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41章 大買賣
    第141章大買賣

    枯霜草的價值,現在這個時代,只有秦逸塵一人知道。

    而這次,就算是如此大量的收集,價格也才翻了一倍,估計,那些人也是擔心,價格太高會賣不出去。

    “看來,這件事也必須要和他談談……”

    秦逸塵眼眸內閃過一抹若有所思。

    天麟王國,絕對是枯霜草最多的一塊地域,他一定要將這塊地域牢牢的握在自己手中。

    “繼續收集,哪怕價格再提升,你讓舒如嫣派人去天麟商盟,就說我秦逸塵有筆交易想要和他們做。”

    他當然不能直接求見呂和澤。

    聯系天麟商盟,其實,就是在聯系天麟王室。

    天麟王宮。

    呂和澤,呂和商,還有幾位王室供奉,正在大殿內議事。

    “杜家真是太過份了,竟然連我王室的生意都敢搶,他們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呂和商正在跳腳,口中怒罵不斷。

    從杜駿雄回來第一天開始,杜家就開始大動作了,首先,就是收攬強者,煉丹師。

    然後,杜家要開拍賣行了!

    拍賣行,毫無疑問的,是最賺錢,也是成本最低的買賣。

    在王城,只有天麟商盟一家拍賣行。

    這也是天麟商盟最主要的收入之一。

    現在,杜家這麼做,無疑是在挑釁王室的權威。

    可偏偏,現在王室卻奈何不得杜家!

    “陛下,如果任由杜家發展下去的話,大事不妙啊……必須要采取行動了!”

    一位王室供奉提議。

    任由杜家這麼下去,王室就是慢性死亡,等杜駿雄迎娶了公主,登高一呼,有可能就能取代王室。

    “唉……”

    呂和澤嘆息一聲,眉頭深深的皺成“幾”字。

    他又何嘗不知道。

    但是,若是有所行動的話,只怕會給杜家提前動手的借口。

    只怕,現在外面早就布好了網,就等自己去鑽了!

    就在他們都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呂和商的親信快步進來,行禮後,才對呂和商匯報道,“會長,飛樂商會的舒會長傳來消息,說她們商會的秦逸塵想和商盟合作,做筆生意……”

    “飛樂商會,秦逸塵?”

    原本呂和商並沒有在意,但是,在他听到秦逸塵這個名字後,頓時就眼楮一亮,直接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當然,秦逸塵之所以讓他如此重視,在煉丹師大會上的表現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秦逸塵敢于挑釁杜駿雄!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秦逸塵應該是和他們站在同一戰線的人。

    “我先告退!”

    呂和商留下這句話,便匆匆告退。

    一個時辰後,一亮華麗的馬車便是來到了飛樂商會。

    隨後,從馬車上下來一個身穿華麗衣袍的中年男子,看其穿著,顯然是在天麟商盟中擁有不低地位之人。

    “秦公子,商會長想請你去細談。”

    這中年男子非常客氣的對著身前的秦逸塵說道,並沒有因為眼前的少年太過年少而輕視。

    秦逸塵之名,已經傳遍整個王國了。

    隨後,秦逸塵坐上馬車,行向目的地……王宮!

    作為王室商盟,總部自然設在王宮之內。

    此時,在商盟殿內,首位上坐著的便是呂和商,在其下,還有著十余人坐在兩旁。

    這些人,身份都不簡單,隨便一個跺跺腳,就能讓天麟王國商業界抖上一抖。

    隨著秦逸塵走進大殿,里面的人的目光,都是帶著幾分好奇看向他。

    太年輕了。

    雖然他們早就有所耳聞,但是,見到真人後,還是感慨。

    最主要的是,他們了解,眼前的少年,可不僅僅只是有天賦,膽識也不是他們能比擬的。

    面對這些目光,秦逸塵卻是不卑不亢的對著呂和商微微行了一禮。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

    見秦逸塵竟然沒有半點驚慌之色,呂和商大笑一聲,語氣中滿是贊賞。

    小小年紀,有著出眾的本事,不畏強權,這都讓呂和商非常看好他。

    “呂會長客氣了。”

    秦逸塵嘴角帶著笑。

    “坐!”

    呂和商一指身邊的座位。

    見到呂和商的動作,大殿內的眾人,眼中都是閃過一抹驚異。

    呂和商身邊那個位置,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坐的,就算是王城中那些一流商會的會長,也沒有資格坐在那個位置上。

    “多謝呂會長。”

    秦逸塵一抱拳,旋即便在那一道道驚訝的目光中,坐在了呂和商旁邊。

    “不知秦大師這次來,是想和我做一筆什麼生意?”

    見他如此從容的模樣,根本就不想他所得到的情報中所說的滅見過什麼大世面,從一個小城市出來的嫩頭青,呂和商心中頓時將那收集情報的人給罵了個痛快。

    “我想拿在煉丹師大會上改造過的流雲丹配方,和續饑丹配方,來和呂會長做個交易。”

    秦逸塵直接開門見山,拋出了自己的籌碼。

    “嘶……”

    秦逸塵的話語一落下,大殿之中便是響起了數道倒吸一口冷氣的聲音。

    “哦。”

    呂和商也沒有想到秦逸塵會將這兩個配方拿出來。

    身為王室之人,他自然知曉這兩張配方的價值。

    不過,他到也沒有被沖昏頭腦,而是在思考著,秦逸塵從自己這里,又想得到什麼。

    “你想要交換什麼?”

    呂和商輕抿了一口茶水,問道。

    秦逸塵平靜的掃視了一眼大殿中的眾人,然後目光停在呂和商的身上,與其直視,一字一頓的說道,“我想要買下整個天麟王國中,所有的枯霜草產地,不論大小優劣,我全部都要!”

    他並沒有轉彎抹角,也不怕他們多想。

    枯霜草產地,他是無論如何都要拿下的,哪怕因此付出更大的代價。

    “枯霜草的產地?”

    听到這話,大殿中的眾多高層都是一陣驚愕,也幸好他們都不是什麼泛泛之輩,在表面上,都沒有太動聲色。

    只是,讓他們想不通的是,為何秦逸塵會拿出兩章價值無法估量的配方,來交換那並沒有什麼用處的枯霜草。

    因為天麟王國的特殊地理環境,才盛產枯霜草,在周邊其他王國,甚至都沒有這種材料。

    不過,從古至今,卻都沒有人發現枯霜草的價值,這也是讓得枯霜草成為了一種低級廉價沒什麼用處的藥材。

    所以,他們才不明白秦逸塵的用意。

    若不是因為,眼前這個人是名傳整個天麟,風頭正盛的秦逸塵,他們肯定會將其當成一個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