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14章 寶寶打你
    中州。

    是北部地域的中心。

    那里強者雲集,世家分據,哪怕是天麟王室,也難以在中州佔據一席之地,可見那里競爭是多麼的激烈。

    與中州相比,天麟王國所在,的確是一塊貧瘠之地,貧瘠到讓那些強大的勢力根本提不起任何興趣。

    不過,這卻讓天麟王國不像其他王國那樣,一直處于各種爭奪的戰亂當中。

    呂和澤之所以苦惱,就是因為,天麟王國,根本就招惹不起中州的那些龐然大物。

    雖然,呂家,在中州也有一席之地,但是,中州呂家,怎麼可能為了天麟這一條旁支去與一尊大勢力的長老發生沖突?!

    而且,估計就算事情傳到中州呂家,那也是喜聞樂見的事情,甚至還會撮合此事。

    畢竟,現在杜駿雄的身份,已經不一樣了!

    “給,給我看看。”

    呂和澤很奇怪,為何這才出生不久的孩子,一下子就長了這麼大。

    這其中,肯定發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父王,孩子是無辜的。”

    呂伶菡咬著下唇,眼眸內透露著堅決。

    無論到時候秦逸塵認不認這個女兒,呂伶菡都不會拋棄自己的女兒。

    哪怕,全世界都排斥她。

    “你!……”

    呂和澤怒視著她。

    自己看上去就真的像那麼凶惡的人嗎?!

    雖然,他來之前的確是有那麼個打算。

    但是,眼前這水晶般的小娃娃,他就算再心狠手辣,也下不去手啊。

    “你奏開,不然,寶寶打你!”

    小女孩示威般的向他揚著拳頭,一雙眼眸詭異的變成七彩之色,接著,周圍空間內的真元,就開始動蕩了起來,並且朝著呂和澤壓去。

    “   ……”

    身為大武師巔峰三境強者的呂和澤,竟然被推的連續倒退了三個大步。

    雖然,這是建立在他沒有絲毫防備的基礎上,但是,這依舊讓呂和澤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果然非同尋常!

    特別是那雙七彩顏色的眸子,更是讓呂和澤心悸。

    好在此時,那些宮女都不敢抬頭,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然,這種事情傳出去,那可不得了。

    “你們在行宮內照顧長公主,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出!”

    呂渮澤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並且下達了指令。

    ……

    王宮內發生的事情,秦逸塵自然是不知。

    只是,不知為何,他心中卻也有種莫名的悸動,仿若是有什麼東西和他有著一絲牽連一樣,讓他朝著王宮方向望了望。

    不過,這種感覺僅僅只是在他心頭出現了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對此,秦逸塵並沒有太過在意。

    明日,可是飛樂商會脫胎換骨的一天。

    對于群奕商會和華盟商會來鬧事之舉,秦逸塵得知後,也只是淡然一笑,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若是沒人來鬧事,那才叫不正常!

    而陶超成和華稻離開後,便是吩咐散播飛樂商會揚言周天衛加盟之事,為的,便是想要明日飛樂商會下不了台。

    他們怎麼都不願意相信,周天衛會和這種小商會扯上關系。

    不過,他們卻不知道,這在間接的給飛樂商會做宣傳,讓更多人知道了飛樂商會的存在。

    與此同時,飛樂商會推出的各種新藥,也給王城中人熟知。

    短短一天時間內,飛樂商會的種種情況,便是吸引了成千上萬的人的注意。

    翌日,還未到正午時分,飛樂商會的藥鋪前已經是人山人海,聚集了數千號人,而在這幾千人最前方,儼然是群奕商會和華盟商會的人。

    顯然,他們是過來試探虛實的。

    因為,昨日他們從側面多方去周家某個管家那里打听過,並沒有傳出周天衛與飛樂商會合作的事情,他們就意識到,或許,是舒如嫣在故弄玄虛,想要狐假虎威,嚇住他們。

    這種借助四大家族之人做噱頭的事情,在王城內也並不是沒有發生過。

    而一般人,根本就接觸不到周家這等存在,自然也無法證實。

    但是,他們可不一樣!

    “搞什麼東西,都正午了,還不開門,飛樂商會這是關門跑了嗎?”

    “不清楚啊,說不定飛樂商會昨日故意詐了群奕,華盟兩大商會的人,然後帶著配方,連夜逃出王城了……”

    “也是,那種配方,簡直價值連城,是誰都不會交出去的……就是不知道,飛樂商會到底是從哪得到的!”

    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之中,不時的有著一道道竊竊私語響起,然後逐漸的傳遍整條街道。

    對于這些閑言閑語,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陶超成和華稻,卻是一臉得意的笑意。

    他們昨晚可是派了好幾十個人在各大城門口,和飛樂商會門口緊盯著,不會讓飛樂商會的人有機會脫身。

    加上飛樂商會,到此時都還沒開門營業,更是讓他們覺得飛樂商會是做賊心虛,也更證實了他們心中的猜想。

    “嘎吱!”

    就在人群中的質疑之聲達到一個頂點的時候,藥鋪的大門也終于是打開了。

    在大門打開之後,舒如嫣邁著淺步從里面走了出來。

    目光望著那優雅的走出大門的女子,整個街道上,所有的男人,呼吸微微停滯,那本來充斥著各種神色的眼瞳中,利馬被驚艷所充斥。

    她身著一套鵝黃色的緊身錦袍,剛好是將她那美妙的曲線,完美的勾勒了出來,錦袍下的一截雪白晃眼的長腿,更是讓得人內心有股火熱的沖動。

    玉手如柔荑,肌膚如凝脂,螓首蛾眉,看似嬌弱,卻透著一股傲氣,美得不可方物。

    她,只是一出現,正在喧嘩的人群,突兀的就安靜了下來。

    在眾目睽睽之下,舒如嫣緩緩的走到了飛樂商會門前。

    雖然,她已經執掌飛樂商會不少年頭,大大小小的場面她也見過不少,不過,她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緊張過。

    “倒是便宜了這小子!”

    見如此絕色,陶超成也覺得很遺憾,瞥了一眼身邊的華稻,兩人緩緩走向前去,張口就道,“舒如嫣,你竟然敢欺騙我等!”

    “如嫣,趕緊向陶會長道個歉,然後跟我回去。”

    華稻也上前,兩人一開口,就是興師問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