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44章 你怎麼在這
    第144章你怎麼在這

    “竟然沒事?”

    秦逸塵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張白淨的小手,然後,在他看到小女孩那張委屈的小臉後,才是發覺,自己方才反應似乎有些過頭了。

    不過,他那也是出于關心。

    他也實在不懂,為何,自己會那麼的在乎這個陌生的小女孩的安危。

    那種在乎,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以至于他剛才會那般的失態。

    “呃……”

    看著小女孩那委屈的模樣,秦逸塵撓了撓頭,顯得有些知所措,看到那依舊漂浮在空中的靈劍後,他心念一動,靈劍便是飄了過來,“想玩嗎?”

    小靈兒撅著小嘴,不說話,雖然是別過頭去,但是,眼角的余光卻時不時的看向那漂浮著的靈劍。

    接著,小靈兒便是在水潭中與靈劍愉快的玩耍了起來。

    畢竟是兒童心態。

    秦逸塵躺在潭邊,雙手枕著後腦,看著那滿是歡笑的小女孩,嘴角不知不覺中,流露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奇怪啊奇怪……”

    看著那真將靈劍當玩具的小女孩,秦逸塵發現,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

    靈劍,絕對是柄雙刃劍,若是實力不夠,連主人都傷,何況是外人,但是偏偏,小靈兒卻能隨意的抓在手中玩耍。

    這讓秦逸塵百思不得其解。

    若論起見識來,整個大陸,未必有幾個能比的過他的。

    要知道,當初他丹道已經到了極致,在尋求突破的時候,他不知道翻讀了多少典籍,方方面面,他都了解一二。

    既然得不到解釋,那就只有一種解釋……這個小女孩擁有比靈劍威能高達數倍的修為。

    這種可能性……

    秦逸塵眉頭微鎖。

    “天麟王室竟然出了如此奇才,但是,後世為何沒有任何記載?”

    不管結果是怎麼樣的,都無法改變這個小女孩特異的地方,秦逸塵相信,這個小女孩肯定會大放異彩,但是,奇怪的是,在他的記憶中,天麟王室根本沒有出過一個很出彩的人物。

    就在他思索的時候,他卻沒有覺察到,在一處樹梢上,站立著一位老者。

    老者靜靜的看著水潭邊的那一幕,臉上的神色沒有半點變化,讓人更是無法覺察他心中在想什麼。

    其實,在秦逸塵一出現的時候,老者就已經覺察到了,但是,在這個小女孩出現後,他卻並沒有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甚至,眼睜睜的看著那柄靈劍吞噬著靈眼內精純的能量。

    與這邊相比,王宮內院那邊卻是已經亂成一團。

    小靈兒不見了!

    雖然她很貪玩,但是,每到夜里都會回來。

    但是,今天卻已經深夜了,依舊不見蹤影。

    呂伶菡慌了,急亂寫在她臉上。

    “還沒找到嗎?”

    呂和澤也在門口踱來踱去,一邊對那來往的侍衛喝問著。

    從第一次見到小靈兒開始,他就將小靈兒當做是王室崛起的希望。

    甚至,天麟王室有希望能在呂家獲得一席之位!

    所以,對小靈兒,呂和澤可不敢掉以輕心,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心又怕摔了。

    “難道是杜家?”

    呂和澤思索著種種可能性,“不可能,小靈兒的事,根本就沒有傳出去過!”

    畢竟自公主懷孕,也沒幾個月,誰會去關心公主有沒有生下小孩。

    小靈兒本身就是個特異的存在。

    但是,王宮內外已經找遍了,也沒人看見她出去過……

    “難道,她去了那里……”

    呂和澤突然抬頭,看向王宮深處那座山峰。

    正當他準備前去的時候,看見那急的眼楮紅紅的呂伶菡,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頓住了腳步。

    “伶菡,你可知道這次煉丹師大會冠軍是誰?”

    呂和澤問道。

    呂伶菡雖然不知道他想說什麼,但是還是搖了搖頭。

    這些日子,她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帶小靈兒,那些瑣事,自然不會去關注。

    “那人叫做……秦逸塵!”

    呂和澤說到秦逸塵名字的時候,聲音放慢了許多,而且,仔細的觀察她神色的變化。

    “秦逸塵?”

    呂伶菡臉上原本的擔憂瞬間就變成了驚訝。

    她不可能忘記的名字!

    對于秦逸塵,呂伶菡說不上是恨,還是愛。

    不過,在有了小靈兒後,她知道,兩人之間便已經有了不可切斷的聯系。

    不管她願不願意,秦逸塵,總歸是小靈兒的父親。

    “煉丹師大會的冠軍嗎?”

    呂伶菡並不覺得有多意外。

    連玄冥恆體訣都能拿出來的人,身份能簡單嗎?

    這些日子,她已經開始修習玄冥恆體訣,體內陰氣已經為她所掌控。

    直到掌控了陰氣後,呂伶菡才知道,陰氣,是一種何等強大的能量。

    在無形間,她已經接近大武師巔峰二境了,甚至,她覺得,就算是巔峰三境的強者,她也不懼。

    由此可見,玄冥恆體訣有多麼強大。

    她臉上的神色變化,呂和澤當時就證實了心中的猜想。

    果然是那樣。

    不然,為何秦逸塵會在那種時候站出來挑釁杜駿雄?

    “杜駿雄也已經回來了……”

    呂和澤留下這句話,便是朝著靈脈山峰行去。

    他沒辦法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只是作為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愧疚,所以開口提醒。

    呂伶菡看著他的背影,神色有些復雜。

    她明白呂和澤的意思。

    他這是允許自己離開!

    但是,既然秦逸塵已經來了,自己就不能走。

    她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秦逸塵為自己而陷入到這個漩渦當中呢?

    “父王,就讓女兒再任性一次吧……”

    她閉上了有些泛紅的眼眸。

    呂和澤來到山峰內,就覺察到了異況。

    看著那成群結隊阻攔自己前進的蛇蟲蟻獸,他就知道,小靈兒就在這山峰內。

    估計,是靈脈在吸引她吧。

    很快,他就來到了那處潭水邊,也看到了站立在樹梢上的老者。

    他一到,秦逸塵就覺察到了,利馬起身,兩人遙遙相望。

    秦逸塵苦笑。

    和這個便宜岳父見面,竟然是在這個時候。

    不過,水潭里面的小靈兒卻沒有受到影響,依舊和靈劍玩耍的很歡樂。

    “你……為何會在這?”

    看著朝自己走來的少年,呂和澤也滿頭霧水,不過,在他看到那邊的小靈兒後,瞳孔微微一擴。

    難道,這家伙知道小靈兒是他女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