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56章 親人冷漠
    第156章親人冷漠

    對于舒欣的好意,秦浩然也不好拒絕,而且,有個大武師級別的護衛在身邊,也能方便許多事情。

    別看現在王城風平浪靜,其實,街上橫行的紈褲子弟可是不少。

    大武師級別的護衛,就是身份的象征!

    當即,秦浩然深吸一口氣,便是邁著大步,沿著街道,向王城的一個偏倚之處走去。

    秦府。

    位于天麟王城最北邊的一片高地不齊的建築當中。

    在這片區域中的府邸,大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家族,或者一些沒落的貴族所在。

    當然,這片街區還是頗為熱鬧的。

    因為他們的身份雖然不高,但是,大多卻又高于普通人,所以,都有些自持。

    每天,這些人都喜歡聚在一起,夸夸其談,說著自己牛逼的往事。

    “想當初,我在呂和商會長大人手下做事,每天,會長隨便打賞,那都是成百上千銀幣……”

    比如現在,一個小酒館里面,就有一群人,圍著一個身穿一件顯得有些乏白衣衫的人。

    此時,他正指著自己那洗的乏白的衣衫,滿臉自豪,“看到了吧,這可是當今陛下,親自賞賜給我!”

    然後就是一堆人不信。

    接著就是一系列的爭吵。

    那個人更是臉紅脖子粗。

    “如果不是當初老子喝酒誤事……”

    他大聲的爭辯著,卻從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老伍!”

    “你……你不是秦哥兒嗎?你怎麼回來了?”

    這個中年男子轉過身來,指著秦浩然,想了半響,才一拍腦殼,驚叫道。

    “落葉歸根,我能不回來嗎?”

    秦浩然苦笑,其實,對眼前老伍,他很愧疚。

    當初,這老伍不是為了護送自己夫妻出城,又怎麼會耽誤了呂和商的要事。

    往事讓人唏噓。

    秦浩然卻是覺得這件事,他就算厚著臉皮,也要和兒子提一下這件事。

    相信,以秦逸塵現在的身份,讓老伍恢復原職,還是不難的。

    “伍大哥。”

    他身後的杜冰蘭,也是對老伍欠身一禮。

    “呦,感情是拖家帶口,小兩口準備回來過了啊。”

    驚喜後,老伍雖然是滿身酒氣,但是卻皺起了眉頭。

    想要提醒什麼,最後卻只拍了拍秦浩然的肩膀,說道,“如果還沒有住處的話,去我那,雖然不大,但是卻也是個落腳之處!”

    他這話,其實已經是在提醒秦浩然,恐怕,秦浩然想要回秦家,不是那麼簡單。

    這才是真正的朋友,知己!

    “到時候,肯定會去!”

    秦浩然眼眶有些乏紅,辭別了老伍,才是對著秦府所在行去。

    一路上,並沒有人在意他。

    畢竟是消失了十幾年的人了,變化還是蠻大的。

    此時,秦府前,站立著一個有精無彩的護衛,正倚著那扇看上去已經十分老舊的大門,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

    這還沒什麼,關鍵,這護衛連武師修為都沒有,站在這里,其實也就是個擺設,為了撐一撐自己的身份而已。

    從這也看的出,秦家老爺子,是個非常好面子的人!

    不過顯然,這個有氣無力的護衛,並不能撐起秦府的面子。

    按著記憶中的路線,秦浩然終于是來到了秦府之外。

    望著眼前熟悉的大門,他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升起了一些緊張的情緒,同時,還有幾分歸家的喜悅與期待。

    “這位兄弟,我是秦浩然,麻煩你去通報一聲家主,就說我秦浩然回來了。”

    秦浩然壓抑著心中復雜的情緒,在杜冰蘭鼓勵的目光下,走到這個昏昏欲睡的護衛身前,可能是由于情緒波動太大的緣故,他的聲音都是有些發顫。

    “秦浩然?”

    那個護衛先是強行打起精神,然後看著眼前的陌生人,他眼楮內流露出疑惑,問道,“你是秦家的什麼人?”

    浩字輩,可是和家主是同輩之人啊!

    按理來說,若真有這麼一個人物,他不應該不知道。

    “秦白鶴是我的父親。”

    秦浩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

    “老家主的兒子?”

    秦家的這個護衛听到這句話,那有些懶散的身軀頓時便是一正,睡意全無了。

    不過,他眼中依舊帶著疑惑。

    他已經來秦家當護衛好幾年了,怎麼卻從來沒有見過秦浩然?

    只是,細細一看的話,眼前這人,與現任家主秦浩明還真是有幾分相似之處。

    “你在這等會,我這就去通報。”

    護衛也不敢確定秦浩然的身份,當即先是客氣的對著秦浩然說了一聲,便是準備進去通報。

    而就在這時,一道帶著呵斥語氣的聲音,從秦府中傳了出來,“別通報了,我父親正在和貴賓商量大事,你直接將人趕走。這年頭,什麼玩意都敢來亂認親戚了!”

    秦家現在好不容易遇見個貴人,若是能結上貴人這條線,那秦家以後肯定也能順風順水,說不得還能做些大生意。

    這事情,當然被傳了出去。

    于是,這段時間,可沒少有來秦府認親的人。

    听到這道聲音,雖然還沒看到人影,但是,秦浩然還是一下就辨認了出來,他連忙是對著門內喊道,“秦宇佷兒,我是你二叔啊!”

    “嘎吱!”

    秦浩然的話剛落下,那扇老舊的大門便是被打開了。

    接著,一個身穿青色衣袍的青年,帶著幾個護衛,從里面走了出來。

    那般模樣,並不像是來迎接的。

    秦浩然皺了皺眉頭,但是還是問道,“秦宇佷兒,多年沒見,你都長這麼大了,父親和大哥,他們還好嗎?”

    “放肆,佷兒?誰是你佷兒?”

    听到秦浩然的話語,那個青年眉頭一挑,怒聲呵斥道,“秦浩然,我記得你,若不是因為當初你娶了個賤人,我們秦家怎麼可能會淪落到這等地步?沒想到你竟然還厚顏無恥的回來,你是嫌還沒把爺爺給氣死嗎?”

    這個青年,正是秦府現在的家主,也是秦浩然的大哥,秦浩明的兒子。

    不過,對于眼前這個二叔,秦宇卻是沒有半點尊敬的意思,甚至,語氣之中紀委不寫和輕蔑。

    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如今秦家大少爺的地位,是來得如何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