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24章 王家沐羽
    周天微這句話說出來,帶著滿滿的無奈。

    “放心,我定會全力以赴的。”

    秦逸塵滿臉慎重。

    當初,他獲得那個名額,也是花了很大力氣。

    說起來也真是可笑,天麟王國煉丹師最大的競爭對手,竟然是其他王國的煉丹師。

    而且,還是在其他王國連名額都拿不到的煉丹師!

    由此可見,一直沒有戰爭,生活在安逸當中的天麟王國,已經弱到什麼程度了。

    若不是因為天麟王室,是千年世家呂家的一條分支,天麟王國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天麟王國地域太貧瘠了,根本沒有什麼礦產,所以,才成了一塊無爭之地……不過,若干年後,他們會發現自己錯的很離譜。

    因為,天麟王國雖然沒有礦產,但是,卻盛產枯霜草!

    可以這麼說,整個北部地域,其他地方加起來,也沒有天麟王國的枯霜草多。

    然而,枯霜草在現在這個年代,那就真的只是草而已。

    這點,是秦逸塵最喜聞樂見的。

    在話語間,天麟廣場逐漸的出現在了兩人的視線之中,秦逸塵的目光也是對著天麟廣場看了過去。

    此時,在廣場之外,也有著全副武裝的軍士駐扎。

    這種大賽,雲集了無數各大勢力的煉丹師,他們可是王國最為寶貴的資源,王室自然會做好萬全的保護措施。

    在廣場的入口處,設有煉丹師公會的檢驗人員,只有代表各個煉丹師分公會,和通過報名參賽之人,方才能夠從此進入。

    至于觀眾席,則另外設有入口。

    在周天微的帶領下,秦逸塵沒有絲毫阻礙的便是進入了廣場,在經過一段入場的通道後,周天微直接是帶著秦逸塵來到了高台上的貴賓席中。

    站在貴賓席上,那巨大的廣場才是完全的展現在了秦逸塵的視線之內。

    這個廣場繞成圓形,在兩側,設有數萬席位,想來,那便是觀眾席所在,而在觀眾席對面,則是一些裝飾的明顯要豪華不少的貴賓席。

    目光掃過寬敞無比的廣場,秦逸塵發現,在廣場中心,竟然是整整齊齊的分布著上千座青石平台。

    想來,那些應該就是參賽者的位置。

    在此時的廣場青石平台區域,已經有著不少參賽的煉丹師,他們安靜的盤坐在青石平台處,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煉丹師進入其中,然後按照所領取的號牌,尋找自己的位置。

    時至上午,煉丹師大賽,在萬眾矚目之下,緩緩而至。

    “鐺!……”

    隨著一道清脆的鐘吟聲在廣場之上響徹,那原本沖天而起的喧嘩聲,也是悄然的安靜了下來。

    在高聳的主席台上,古冶大師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掃視過下方數萬觀眾和參賽者,這個時候,數萬道目光都是帶著敬畏之色,投向這位天麟王國的第一煉丹大師。

    “我以天麟王國煉丹師公會會長的身份宣布,本屆煉丹師大會,開始!”

    “嘩!……”

    隨著古冶大師的話語落下,碩大的場地中頓時便是爆發出了一陣震耳欲聾的掌聲與歡呼聲。

    “現在,請所有參賽者,都入自己的席位吧。”

    雖然此時廣場已經沸騰的連鐘吟之聲都難以听見,不過,古冶大師的聲音,卻是清晰的在每一個人的耳邊響起。

    “我去了。”

    秦逸塵與身邊的周天微打了個招呼,便是站起身來。

    “你的位置在那里。”

    周天微指了指廣場中間的位置。

    在那里有著五個青石平台,這些青石平台不僅面積比起其他的要寬敞許多,而且,就連根基似乎也要比別的高上不少。

    如此鶴立雞群的特殊位置,顯然很容易讓站在上面的人,成為全場的焦點。

    這種待遇,是給王國年青一代最優秀的煉丹師準備的,而秦逸塵能站在上面擁有一席之位,顯然是古冶大師特地的安排。

    “那里?”

    秦逸塵挑了挑眉頭,旋即,嘴角便是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

    既然要嶄露頭角,那個位置也正和他意。

    畢竟,公主擇婿之日在即,他若是沒點名聲,拿什麼身份去和四大家族的人搶公主?!

    在秦逸塵走到中間的青石平台之下時,發現,另外四座青石平台上,已經有人站在其上了,從那四座青石平台上所站之人身上,隱隱散發出來的精神力波動,皆是不弱,他們身上的煉丹師徽章上看的出,三人為一級煉丹師,一人為二級煉丹師。

    這實力,的確不錯,他們確實有資格站在這萬眾矚目的高台上。

    “咦?……”

    很快,在見到秦逸塵登上中間僅剩的一座青石平台後,周圍的煉丹師都是流露出詫異,甚至是錯愕的目光。

    因為,他們能夠清楚的看到秦逸塵胸口上佩戴的那個徽章。

    竟然連級別都沒有!

    一個普通煉丹師?!

    “區區一個普通煉丹師,憑什麼站在那上面?!”

    有不少實力達到一級的煉丹師,都是心有不服的喊了起來。

    一個普通煉丹師,根本是連參賽的資格都沒有的,他卻登上了代表著身份的象征,那最高的舞台。

    “喂,小子,你不會是走錯位置了吧?”

    听見那漫天的唏噓之聲,站在秦逸塵左邊石台上的那個二級煉丹師,語氣頗為古怪的調侃道。

    對于他的質問,秦逸塵只是微微瞥了他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緊接著,閉目養神,完全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你!……”

    那個二級煉丹師的面色頓時就變得有些不好看了起來。

    且不說他的身份,就他的實力,誰敢小覷?!

    “天吶,王家的王沐羽竟然被他無視了?”

    “嘶……這家伙還真是狂妄啊!”

    “不知道他有什麼來頭,竟然敢無視王家的人……”

    在這最中間的青石平台,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見了他們兩人的舉動後,許多人都是竊竊私語了起來。

    王沐羽,不僅僅是王城四大家族王家的人,更還是一名實打實的二級煉丹師,若是他前面沒有壓著一個周天衛的話,那他很有可能,會取代周天微的位置!

    以至于,很多時候,王沐羽都不服氣,為何,古冶大師只收周天衛為親傳弟子,而對他不理不睬。

    他這次參賽,更多的,是想對周天衛發出挑釁,不料,周天衛竟然沒有參加,而屬于周天衛的位置,卻被這個普通煉丹師取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