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61章 誤闖香閨
    第161章誤闖香閨

    “這個……”

    听到秦逸塵的話語,秦白鶴心中也是一動,不過,卻有些遲疑。

    他還是很忐忑。

    雖然說,他也知道,秦逸塵是自己的孫子,但是,畢竟這是第一次見面。

    “父親,逸塵是您的孫子,又不是外人,不用跟他見外。”

    秦浩然和杜冰蘭也在一旁勸道。

    “唉……苦了你了,孩子。”

    秦白鶴的目光看向杜冰蘭的時候,更多的,是愧疚。

    當初自己是怎麼對待這個兒媳婦的,他自己很清楚,但是,現在兒媳婦卻不計前嫌。

    這讓老太爺很感動。

    “我應該感謝父親,沒有拆散我們。”

    杜冰蘭滿是感激。

    當初,她無依無靠,秦老太爺若是真要處理她這個弱女子,還是沒多大問題的,但是,老太爺卻沒有那麼做。

    老太爺脾氣的確是暴躁,但是,他卻狠不下那個心。

    在夫妻二人的勸導下,秦白鶴滿眸淚花的答應了下來。

    而後,秦逸塵一行人便是帶著老太爺,走出秦府。

    至于秦浩明父子,卻是以收拾殘局為由,待在秦府。

    他們就算是臉皮再厚,也沒那個臉跟上去啊。

    一行人出了秦府後,圍觀的人便是讓開了一條通道。

    看向秦逸塵的目光,他們充滿了火熱,敬畏與崇拜。而看向秦白鶴的時候,卻是充滿了羨慕。

    或許,前些天還有些人對這位稍微有點虛榮心的秦老太爺不屑一顧,甚至愛搭不理,不過,今日之後,秦老太爺將會成為他們高攀不起的存在!

    還是那間酒館。

    里面依舊是亂哄哄的,老伍坐在那里,並沒有再吹噓他以前的輝煌,而是沉默的喝著悶酒,微蹙的眉頭,似乎是有什麼心事。

    “還在喝酒呢?”

    秦浩然走了進來,坐在了他旁邊。

    老伍這時才抬起頭。

    “走吧,去我那,等會我再去買幾個好菜,咱們哥倆今天好好的喝上一頓。”

    他安慰似的拍了拍秦浩然的肩膀。

    很顯然,他還以為秦浩然被秦府趕出來了。

    當然,若今天秦浩然沒有帶李群的話,那估計是絕對見不到老爺子的。

    “今天只怕是不行了。”

    秦浩然很感動他的關心,然後在他不解的目光下,說道,“現在正接了老爺子,回我住處,我進來,是想邀你一起過去坐坐的。”

    “去你那?”

    老伍滿頭霧水,問道,“你在王城有落腳的地方?”

    “嗯,算是我兒子的。”

    “呦,不錯啊,我也正好去看看我那小佷兒長什麼模樣。”

    老伍倒也爽快,便是站起身來,和秦浩然一起就往酒館外走去。

    外面街上,秦逸塵陪在秦白鶴老太爺身邊,和老人家嘮叨著。

    話一說開,老爺子的話也變的多了起來,然後就詢問他們一家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

    秦逸塵當然是撿好的說。

    老爺子自然也老懷大樂,特別是感受到秦逸塵那真摯關懷和尊敬,他的笑容更濃郁了,整個人好像年輕了許多。

    就在他們聊的正歡的時候,秦浩然和老伍走了出來。

    “老太爺。”

    老伍先是對秦白鶴這個長輩行禮,抬起頭後,他才發現了站在秦白鶴身邊的秦逸塵,頓時,瞳孔猛的一擴,酒意全消,“你不是那個……”

    他喜歡吹噓,當然,無論什麼事都會去湊下熱鬧。

    比如煉丹師大會,還比如公主擇婿。

    他都在場。

    對于秦逸塵這個兩次事件的主角,老伍怎麼可能不認識?

    “逸塵,這是你伍叔,以前,你伍叔可幫了我不少。”

    秦浩然有意提起。

    “啥?”

    在老伍還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秦逸塵走過來,對他行禮,恭敬的道,“伍叔!”

    一個稱呼,兩個字,頓時讓老伍渾身舒坦,整個人飄飄欲仙。

    他好想激動的沖進酒館大叫,“看到沒,看到沒,秦逸塵叫我叔叔!”

    “可可……”

    但是,從他喉嚨,卻只是發出這種聲音,也走不開步子。

    “老伍,走,今日我們不醉不歸!”

    秦浩然拉著那還沒反應過來的老伍,便是一同,朝著飛樂商會走去。

    這一天,對于很多人來說都非常有意義。

    對于秦逸塵來說也是一樣。

    上一世,他沒有一個親人,孤苦伶仃的活在這個世上,他甚至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只能一心放在丹道上。

    但是,成就再高又如何?

    他甚至連個分享這份喜悅的人都沒有。

    親人,和外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而現在,秦逸塵感受到了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看著父親,母親,爺爺,他們臉上的笑容和自豪,他比當初成就丹聖之時,還要有成就感。

    這一天,秦浩然醉了,秦白鶴也醉了,老伍更是醉了。

    秦逸塵兩世為人,第一次喝醉。

    回房的時候,迷迷糊糊,他竄進了一間還點著燈火的房間,模糊中,他聞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然後,就直挺挺的倒在床上,卻如若是躺在一團棉花上一樣,柔軟,滑膩,讓他舒服的“哼唧”了幾聲,然後,他便陷入了睡眠當中。

    這注定會成為一個讓很多人難忘的早上……

    晨練結束了,舒欣很奇怪,姐姐為什麼還沒起床,于是,便走向舒如嫣的住處。

    讓她意外的是,舒如嫣的門是半掩的。

    “姐姐怎麼這麼粗心啊。”

    舒欣滿頭霧水的嘀咕著,然後推開了門,走進去後,便是看到了讓她面紅耳赤的一幕。

    床榻上,一個男人橫躺在那里,壓在她姐姐身上不說,一只手還摸進了舒如嫣的褻衣里面,兩人衣冠不整,畫面有些不堪入目。

    “羞死人了!”

    舒欣尖叫一聲,捂著通紅的臉頰跑了出去,同時,卻驚醒了舒如嫣。

    異狀,很快就讓舒如嫣羞紅了臉。

    她用力的推了推秦逸塵,卻還是沒有推開,反而,隨著她的動作,秦逸塵哼出一道濃濃的酒氣,撲面拂過她的臉頰,那只在她褻衣里面的手掌,更是不安份的揉了揉。

    異樣的感覺傳來,舒如嫣俏臉紅的跟熟透的石榴一樣,但是,她卻輕咬著嘴唇,並沒有叫出聲。

    似乎更想到了昨夜發生的事情,她的臉頰,更是紅的能滴出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