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51章 杜俊雄,死
    第151章杜俊雄,死

    慘!

    簡直是慘烈!

    先是被斬一臂,實力大減。

    現在剩下的一只手也廢了。

    然而,旁人卻看的莫名其妙,甚至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只有杜駿雄自己清楚。

    他握住的哪里是什麼劍柄啊,那明明就是一塊燒紅的生鐵啊!

    “砰!”

    就在他失神,想不通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秦逸塵拳頭已到,直接將他砸飛了出去。

    人飛在半空中,杜駿雄依舊是滿眼茫然。

    他明明握的就是劍柄啊……

    “下輩子記得,別和我搶女人!”

    耳邊,突然傳來秦逸塵冰冷的聲音,杜駿雄瞳孔猛的一擴,接著,他便是看到讓他亡魂皆冒的一幕。

    秦逸塵手持靈劍,直插他胸口。

    “不,你不能殺我,殺了我,安家不會放過你的!”

    杜駿雄尖叫,想要躲開,卻發現身不由己。

    “賊子爾敢!”

    同時,台下傳來一道怒喝,接著,一道蒼老的身影騰起,迅速趕來。

    正是杜駿雄帶來的那靈境強者!

    人未到,如山一般的掌風便已呼嘯而來,將的擂台上那一塊塊地板都掀飛了起來,直壓秦逸塵。

    “哼!”

    秦逸塵冷哼一聲,眼眸內閃過一抹殺意,在被掌風擊飛的時候,靈劍帶著他的意念,直接貫穿了杜駿雄的胸口。

    兩人一左一右,倒飛出去,都是灑下鮮血。

    然而,另外一邊,杜駿雄卻已經永遠的倒下!

    他甚至連最後的慘叫都沒有辦法發出,直愣愣的瞪著不遠處艱難爬起來的少年,那擴大的眼瞳內,還殘留著不可置信。

    他怎麼也沒有料到,秦逸塵竟然真的敢殺他!

    他也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死在這里。

    原本,他已經有了一個大好的前程,然而,就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葬送了自己的一切。

    杜駿雄……死!

    全場再一次安靜了下來。

    雖然他們有過種種猜測,或許,也想過秦逸塵會創造出不可能的奇跡,但是,他們卻沒有想過,秦逸塵敢殺杜駿雄。

    要知道,現在杜駿雄的身份可非常不一般。

    千年世家,安家,長老的親傳弟子!

    哪怕是天麟王室,都對其退讓三分,對于杜家種種行徑,只能忍讓。

    這說明,哪怕是呂家分家的王室,也忌憚杜駿雄的身份。

    而羅青羽,王海林他們,卻是流露出喜色。

    秦逸塵殺了杜駿雄,那安家,豈會放過他?

    靈境老者看著呼吸已經停止的杜駿雄,面色變幻不定。

    他不過是那位長老身邊的一個隨從而已,如今,杜駿雄死了,他的下場能好到哪去?

    “該死的!”

    靈境老者看向秦逸塵的時候,渾身充滿了冰冷的殺意。

    “唰!”

    秦逸塵面色一變,將靈劍橫在身前,抵御著來自他的壓力。

    他只想著要殺杜駿雄,卻是忘記這茬了。

    靈境強者,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抗衡的。

    “你,必須給他陪葬!”

    靈境老者一步一步逼向秦逸塵,氣勢猶如山岳一般壓了過去,直接就將秦逸塵震飛吐血。

    再次爬起來的時候,秦逸塵的面色蒼白如紙。

    “前輩,還請手下留人!”

    高牆上,呂和澤掠了下來,高聲說道。

    “滾一邊去!”

    那靈境老者絲毫不客氣,直接一掌,將呂和澤打飛出去,嘴角也有血跡溢出。

    台下,舒如嫣姐妹想要沖上去,卻被葉良辰死死的拉著。

    這個時候她們上去,除了給秦逸塵添亂,根本就幫不上什麼。

    “壞事,忘記叫那個老家伙一起來了!”

    葉良辰的面色也很陰沉。

    現在再去搬救兵,完全已經來不及了。

    “老家伙,你可別忘記,我有丹塔名額!”

    面對靈境強者的逼迫,秦逸塵臨危不亂,厲聲呵斥道。

    听到這個,靈境老者身形微微一頓。

    就在秦逸塵準備松一口氣的時候,他卻森然說道,“沒事,我先將你小子本命武珠碎了,等你被丹塔淘汰後,我再殺你!”

    听到這話,秦逸塵面色頓時一變。

    雖然,在旁人看來,一個煉丹師,被廢了本命武珠,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反而能一心鑽研丹道,取得更大的成就。

    但是,已經走過一遍的秦逸塵卻很清楚,若是不能丹武同修,那他依舊會止步在前世巔峰,不得再進一步!

    難道,這一世,他還要步前世後塵嗎?

    不!

    他不要!

    “老家伙,你敢動我,我滅你十族!”

    秦逸塵厲喝,眸子森然。

    “就憑你?”

    靈劍老者不屑。

    他也是千年世家安家的人,雖然只是旁系。

    但是,秦逸塵所說的十族,豈不是連帶安家在內?

    這在他看來,無疑是個天大的笑話!

    “加上我呢。”

    隨著一道清冷的聲音落下,周圍的人,都是感受到一股比冰寒更加寒冷的氣息在天地間蔓延開來,甚至將眾人體內的真元都給凍結了。

    話落,呂伶菡從高牆上落了下來。

    她,衣裙飄飄,猶如九天仙子降臨,風姿卓越,洗盡鉛華,畫面,極為的震撼人心。

    “大武師,巔峰三境?”

    感受到從她身軀擴散出來的氣息,哪怕是呂和澤都忍不住輕吸一口涼氣,眼眸內一片震撼。

    他可是明明記得,懷孕的時候,自己這個女兒才是大武師巔峰一境的,怎麼在這短短時間內,就已經是巔峰三境了?

    就算是飛,也飛不了這麼快啊。

    他當然不知道,這是呂伶菡煉化了沉澱在經脈內陰氣的緣故。

    那些陰氣,沉澱在她體內十幾年,突破兩個境界,實在不足為奇。

    眾人皆嘩然。

    原本,心中還有一些幻想的人,也徹底的斷了那個心思。

    只有站在舒如嫣姐妹身邊的小靈兒,歪著腦袋,吧眨著眼楮,看了看呂伶菡,又看了看秦逸塵,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就憑你這個小女娃也想攔住我?”

    靈境老者很是不屑,眼眸內閃過一抹冷意。

    竟然是動了要扼殺她的念頭。

    在中州,安家和呂家,可不怎麼對頭啊,若是給呂家多這麼一個助力,對于安家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況且,他還可以以此邀功,抵消這一次的過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