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52章 羅剎之怒
    第152章羅剎之怒

    想著,這個來自安家的靈境老者,竟然舍棄了秦逸塵,轉頭殺向呂伶菡。

    “不好!”

    秦逸塵面色一變,頓時腳下一踏,完全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勢,將“行”字訣施展到了極致,沖向那個靈境老者。

    “ !”

    呂伶菡直接被震飛,撞在王宮牆壁上。

    “嘿嘿,去死吧!”

    靈境老者滿臉猙獰,仿若是因為能夠扼殺如此天武優秀之人,顯得格外的興奮。

    “嗤!”

    就在他再次準備出手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凌厲的氣機。

    秦逸塵人未到,靈劍先到。

    “雕蟲小技!”

    靈境老者輕蔑的冷哼一聲,袖子一卷,直接將靈劍甩向一邊,另外一只袖子,卻甩向呂伶菡。

    “砰!”

    衣袖甩來,呂伶菡閉上眼楮,眼眸內,一片淒涼。

    不過,她卻不後悔。

    若是她不站出來,或許,那樣她才會愧疚一生。

    但是,卻遲遲沒有疼痛感傳來。

    睜開眼楮,呂伶菡卻看到,一道身影,在她面前緩緩的倒了下去。

    是秦逸塵!

    呂伶菡瞳孔猛的一擴,陷入短暫的無神當中。

    這一刻,她幾乎停止了思考,腦海里面一片空白。

    她的視線內,她的腦海內,一遍又一遍的回放著秦逸塵倒下的時候朝她露出的那個笑容。

    是那麼的刻骨銘心!

    “不!”

    淒涼的尖叫聲從呂伶菡口中傳出,是那麼的絕望,是那麼的無助,是那麼的惶恐,滲入每一個人的心靈。

    接著,一股比寒冬更寒冷的氣息,從她嬌軀擴散來開,她的長發,一根根飄起,一雙眼瞳呈詭異的灰色,沒有任何的神采,是那麼的淡漠,那麼的冰冷,只是看上一眼,就讓人有一種心神都要被凍結的錯覺。

    衣衫獵獵作響,隨風而舞,她就如是一尊地獄魔女一般,站立在那里,是那麼的震懾人心,讓人連呼吸都變得那麼艱難。

    她的氣勢,在急速上升著,仿若是打破了某道桎梏一樣,整個天地間的空氣,都突然間為之一滯。

    雖然,她仍是柳腰娉婷,仍是雪膚花容,可同樣的身體內,卻散發出了完全不同的厲烈寒焰,如羅剎之怨,如天女之怒,殺意煞氣,令人不寒而栗。

    “這怎麼可能?”

    那靈境老者眼眸內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更多的是……驚恐!

    他想要逃離,但是,卻發現,無論如何,都移不開腳步。

    “你……死!”

    冰冷而沒有絲毫情感的聲音,從呂伶菡的口中傳出,仿若是宣判了他的死刑一樣,周圍空間都朝著那個靈境老者擠壓而去。

    他只感覺,整個人如若陷入冰窖里面了一樣,他的真元被凍結了,他的血液也被凍結了,甚至連他的心神都被凍結了,讓他做不出任何一個微小的反應。

    寒風拂過,這位靈境強者,呼吸停止了。

    他依舊是保持前面一個姿勢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眼眸內依舊殘留著震撼與惶恐。

    他,堂堂靈境強者,竟然死在了這種小地方!

    靈境老者死後,呂伶菡眼中沒有半點喜色,依舊是那麼的無神,那麼的悲涼,兩條淚痕,從她眼角溢出,滴落下來,化成冰珠從擂台上滾落了下去。

    “嘶……好冷。”

    突然,一個微弱的聲音傳來,那熟悉的聲音,猛的讓如若地獄魔女一樣的呂伶菡嬌軀一顫,接著,她低下頭,便是看到,半躺在那的秦逸塵,捂著胸口,正在那齜牙咧嘴。

    呂伶菡似乎是懵了,久久的沒有反應。

    “喂,我都快凍死了,還發愣呢。”

    秦逸塵艱難的開口,才是一說話,他便劇烈的咳嗽,吐出一塊塊污血。

    “哦……哦。”

    呂伶菡似乎才反應過來,隨著她的眼瞳顏色恢復正常,如若寒冬的天氣,頓時便緩緩轉暖,她也從魔女,變回了正常人。

    看著那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的呂伶菡,秦逸塵眼中也閃過一抹意外,“看來,她已經初步掌握玄冥恆體訣了。”

    玄冥恆體訣的強大,只有他們那個時代的人才知道。

    秦逸塵也沒有料到,呂伶菡修煉起來,竟然這麼順利。

    要知道,並不是所有天生陰脈的人,都能夠成功修煉這玄冥恆體訣的。

    “丹藥,那個白色的瓶子。”

    秦逸塵提醒她,呂伶菡慌亂的在他身上翻尋著,幾次踫到他傷口,疼的秦逸塵倒吸涼氣。

    服下特制的療傷丹後,秦逸塵才是松了口氣,半躺在呂伶菡懷中,享受著那溫軟的感覺。

    擂台周圍。

    安靜,可怕的寂靜。

    靈境強者,竟然死了!

    那對于他們來說,可是無上的存在啊。

    一道道目光落在秦逸塵身邊的呂伶菡身上,充斥著極度的震撼。

    這一切都在說明,他們的長公主,呂伶菡,突破了大武師到靈境的那一道桎梏,成為了王國至高無上的強者!

    那邊,受了點輕傷的呂和澤,也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女兒,竟然隱藏了如此之大的實力。

    哪怕是沒有突破之前的呂伶菡,估計他也不是對手吧。

    “呵呵。”

    呂和澤苦笑。

    原來,自己一直以來都是坐井觀天,視距一直都是停放在王國,卻忽略了,外面,有更大的世界。

    “麻麻……”

    小靈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從舒如嫣姐妹身邊離開,來到了擂台上,一搖一晃的走向呂伶菡。

    “呃……”

    看著眼前水靈靈的小女孩,秦逸塵幾乎停止了思考,眼楮更是無限放大。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小靈兒不是呂和澤那老混蛋的私生女,而是……自己的?

    看了看小靈兒,他在看了看那不知是嬌羞,還是窘迫的呂伶菡,頭腦有些短路。

    這算什麼事?

    他竟然稀里糊涂的就有了個女兒?

    “天吶,真是個禽獸啊,女兒都這麼大了!”

    葉良辰在台下大聲嚎叫著,大喊天道不公。

    秦逸塵還不到十七,這小女孩已經三四歲了,那不是說……秦逸塵在十三歲的時候就和公主那啥那啥了?

    沒錯,的確是個禽獸!

    “立即封鎖王城,杜家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另外一邊,呂和澤迅速的下達了一連串指令。

    所有人知道,隨著杜駿雄的倒下,天麟再無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