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64章 迷路
    第164章迷路

    秦逸塵到底還是高估了自己。

    他前世的確是去過北荒,但是,卻是從中州去的,並不需要經過這迷霧森林。

    很快,在迷霧當中,他就迷失了方向。

    “這鬼地方……”

    在行進了近百里的樣子,秦逸塵的四周已經都是繚繞著一種白色的霧氣,本來,有著精神力在,對于他來說並不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但是,最關鍵的是,在不久前,他覺察到了一批獸潮,為了躲開,竟然丟失了方向。

    最後,秦逸塵無奈的嘆了口氣,從懷中取出地圖,看了半響,他忍不住揉了揉額頭,喃喃道,“這鬼地方連太陽都看不見,哪邊是哪邊啊……”

    “轟!”

    “ !”

    而就在秦逸塵發愁之時,從他側面遠處傳來一道道聲響,隱約間,還有著真元波動的跡象。

    “有人?”

    秦逸塵眼楮一亮,身形一動,便是對著聲音來源之處掠去。

    “砰!”

    此時,在秦逸塵左側約莫一里之外的空地上,十余人緊緊的相靠在一起,在他們周圍,時不時便有一頭頭猙獰的魔獸,帶著令人作嘔的腥氣沖出。不過,還不待它們接近,便是被數柄夾雜著雄渾的真元的刀劍給劈碎。

    “這些畜生,怎麼這麼纏人,團長,這得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在人群之中,一個壯漢,一刀劈死了一頭沖來的魔獸,隨手抹去濺到臉上的血跡,罵罵咧咧的問道。

    “只要穿過這里就行了!”

    回答這個壯漢的是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他手持一柄黑色大刀,刀光閃爍間,那些沖過來的魔獸,只要被沾上絲毫,便是破開肉裂。

    這個男子的實力,顯然是這群人中最強的,而且就氣息來看,竟然是一位踏入了大武師巔峰二境的強者!

    即便是面對眾多的魔獸圍攻,他依舊是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是將那些魔獸給盡數的劈飛。

    “爹爹加油!”

    在人群的中間,有著一個約莫十一二歲,身穿淡黃色衣裙的小女孩,在見到這虎背熊腰的男子神勇後,她不由的拍著小手,嬌聲叫道。

    那有些雛嫩的童聲,如同小天使一般,引得周圍一些人笑出聲來,仿若身上的疲憊,都是被這個小女孩趕走了一些。

    “萱萱,小心點。”

    在這個小女孩身旁,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女子連忙是將其拉在身後。

    這個女子身材高挑,略顯緊身的衣衫,將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凸顯的淋灕盡致,其模樣也頗為的漂亮水靈,只是,在其挺翹的瓊鼻上,卻透著一絲高冷的味道。

    “喔。”

    被她稱作為萱萱的小女孩,乖巧的應了一聲,便躲在這個漂亮的女子身後,大大的眼楮,透過人群,偷偷的打量著外面的情況,不過,四周的迷霧,卻是讓得她什麼也看不見。

    這里的交戰,持續了約莫十分鐘左右,那些魔獸才是在丟下了一大批尸體之後,撤退離去。

    而隨著那些魔獸的退去,這里的絕大部分人,才是一屁股坐了下去,不斷的喘著粗氣,顯然都是極為疲憊。

    見到疲憊的動都懶得動彈一下的眾人,那個手持黑色大刀的男子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剛欲說話,他面色陡然一凝,目光看向前方的迷霧之中,一聲大喝也是從其口中發出,“是誰?”

    听到他突然的暴喝,那些剛剛坐下的人,又是連忙起身,抓起身邊的武器,目光緊張的望著前方。

    在這迷霧森林里面,危險的可不僅僅只是那些魔獸!

    在他們緊張的注視下,一道身影緩緩的從迷霧中走了出來。

    望著那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的人群,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各位不用擔心,我沒有什麼壞意,只是與隊友走失了,所以才誤闖到這里……”

    此時,秦逸塵將頭部面容露了出來。

    那些人見出現的是一個少年,放才是松了一口氣,放松了警惕。

    不過,那個持著黑色長刀的男子目光卻依舊緊盯著秦逸塵,絲毫沒有因為後者那有些雛嫩的年齡有所松懈,甚至,他還將手中的大刀緊緊的握了握。

    不為別的,若真是一個普通少年,能安然無恙的走到這里?

    “這位小兄弟可是有什麼事情?”

    他盯著秦逸塵,警惕的問道。

    秦逸塵笑了笑,並不覺得意外,便扔出一瓶飛樂商會生產出的療傷丹,抱拳道,“這位老哥,不知道能否帶我一程,這些,就當做是酬勞了。”

    男子一把接過藥瓶,將瓶塞打開,頓時,一股驚人的藥香便是撲鼻而來。

    “這……這是飛樂商會的療傷丹?”

    聞到這股藥香,男子眼瞳頓時一縮。

    他也曾到天麟王城買取過這種改良後的療傷丹,不過,卻也不舍得多買,而對于這種療傷藥的奇效和氣味,他可是記憶猶新,所以,當即一眼就認了出來。

    飛樂商會的療傷丹,在外面,早就已經被炒到了三百銀幣一顆,能夠隨手拿出一瓶十顆的人,絕對是非富即貴。

    所以,男子不由猜疑其秦逸塵的身份來。

    當然,他不是天麟王國之人,也沒有見過秦逸塵,自然不可能認出來。

    “不行,我們不帶陌生人,你自己走吧!”

    此時,那個漂亮的女子帶著那個名為萱萱的小女孩走了過來,她的目光在秦逸塵身上掃視了一番,看著他那身麻衣後,直接開口拒絕。

    “姐姐,他一個人走失了呢,好可憐的……”

    那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一旁偷偷的道,拉了拉她的衣袖。

    漂亮的女子白了她一眼,然後對著正在猶豫的男子低聲道,“爹,我們現在的狀況可不好,帶著一個來歷不明的拖油瓶,太危險了。”

    男子皺了皺眉頭,並沒有立刻表態,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秦逸塵,好半響,方才沉聲問道,“這位小兄弟,我們這支隊伍惹到了這里面的一些東西,你若是跟著我們,恐怕會將自己也陷入到危險當中,當然,我們也並非不願意幫助你,你若是不怕危險的話,便與我們同行吧。”

    他可不覺得眼前的少年是拖油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