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54章 隨心而行
    第154章隨心而行

    秦逸塵的成就,旁人是羨慕不來的。

    沒有那個能力,絕對不會有今日的高度。

    杜家,那是何等的龐然大物,更何況還有一個杜駿雄,尋常人,早就被輾碎成渣了。

    所以,林華榮,李元飛,葉鴻雲他們,對秦逸塵的成就沒有羨慕,只有佩服。

    在唏噓了一番,秦逸塵也說起了飛樂商會。

    現在,三大家族也開始和飛樂商會接頭了,到時候,做成商盟是遲早的事情,而且,走出天麟,也是遲早的事情。

    這些,對于他們來說,是窮極一生都難以達成的事情,現在的情況,對于他們來說就像是做夢一樣,很不真實。

    不過,這一切都是他們應得的。

    因為,他們前面肯為秦逸塵去冒那個險,沒有背叛,只有堅守。

    若不然,今日的輝煌也將和他們無緣。

    特別是葉鴻雲,不知道有多麼慶幸。

    他也開始考慮,要將葉家交給葉良辰了……

    說了一些計劃後,秦逸塵便就起身,朝著父母的住處走去。

    林華榮他們自然也明白他的心情。

    “天幸啊!”

    看著他的背影,李元飛感慨。

    林花榮,葉鴻雲也都是點頭默認。

    然而他們卻都不知道,其實,這一切都是他們上一世結下的善緣。

    善,自然會有善報。

    小院里面,除了秦浩然和杜冰蘭以外,林傲天也在。

    讓秦逸塵以外的是,不僅林妙涵和李靈燕在,柳瓊兒竟然也在。

    秦逸塵一進來,便成了焦點。

    進來後,秦逸塵先是來到了父母面前,畢恭畢敬的跪在地上,“兒子讓父親母親擔憂了。”

    他很清楚,自己去王城,得讓父母有多麼的提心吊膽。

    或許,從自己走後,他們就沒睡過一天好覺吧。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秦浩然和杜冰蘭,眼眶都有些乏紅。

    別看他們成天笑的合不攏嘴,但是,心中有多麼擔憂,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如今,看到兒子平安無事的回來,那顆提著的心,終于是可以放下來了。

    “起來吧。”

    秦浩然壓抑著心中的激動,將秦逸塵扶了起來。

    “林伯父。”

    秦逸塵對林傲天行禮。

    “你小子可算有出息了啊。”

    林傲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語氣頗為感慨。

    誰能預料,當初在小丹房的那個小丹童轉眼間竟然有了如此大的成就。

    “若不是林伯父,逸塵怎麼會有今日呢?”

    這句話,秦逸塵是發自內心的。

    若當初林傲天沒有讓他進入丹房,或許,他一輩子都接觸不到煉丹一道,就算是幸存了下來,估計也是苟且的活著吧,加上本身修武天賦太差,根本就沒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這一天,是秦逸塵最輕松的一天,也是最高興的一天。

    看著父母臉上的笑容,他覺得,這才是他最大的成就。

    若不是還有一個安家如若大山一般壓在他心頭,他真想一輩子就這樣陪在父母身旁。

    但是,有些事情,他卻不得不去做。

    丹塔!

    秦逸塵是一定要去的。

    別看現在風平浪靜,那是因為,他有丹塔名額在,所以,安家沒有動他,一旦丹塔試驗結束,而他沒有被丹塔選上的話,那等待他的,將會是一場巨大的災難,而且,是他絕對無法抗衡的災難!

    當然,進入丹塔的事情,他並不擔心。

    如果他這位丹聖,連個丹塔都進不去,那真沒臉見人了。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整體實力!

    “看來,去丹塔前,必須去一趟那個地方……”

    想到某處的存在,秦逸塵甚至有些期待。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比較快。

    夜幕降臨。

    三個女子,靠在同一棵樹下,或抬頭看向星星點點的天空,或低著頭,或看向遠處。

    出奇的安靜。

    三人都沒有說話,但是,卻都好像有什麼心事。

    “唉……”

    林妙涵輕嘆一聲,俏臉上盡是失落。

    一想到當初他去王城之時對自己說的話,她的心情就更復雜了。

    或許,那是無心之言吧。

    明明知道可能是,但是,她卻依舊當真了。

    甚至,很期待。

    但是,或許自己是想多了吧。

    現在的那個他,已經不是當初跟在自己身邊的那個小丹童了。

    想起當初他對自己的畏懼,對自己的依賴,對自己的暗戀……林妙涵的嘴角,彎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

    “呦,三位大美女在這干嘛呢?”

    就在三人都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輕挑的聲音響起,讓她們都是將目光轉移了過去。

    是秦逸塵。

    他一臉的壞笑,那雙眼楮,好像帶著鉤子一樣,在她們妙曼的嬌軀上掃視著,讓她們不約而同的瞪了他一眼,俏臉上,多少都有些嗔怪。

    這家伙,才出去多久,竟然就不聲不響的娶了一個公主!

    而秦逸塵,卻是賞心悅目。

    眼前三女,如梅蘭竹菊,各有特色。

    如林妙涵的小家碧玉,最易喚起男人心中的那份伶惜與內心最深處那美好的記憶。

    又如李靈燕的野性,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又如柳瓊兒的清冷,讓人最想要看到那冰山融化後的笑容。

    這一世,秦逸塵決定隨性而行,卻沒料到,頻惹情債。

    回宣雲城之前,秦逸塵就在考慮種種處理的方法,但是,在他見到三女竟然都在等候他,便喚起了他內心深處的一道記憶……

    那也是個一代風華絕代的女子,為了自己,她舍棄了一切,但是,醉心丹道的他,那個時候卻看不到她的付出,最後,只有一座孤墓,淒淒涼涼。

    有情總被無情傷。

    而自己,是那個無情之人。

    從一開始,秦逸塵就告訴自己,他不要再做那個無情之人。

    若是有緣,他絕不辜負。

    所以,隨緣。

    本來的說辭,他拋之腦後。

    躺在草地上,噙著一根馬尾草,翹著二郎腿,眯著眼楮看著眼前三美,他發現,沒有什麼畫面,能比現在更美了。

    秦逸塵那吊兒郎當的模樣,三女不知道是氣,還是怨,故意不理睬他的時候,三人卻是聊到了一起,三人的關系,也更加的親密無間。

    對。

    她們要聯合起來,抵抗這個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