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59章 沒錯,就憑他
    第159章沒錯,就憑他

    這個華服男子的身份,秦浩明很清楚,當即,本來就慘白的面色,更白了幾分。

    若不是有護衛扶著,他幾乎要癱倒在地。

    華服男子說的沒錯,他真是當今陛下眼前的紅人,在王國內,擁有很大的權勢。

    哪怕是王城內那些一線家族的家主,見到他都要客客氣氣的。

    小小的一個秦家,招惹上了他,焉能幸存?

    “父親,你好糊涂啊!”

    秦浩明大呼小叫,沒有一點作為一個家族家主的穩重。

    “閉嘴!”

    他沒叫還沒什麼,一叫,秦白鶴更生氣。

    在這世道,哪里會有什麼貴人?

    都是利字當頭。

    若是沒有利益,人家那等人物,怎麼可能來你秦家?

    “父親,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被扶起來後,秦浩然有些不解的問道。

    似乎,秦家好像是有什麼麻煩事啊。

    雖然,大哥,佷兒,都對自己不冷不熱,甚至想要趕走自己,但是,見到老父後,秦浩然覺得,若是秦家有麻煩,還是需要幫忙解決一下。

    “你去叫逸塵過來拜見他爺爺!”

    似乎是決定了什麼,秦浩然對著身邊的李群吩咐了一句。

    “是!”

    李群應了一聲,二話不說,就走了出去。

    “找誰?”

    秦白鶴似乎沒有听清楚。

    “您孫兒。”

    秦浩然回答。

    “哦。”

    秦白鶴並沒有多想,只是看了一眼他身後的杜冰蘭一眼,有些感慨的道,“說起來,我那小孫子,應該也快十七了吧?”

    他記得當初,杜冰蘭已經有了身孕。

    “是!”

    在老父面前,秦浩然是畢恭畢敬的。

    “哼!”

    那邊的秦浩明卻是冷哼出聲,還以為秦浩然這是要回來和他爭奪秦家家主的位置了。

    不過,被秦白鶴瞪了一眼後,他訕訕的張了張嘴,還是並不敢當著父親的面,做的太過。

    “老爺子,剛才那人,修為在我之上。”

    持刀男子,在秦白鶴身邊提醒了一句。

    “哦。”

    秦白鶴本來只是隨意的應了一句,下一刻,他滿臉愕然的看向持刀男子,一下子也糊涂了,“你的意思,剛才浩然帶來的那人,修為在大武師巔峰一境以上?”

    終于,這句話,讓秦浩明也開始正視他這位二弟了。

    “難道二弟被逐出家族後還混的更好了?”

    秦浩明滿臉大寫的狐疑。

    他這二弟,雖然伶俐,但是,修武天賦,卻還不如他啊。

    “這……”

    得到持刀男子肯定後,秦白鶴看向秦浩然,嘴巴張了張,半響,才問道,“浩然啊,那個人是……”

    “那是您小孫兒的一個屬下。”

    提起了自己那兒子,秦浩然滿臉的自豪,並且安慰著老父,“父親,您就放心吧,您那小孫兒,可比您兒子有出息多了。”

    “有出息?”

    秦白鶴還想再問,但是,門口卻傳來大門破裂的聲音。

    接著,就是一陣叫罵聲傳來。

    “叫秦浩明和那個老家伙出來受死!”

    這是那個華服男子的聲音。

    听到這聲音,秦浩明腳一軟,便躺了下去,口中連連叫著,“完了,完了,秦家完了……”

    而秦浩然,卻是陪著老爺子走出大廳。

    另外一邊。

    秦逸塵剛從煉丹師公會指點了一番林妙涵三女回來,還沒坐熱,李群就來了。

    “你說我父親讓我去拜見爺爺?”

    秦逸塵語氣中透露著疑惑。

    上次他詢問的時候,不管是父親還是母親,可都是一個字都不肯跟自己說啊。

    “是的!”

    李群將秦府的情況,大概的說了一遍。

    “父親有危險?”

    秦逸塵眼眸一眯,閃過一抹懾人的殺意,接著,腳下踏風,轉眼,就消失不見。

    “好快的速度……難怪,竟然連杜駿雄那等人物都不是他的對手。”

    李群滿眼的震撼,很快,反應過來後,便是朝著秦府掠去。

    秦府門口,此時也聚集了不少人。

    大多都是對立面指指點點。

    “這秦浩明就是異想天開,還真相信這天上有掉餡餅的好事。”

    “非親非故的人,人家憑什麼理睬你?”

    “這下好了,把整個家族都搭進去了……”

    議論聲四起,看來,他們對這事,也有些了解。

    看來,這秦浩明為人還極為虛榮,這事,估計還是他故意宣傳出去的。

    而現在,卻成了眾人口中的笑話,也成了秦家的災難。

    里面,那個華服男子依舊在叫罵著。

    他身邊,跟著一隊鋼甲侍衛。

    這可是王城精兵,他能調動過來,這也說明,他的身份。

    有了這些精兵在,華服男子自然就有了底氣。

    “老東西,你到底拿不拿地契出來?”

    華服男子指著秦白鶴的鼻子大罵,口沫橫飛。

    “休想!”

    秦白鶴老爺子氣的身子直顫,怒聲道,“我就算無償送給天麟商盟,也不會給你這種人!”

    老爺子的暴脾氣,到這個時候,都還沒改。

    “老家伙,你是覺得本大人不敢殺你?”

    華服男子語氣森森的威脅,然後對身後的精兵下達命令,“來啊,給我砸,全部砸了!”

    “你敢?”

    秦浩然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砸毀秦家。

    “你算什麼東西?”

    華服男子根本沒將他放在眼里,繼續道,“給我砸,砸到這老東西拿出地契為止!”

    他這已經是打算明搶了!

    “你會後悔你今日的所作所為的!”

    看著那些精兵砸毀一處處門窗,花壇,秦浩然拳頭握緊。

    他覺得,自己應該听兒子的話,多將精力放在習武上了,不然,這種場面上,真的是太無能為力了。

    “就憑你?也配讓本大人後悔?”

    華服男子仿若是听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仰天大笑了起來,他身後的護衛,精兵也跟著大笑。

    這是嘲笑!

    “沒錯,就憑他!”

    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接著,門口閃過一道人影,秦浩然面前,就多了一個少年。

    見到這個少年後,秦浩然頓時松了口氣。

    來人,自然是秦逸塵!

    “父親,您沒事吧?”

    秦逸塵有些緊張的問道。

    父母,絕對是他在這個世上,最要緊的人。

    他絕對不要再嘗受那失去親人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