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16章 直接打臉
    原本要直接無視這冷喝聲的眾群奕商會的護衛,在目光一瞥,看到開口之人後,他們都是忍不住生生頓在了原地。

    因為,開口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陶超成請來的周家護衛,趙鱗。

    雖然,趙鱗不過是個周家護衛,但是,他現在的身份卻不一般,他代表的可是周家的管家!

    哪怕是陶超成和華稻都要對他禮讓三分,何況是這些商會的護衛。

    “趙……趙大人,他們飛樂商會借周大少的名頭,現在還無禮打我,您,您要為我做主啊!”

    陶超成見到走出來的趙鱗,還以為趙鱗是要親自動手解決這個少年和飛樂商會,當即,他猶如是見到親爹親媽一樣,連滾帶爬的來到趙鱗身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控訴。

    “哼哼!”

    然而,他卻沒看到,秦逸塵嘴角勾著一抹邪魅的弧度,一邊揉著手掌,一邊走了過來,臉上,完全就沒有畏懼之色。

    “哈哈,小子,你死定了,你死定……”

    有趙鱗在身邊,陶超成心中頓時充滿了底氣,他指著秦逸塵呵斥。

    他就不信,這小子是赤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得罪周家的人。

    “啪!”

    然而,陶超成的話還沒說完,便是被一個清脆的耳光給甩在臉上,他的身軀頓時再一次如同沙包一般飛射了出去。

    人還在半空中,一口老血夾著幾顆牙齒便是從其口中吐了出來。

    最後,陶超成腦中閃過一個“為什麼”的念頭,便是直接昏死了過去,也不知道是被打的,還是羞愧成這樣。

    “趙……趙大人?!”

    見到主凶秦逸塵竟然當著趙鱗的面甩飛自己的會長,群奕商會的一干護衛都是有些氣憤,他們的目光看向趙鱗,卻也不敢對秦逸塵出手,僅僅是因為之前,是趙鱗讓他們住手的。

    此時,趙鱗黑著臉,一副要發飆的節奏,圍觀的眾人,華稻和眾多護衛,見到趙鱗的面色,都是閉上了嘴巴……

    這個小子竟然敢無視他這位周家的人,在他面前動手,在他們看來,簡直是找死!

    不過,下一瞬,趙鱗的動作直接是讓得無數人目瞪口呆了起來。

    “小的趙鱗,見過公子!”

    他們花了大價錢請來的趙大人,單膝跪地,對著秦逸塵行了一個大禮,然後說出一句讓他們絕望的話,“小的不知道飛樂商會是公子您的,得罪之處,還望公子贖罪!”

    趙鱗的臉很黑,因為他心中很是震怒,怒中卻又帶懼,這個怒,是針對群奕商會和華盟商會的,懼,自然是因為眼前這位少年。

    上次在周府前,就是他收了秦逸塵的錢給其通報的,在見到周天衛對其的態度後,趙鱗心中已經是後怕不已,幸好後者大度,並沒有怪罪他,從而,也讓他心生感激。

    可是,好死不死的,這一次,他竟然還作為一個證明飛樂商會和周家沒有半點瓜葛的證明人來到這里……每每想到這,趙鱗心中都是有一萬頭草泥馬崩騰而過。

    這都是什麼鬼差事啊?!

    這不是把自己往絕路上逼嗎?!

    “吧嗒。”

    見到趙鱗的動作後,周圍所有人的嘴巴,都是張得老大,不時的就有著一兩個下巴脫臼的聲音響起。

    他們看到了什麼?!

    代表周家管家的大人物,竟然對從飛樂商會內走出的無名小子行如此大禮?!

    這太顛覆性了。

    “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

    很快,在他們回過神來後,眾人看向秦逸塵的目光瞬間就變的不一樣了。

    先前,秦逸塵在他們心中,是無知,狂妄,可笑……而現在卻是,神秘,強大,威風凜凜。

    不遠處,華稻的面色頓時也是陰沉了下來,目光閃爍不定。

    事情,已經脫離他們的掌控了。

    若不是秦逸塵收買了這個周家護衛的話,那就是……飛樂商會真的認識周天衛!

    想到這點,他心中就忍不住狠狠的顫了顫,甚至,想要逃離這里。

    這個世界好可怕,他只想要找媽媽。

    “算了,你也不知道,不怪你。”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秦逸塵瞥了一眼那猶如死狗一般躺在地面上的陶超成一眼,若無其事的拍了拍衣角上的灰塵,隨意的對著趙鱗揮了揮手。

    “謝,謝謝公子大度!”

    听到這句,趙鱗心中頓時就松了一口氣,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別看他在這些人面前威風,但是,他不過是個周家下人而已,得罪主子的朋友,十死無生。

    “那啥……”

    突然,在他站起來到一半的時候,秦逸塵又轉過深來,趙鱗的身軀利馬一緊,一臉恭敬的等待著秦逸塵的命令。

    “周天衛那家伙呢,怎麼還沒來?”

    秦逸塵很是隨意的問道,卻是讓周圍的眾人,心神狠狠的顫了顫。

    周天衛那家伙?!

    整個王城,有幾個敢這麼稱呼周天衛的?!

    他們簡直無法形容此時此刻心中的震撼了。

    感情,眼前這位爺,不僅僅是與周家有合作關系,而且,和周天衛最起碼也是好友知己級別的存在。

    “大少一大早就出門了,他的行蹤,小的也不知曉。”

    趙鱗一臉苦澀的回答著。

    若不是見到周天衛出門了,而且管家吩咐,他又怎麼會來到這里。

    “那家伙還真跟個娘們一樣,磨磨唧唧,莫不是不想要那一成股份了……”

    听到趙鱗這話,秦逸塵忍不住埋怨道,滿臉的不爽。

    他要的只是群奕,華稻兩大商會的宣傳效果,他可沒想要這兩大商會今天跑來這里鬧事啊,若不是來的是趙鱗這個熟人,指不定飛樂商會的藥鋪就已經被砸了。

    那還開什麼業啊?

    磨磨唧唧,像個娘們……眾人的心,都已經麻木了。

    華稻已經悄悄的縮進了人群堆里,根本不敢冒頭了。

    而舒如嫣,徹底的松了口氣。

    不過,看向秦逸塵的目光,卻充滿了好奇。

    原來她還以為只是利益將周天衛拉了過來,卻沒料到,秦逸塵與周天衛的關系如此之好。

    “竟然是真的,這小商會竟然認識周大少爺……”

    原本是抱著看熱鬧心里的人群,此時卻對這個小商會充滿了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