本該任由自己掌控生死的土小子!

    “卞靈竹,這麼一點本事,那老頭也放心將你一個人丟在這里?”

    秦逸塵輕笑一聲,直接是對著卞靈竹走了過去。

    “難道你就是靠這張臉得到天才稱號的嗎?”

    此時,秦逸塵已經走到了卞靈竹的身前,他的呼吸,甚至都撲到了卞靈竹的臉頰上了。

    “無恥之徒!”

    卞靈竹銀牙一咬,那已經半只腳踏入靈境的精神力席卷而出,近乎實質一般形成兩道細針,對著秦逸塵的雙眼狠狠的刺了過去。

    眼楮是最為脆弱之處,若是秦逸塵不小心讓這兩道精神力刺中,那就算他肉體再為強橫,恐怕也難免會至瞎,當即,秦逸塵心中也是涌上了一抹怒意。

    “哼!”

    秦逸塵冷哼一聲,靈境的精神力席卷而出,直接將那兩道精神力以一種蠻橫的姿態給摧毀。

    “唔……”

    那兩道精神力攻擊在被蠻橫的摧毀時,卞靈竹腦中轟鳴一聲,身軀一顫,竟然是一個站立不穩,踉蹌的摔倒在秦逸塵身上。

    “難道,你已經突破到了……靈境!”

    此時,卞靈竹心中無比的震驚,短短半天不見,這個家伙的精神力,竟然超過了自己!

    要知道,從進入地宮後,她就頂著吞噬精珠的反噬,不斷的煉化精珠,一刻都沒停留,反而卻還被秦逸塵給超越了。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秦逸塵煉化了比較高級的精珠……靈境精珠!

    突然,卞靈竹回過神來,她的側臉,竟然靠在秦逸塵的胸膛之上,更讓人羞愧難當的,這個家伙竟然是裸著上身的,一種羞人的體溫,將她的臉頰燒得通紅。

    “啊,流氓!”

    卞靈竹尖叫一聲,提起玉臂便是對著秦逸塵的胸口砸去。

    秦逸塵眼楮一瞪,想著之前那老者走的時候陰自己的事情,他就一陣氣憤。

    “還敢耍橫!”

    當即,秦逸塵怒哼一聲,一巴掌打在後者豐滿的屁股上。

    “啪!”

    卞靈竹腦中頓時一片空白。

    這個土小子,他,竟然敢打我屁股?

    卞靈竹,自幼被千年世家卞家奉為掌上明珠,二十年來,何曾受到過半點欺辱?

    何況,還是被一個陌生男子打屁股!

    這對于她來說絕對是破天荒的事情。

    “你!”

    她沒有尖叫,而是羞憤的瞪著他,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那秦逸塵現在已經千瘡百孔了。

    “還敢瞪?”

    秦逸塵可不管那麼多,再是一巴掌就直接打了下去。

    反正打都已經打了,打幾下不是打?

    不過,這小妮子彈性還是挺不錯的……讓他有種想要再打幾下的沖動。

    卞靈竹簡直是服了。

    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膽大包天的人。

    以至于,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種情況。

    叫?

    開什麼玩笑,讓更多人知道她這位卞家的煉丹天才被人打屁股了嗎?

    那才是讓她更加生不如死的事情。

    “放開我!”

    卞靈竹悲憤的低叫,也不知道是怒還是羞,俏臉通紅。

    “放開你也不是不可以。”

    秦逸塵一副現在是你求我的姿態,看得她想要殺人,“不過,不準你再胡攪蠻纏。”

    他顯然也是沒有那個膽量在這里殺了卞家這位天才。

    再說,這麼一個嬌滴滴的美人,他如何能下得了手?

    放開卞靈竹後,秦逸塵便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進了前方的宮殿里面。

    “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你今日的所作所為!”

    後面,傳來卞靈竹氣急敗環的聲音,他就當沒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