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77章 煉化精珠
    第177章煉化精珠

    “卞小姐,你不進去那我就先進去了。”

    感受到卞靈竹有些異樣的目光,秦逸塵皺了皺眉頭,說道。

    剛一說完,秦逸塵便是對著那條漆黑的通道行去,那條似狗非狗的怪物也是搖著尾巴跟著他。

    “站住!”

    而就在秦逸塵剛走到卞靈竹身旁時,卞靈竹卻是冷聲喝道,在其身後的老者,也是走到秦逸塵的身前,雙眸精光閃爍的盯著他,一股靈境強者的威壓更是直接將後者籠罩而入。

    “卞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面色也是陰沉了下來。

    “咯咯,我和他們的目的不一樣,所以沒沖突,不過,好像我們兩的目的是一樣的啊。”卞靈竹輕笑一聲,隨意的說道。

    “卞小姐多心了,我只是進去踫踫運氣,看能否得到一兩枚好一點的精珠罷了,如何能與卞小姐相爭。”

    秦逸塵心中低罵一聲這女的心思還真是謹慎,但是礙于一個靈境強者在,他也不敢與其翻臉,當下更是擺出一副有些畏懼的模樣,道。

    “踫運氣?那你何不留在死域中?”

    看到秦逸塵的模樣,再看看後者身上穿的麻布衣裳,卞靈竹並沒有放松警惕,反而更想知道他真實的身份。

    秦逸塵並沒有答話,他的額頭上,甚至還有著一絲絲冷汗流了下來,仿若是承受不住靈境強者的威壓,身軀都是微微顫抖了起來。

    卞靈竹眸光在秦逸塵身上上下掃動著,卻發現這個家伙,根本就沒有之前對安成天說話的那種氣度,她不禁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最後嬌軀一動,便是對著那黑色通道行去︰“三叔,我們走吧。”

    “像你這種人,就沒有資格進地宮,進去了,你也唯有一死,若是被我在死淵中遇見你,那你就別想活著出去了。”

    一道有些冰冷的聲音,也是從卞靈竹嘴中傳出。

    仿若是擔心卞靈竹的安危,那個老者也是快步跟上卞靈竹,在其腳即將踏入漆黑的通道時,他突然回過頭來,看了秦逸塵一眼。

    在這一眼之下,籠罩著秦逸塵的那股靈境強者的威壓陡然變得如同一塊千斤巨石一般,對著秦逸塵擠壓而去。

    “ !”

    隨著一道震響,那個老者頭都沒回的進入了通道,身形轉瞬消失。

    對于自己的手段,老者頗為自信,在剛才那股威壓,就算是大武師巔峰三境的強者,都會遭受重創,何況是區區一個大武師初級的強者?

    只不過,這個老者太過于自信了,若是他再回頭看上一眼,或許就不會那般自信的進入死淵了。

    在宮殿之中,秦逸塵上身的衣裳被震得破裂開來,變成一條條長線掛在身上。

    在這些布條之下,卻是有著一塊塊堅挺的肌肉,而秦逸塵的身軀,更是在原地動都未曾一動,他的肉體之強橫,完全可以承受一個靈境強者隨意布下的威壓!

    “呵呵……狠毒的心思。”

    秦逸塵隨手將那化為了布條的衣裳給撕碎,嘴角勾起一抹令人心悸的笑意。

    “嗷!”

    仿若是感受到秦逸塵的怒意一般,在他身旁的那只怪物也是嗷叫一聲,面上竟然露出了猙獰之色。

    “卞靈竹,你別落在我手中……”

    秦逸塵冷哼一聲,盤膝坐下,將掉落在地的精珠拾起。

    這些精珠,足夠他將精神力突破到靈境了,現在,他必須先將精神力突破到靈境,否則的話,就算是進入地宮,也根本就沒有資格去和卞靈竹等人爭奪其中的寶物。

    接下來,秦逸塵找了一個隱蔽的位置,直接是拿起兩顆靈境精珠,開始吞噬了起來。

    對于秦逸塵的動作,那條如同土狗的怪物仿若已經見怪不怪了,當下也沒有半點阻攔的意圖,而是坐了下來,仿若是為秦逸塵護法一般。

    半天後,秦逸塵猛的睜開眼楮,眼眸內一道懾人的光澤閃過。

    “ ! ! !”

    隨著他意念一動,周圍的一些碎石都是緩緩的懸浮了起來,接著他輕喝一聲,“去!”

    “噠!噠!噠!”

    懸浮的無數塊碎石都是朝著同一個點飛射而去,砸出一個深坑,地面都是為之震動。

    “久違了!”

    感受著識海內那磅礡的精神力,秦逸塵嘴角微微彎起。

    到現在,他終于有能力去和那些靈境強者拼一拼了!

    “多謝了。”

    秦逸塵對著那只似狗非狗的怪物說著。

    若不是這只怪物,哪來這麼多靈境精珠給他吞噬?

    現在,他精神力距離突破靈境,只有一步之遙了,而且,憑借他高超的精神力造詣,就算對上靈境強者,也絕對不虛。

    “以後就叫你……小白吧。”

    瞥著它四足上如踏白雲的白毛,秦逸塵也不管它願不願意,給了它一個名字。

    “嗷……”

    小白委屈的低叫,但是卻改變不了這家伙的心願。

    “是時候去地宮了。”

    秦逸塵站起身來。

    在一踏入這條漆黑的通道,秦逸塵便是感覺頭腦一陣的眩暈,不過,好在這股眩暈之感僅僅是持續了兩個呼吸的功夫,再次清醒時,他眼前的景象已經完全發生了變化。

    此時,在他眼前,是一片殘破的廣場,而秦逸塵的目光,在第一時間,便是停留在了廣場上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之上。

    “呵呵……報應來的挺快吧?”

    見到那道身影,秦逸塵嘴角的笑意更為濃郁了。

    “嗷!”

    在秦逸塵身後,土狗般的怪物也是咧了咧嘴。

    “卞姑娘,好巧啊。”

    秦逸塵輕叫一聲,直接是對著那道靚影走了過去。

    “你?你竟然還敢進來?”

    此時,卞靈竹正好將一枚精珠吸收完,听到聲音,她也是睜開了眼眸,在看到秦逸塵時,她眼中明顯的閃過一抹錯愕之色。

    “你來得正好,我三叔給我留了精珠在前面宮殿,你去給我拿過來,我饒你一命。”

    不過,那一抹錯愕之色很快便是消逝,卞靈竹冷眼看了秦逸塵一眼,旋即閉上美眸,用一種不容抗拒的命令口吻,吩咐道。

    一個實力平平的無名小子,雖然精神力修為讓得她有些詫異,不過,一看其服飾便是知曉是從低級王國出來之人。

    以卞靈竹的聲望和實力,吩咐他,簡直是他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