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30章 呂和澤的郁悶
    有的藥草藥性相輔相成,而有的,則是相斥相克。

    一個優秀的煉丹師,必須了解這一點。

    這一次大賽,可是要送去給丹塔考核的絕世天才,可不只是要一個只會埋頭煉丹的呆板之人。

    一個只會照著配方來的煉丹師,是沒有上進心的煉丹師,一輩子成就,幾乎成型,固定,不會有太多上升的空間。

    看著那一個個炸爐的場面,主席台上古冶大師,眼眸內閃過一抹失望。

    他之所以收周天微為親傳弟子,其一是因為她的天賦的確不錯,其二,周天微,對名利,看的很淡薄,她並不像其他家族的子弟,沉迷在權利的追逐中。

    很快,該淘汰的,都已經炸爐,只能一頭霧水,滿心不甘的離場。

    上百煉丹師,經歷了兩項考核,就剩下十個不到了。

    甚至,高台上的四人,也有一人離場。

    不得不說,王沐羽這個人,雖然囂張跋扈,但是,卻還是很有實力的,他也順利的煉制出了丹藥。

    不過,讓他不爽的是,秦逸塵竟然也再次蒙混過關了!

    隨著第二輪的接近結尾,觀眾席中,呂和商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也回來了。

    畢竟,上次飛樂商會的事情,鬧的挺大的。

    雖然,在這里的人沒有多少見過秦逸塵本人,但是,卻多少都知道飛樂商會的事情。

    “什麼,你說那小子,就是飛樂商會那家伙?”

    呂和商不淡定了,滿眸愕然。

    古冶大師和周天衛與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商會合作,這件事情早就在王城傳的沸沸揚揚了。

    有人猜測是飛樂商會運氣好。

    而有些,則是認為是古冶大師研制出了新配方,想要賺點利潤,所以隨便找了個商會。

    “根據屬下得來的情報,他應該認識周家周天衛少爺。”

    那人恭敬的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飛樂商會那幾樣新藥的配方,是那個小子拿出來的?”

    呂和商眉頭挑了挑。

    “若不是這樣,有周家少爺在,怎麼也不會讓肥水流入外人田里面……”

    呂和商沉默了。

    他和大多數人一樣,首先都是以為主導飛樂商會事件的是古冶大師,但是,現在看來,似乎,卻是站在那青石高台上的那個少年。

    “這事,有點麻煩了……”

    呂和商張了張嘴,眉頭蹙了起來。

    若只是一個周天衛在里面,哪怕是有周家的後台在,也會對他退讓三分,但是,古冶大師卻不一樣,那脾氣古怪的老家伙,絕對會指著自己鼻子罵一頓,然後將自己攆出煉丹師公會。

    “看來,只有讓他自己靠心甘情願的靠過來啊。”

    呂和商眸光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連呂和澤來到,他都沒有覺察到。

    已經到了第三項決賽階段了,他這位國王,自然也要出來露露面。

    不過,他最近的心情可不是很好。

    深處王宮之內,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他的住處,總是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蟲獸,他睡覺的被窩里面,吃飯的碗里面,書桌……幾乎每一個角落,都能看到各種不知名的蟲子的身影,讓他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簡直……

    呂和澤,從來就沒有像現在這樣討厭過蟲子!

    特別讓他想不通的是,他那拉車的縱雲豹,竟然在他經過的時候乘他不備,還咬了他一口。

    簡直是,所有蟲,獸,都視他為敵了!

    直到有一天,呂和澤看到,那個古怪的小女孩。

    也就是呂伶菡生下的女兒,她取名為……靈兒。

    並沒有冠姓。

    小靈兒行至花圃中,蝴蝶圍繞著她飛舞,蟲蟻,給她讓道。

    她路過池邊,池內魚兒圍著她轉圈圈。

    連王宮內那些還未被馴服的凶獸,見到她,都變得極其的溫順。

    那一刻,呂和澤就明白了,原來,是這小家伙在報復自己。

    不過,他並沒有在意這些,他在意的是小靈兒的這份與生俱來的能力。

    這太可怕了,他那拉車縱雲豹可是大武師巔峰二境的存在,竟然能為她所用,這簡直……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了。

    絕對有古怪。

    于是,呂和澤想方設法想要討好小靈兒。

    但是……

    小靈兒根本不理他,完全是一臉的嫌棄。

    所以,呂和澤現在的心情,可真不怎麼樣。

    “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瞧見呂和商那滿臉愁容,他也就坐在其旁邊。

    在這個王弟面前,他並沒有擺什麼身份的架子。

    “唉……”

    呂和商有氣無力的瞥了他一眼,然後說道,“商盟都要沒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咳咳……”

    本來還想緩解一下郁悶心情的呂和澤,差點沒將一口剛喝進口中的茶水給噴出來,繞是如此,他也被茶水給嗆到了,然後瞪著他,“你說的什麼胡話,商盟怎麼會沒了?!”

    “以後王國商會,只怕都要被那小子給壟斷了。”

    呂和商指了指青石高台上的秦逸塵。

    “這個人……是哪家的晚輩?”

    四大家族優秀的晚輩,呂和澤都有備案,但是,眼前這個少年,卻是很陌生。

    “我也不知道他是從哪冒出來,不過,他能力可大著呢……”

    說罷,呂和商便是將飛樂商會的情況,一一說出。

    “復合丹?!”

    呂和澤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身為一國之主,秦逸塵推出的療元丹的價值,他再清楚不過了。

    加之氣血丹。

    這兩種丹藥,若是推廣至有戰事的王國……

    “王兄現在還覺得,他沒能力壟斷王國的經濟嗎?”

    呂和澤沉默了。

    何止是壟斷天麟的經濟啊,一旦推出去,其他丹藥,哪里還有人要啊?!

    “王兄,想必你也知道,這種人,不是我們能掌控的住的,唯一的希望,就是把他變成……自己人。”

    呂和商對著他挑了挑眉頭,將最後三個字拉的老長。

    他就一個兒子,自然不能把秦逸塵變成自己人。

    不過,呂和澤卻是有好幾位公主啊……

    “你這家伙,竟然盤算到我頭上來了!”

    呂和澤旋即就明白了他的用意,旋即站起身來,輕哼一聲,“商盟是你的事,我只管國事!”

    說罷,他便是朝著主席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