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75章 劍客,死王
    第175章劍客,死王

    來人一襲青衣,背後跟著一柄比巴掌還大的長劍,氣勢十足。

    見到此人,卞靈竹身後那位靈境強者明顯就皺了皺眉頭。

    顯然,也是有幾分忌憚眼前這位劍客。

    “赤雷開雲劍……鐘子真!”

    秦逸塵喃喃出聲,眼眸內閃過一抹意外。

    他沒有想到,在這里會見到這個在中州都擁有赫赫凶名的劍客。

    “難道他是為了傳言中的那柄風炎金焰劍?”

    秦逸塵眼楮一亮。

    風炎金焰劍,是傳說中北域第一劍俠手中的靈兵。

    憑借這柄劍,第一劍俠橫掃整個北域,無一人是他的對手。

    但是,他卻也依舊隕落在那次大戰中,風炎金焰劍,也是在那個時候失去了蹤跡。

    當時,很多勢力都花了大力氣尋找,卻依舊沒有找到,不過,據說上次死門開啟的時候,有人在死域內見過一柄燃燒著金焰的長劍……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傳言,所以將這鐘子真給吸引了過來。

    畢竟,第一劍俠的靈劍,對于習劍的他,太有吸引力了。

    在前世,秦逸塵根本不關心這些,不過,現在卻不一樣,他練有御劍術,體內靈劍若是能夠煉化掉風炎金焰劍的話,那靈劍的威能,自然能夠再上一層樓。

    只不過,對于那風炎金焰劍的行蹤,他也不是很清楚。

    鐘子真來了之後,目光首先當然是落在卞靈竹和那個靈境強者身上,然後才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秦逸塵。

    看模樣,他似乎將秦逸塵當做是卞靈竹找來的幫手了。

    畢竟,大武師巔峰三境的精神力,可是不弱。

    “桀桀……”

    突然一道刺耳如若磨牙般的笑聲傳來,接著,三道身影迅速掠來。

    在最前面的是一個身形都隱藏在黑袍之下的男子,他面目干枯,甚至和死靈有幾分相似,雙目深陷下去,使得額骨看上去極為突出,很是駭人。

    除此之外,他身上也蔓延著濃濃的死氣,甚至有點和死域氣息融為一體的感覺。

    “死王……安成天!”

    看到這人的出現,不管是卞靈竹,還是赤雷開雲劍鐘子真,臉色都不由一變。

    原因,自然是因為安成天的身份!

    安成天,本來是千年世家安家嫡系,但是,在他年輕之時,進入到這死域之內,卻沒能及時出去,從而被關在死域內整整三年,直到第二次死門開啟,他才得以逃出生天。

    他算是一個奇跡!

    死門開啟時候的死域,和死門關閉後的死域,完全是兩個地方。

    在此之前,從沒有人活著出來過的記錄。

    但是,當時才是大武師二境的安成天卻活了下來。

    當然,付出的代價就是,他現在這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不過他吸收死氣,卻練就一身詭異體質,身體竟然和死靈一樣,而且還能掌控死氣,所以才有了死王這個稱呼。

    現在,已經靈境的他,一身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而在他身後,則是他兩個徒弟,雖然看上去很年輕,不過卻和安成天很相似,面目枯竭,整個人死氣沉沉,人形骷髏而已。

    不過此時,他們那雙深陷下去的雙眸,卻盯著卞靈竹那妙曼的嬌軀,口中嘿嘿直笑。

    那毫無遮掩的目光,讓卞靈竹深深的皺了皺眉頭。

    若是在中州,她肯定會直接發飆,但是現在,她卻必須要隱忍。

    雖然遠處還有些強者沒有過來,但是,就氣息來看,境界絕對不低,若是在這個時候和死王鬧翻的話,對于她來說沒有半點好處。

    若是此次來死域而不能突破靈境的話,那她此行就算是白費了!

    她是一定要進入丹塔的!

    進入丹塔,和卞家煉丹天才,這兩個身份,絕對是天壤之別。

    而見到卞靈竹沒有發飆的跡象,死王安成天仿若是知曉了她的忌憚,當即,目光更是變得肆無忌憚了起來。

    在卞靈竹身後的那靈境強者見狀,眉頭緊鎖,上前一步,呵斥道,“安成天,注意你的舉止!”

    “你算什麼東西,一個下人而已!”

    安成天不屑的嘲諷,鬼氣森森。

    “你!”

    那靈境強者怒目以瞪,想要動手,卻被卞靈竹阻止。

    死王安成天的性格出了名的詭異,一言不合,便是極有可能會動手。

    在這里面,天時地利都對他有利,若是動手,卞靈竹這邊絕對討不得好。

    “死王,適可而止吧。”

    而就在卞靈竹尷尬不已的時候,鐘子真很是時候的一臉正義的站了出來,對著死王呵斥道。

    雖然許多強者都畏懼安成天,不過,還是有些人並不怕他,比如,眼前這凶名赫赫的獨行劍客……鐘子真。

    “哼!”

    安成天面色陰沉了下來,隨著他的一聲冷哼,這個宮殿中便刮起了一陣陰寒的陰風,刮骨生寒。

    周圍陰風大作,鐘子真身形一動,毅然的站在了卞靈竹的身前,並且側過頭,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對著卞靈竹說道,“卞姑娘不要害怕,有我在,安成天傷害不了你。”

    “我呸!”

    見到這幕,安成天直接是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有些干瘦的手指指著鐘子真,道,“鐘子真,少在老子面前裝,你那些風流債,誰不知曉,你還有臉來說我?”

    說罷,安成天手掌一揮,從身後的一個弟子手中拿過一物,隨著他手掌一抖,手中之物便是發出了“嗚嗚”的呼嘯之聲,整個宮殿頓時陰風大作,飛沙走石。

    “奪魂幡,好東西。”

    見到安成天手中之物,秦逸塵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奪魂幡可是控制死氣的好東西。

    想來這安成天當初就是因為得到這面奪魂幡,所以才活了下來!

    “鏘!”

    鐘子真更是直接,隨著一道利劍出鞘的聲音,他拔出了自己的長劍,凌厲的劍氣,也是陡然卷席而出,氣勢不凡。

    “兩位,不如省點力氣到了地宮中再使吧。”

    就在場中氣氛劍拔弩張之時,秦逸塵上前兩步,笑著說道。

    “你是誰?”

    幾人都看向他。

    “我是誰並不重要。”

    秦逸塵上前兩步,繼續說道,“卞姑娘的目的是千年精珠,鐘子真的目的是那風炎金焰劍,死王,你的目的應該收集死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