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13章 麻麻
    長公主行宮內。

    呂伶菡床榻前,有站立的宮女,也有跪著的宮女,十幾個人,此時,卻都滿臉驚愕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一個小奶娃,趴在呂伶菡胸脯處,正在用力的吸允著。

    呂伶菡先是有些羞,或許,是因為是從自己肚子里出來的孩子,所以,她舍不得推開這小奶娃,但是,在小奶娃開始吸允後,她便就感覺到,一股莫名的能量,從她體內被那小奶娃吸收。

    她本來還感覺只是錯覺,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她瞳孔都瞪圓了。

    “嗝……”

    吸允了片刻,小奶娃似乎是吃飽了,靠著她的胸脯,打了個大大的飽嗝。

    然後,她小小的身軀上鍍上了一層肉眼可見的瑩光,整個人虛浮了起來,然後,她嬌小的身軀開始長大……

    沒錯,就是長大!

    短短的幾分鐘內,一個剛出生的嬰兒,竟然就長成了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

    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召喚一樣,呂伶菡從遠古遺跡宮殿穿出來的那一套奇怪的女裝,竟然從櫃子里面漂浮了出來,然後附在了小女孩身上,接著,逐漸的縮小,變成了一套適身的七彩連衣裙!

    畫面美輪美奐。

    小女孩皮膚比牛奶還要白皙,大大的眼楮,秀氣的鼻子,飽滿的小嘴,再加上一頭可愛的微卷秀發,構成了一副天然美麗的圖畫。

    突然,她睜開了眼楮,縴巧的嘴角含著一道淺淺的微笑,如那天使一般,天真而純淨,大而明亮的眼眸內,透露著一股濃濃的好奇,在打量著她所處的這個世界。

    行宮內的眾宮女都被吸引了,那一雙雙眼楮內全部是小星星,若不是有呂伶菡在場,她們真想上去捏一捏小女孩那有著一點點嬰兒肥的臉蛋。

    實在是……太可愛,太萌了!

    哪怕是呂伶菡的心,都被萌化了。

    看著這個小女孩,呂伶菡心中沒有了擔憂,沒有了恐懼,有的,是連她自己都不懂的……母愛。

    “麻麻……”

    小女孩可愛的皺了皺她那小巧可愛又晶瑩的小鼻子,然後將大眼楮鎖定在了呂伶菡身上,歡快的一跛一跌的爬到她的身上,那奶聲奶氣的叫聲,直接就將呂伶菡的心融化了。

    “呵呵。”

    呂伶菡臉上展露出燦爛的笑容,將她抱在懷中,看著小女孩那張粉嫩的小臉,心中盡是滿足。

    這一切,她忘記了自己是誰,也忘記了將要面臨什麼,這一刻,她只是這個小女孩的母親。

    “王上駕到!”

    就在這時,從行宮門口傳來一聲如同鴨嗓子一般的通報之聲。

    不過是盞茶功夫,天麟國王呂和澤便是怒氣沖沖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而此時,行宮中十多個宮女,包括呂伶菡在第一時間都沒有注意到,她們此時都被小女孩給吸引了。

    “孽障,你竟然真敢生出來!”

    呂和澤進來之後,第一句話便是對著呂伶菡質問,“那個孽種呢?快將他交出來!”

    他真怒了!

    若只是傳言懷孕,完全可以掩蓋過去,但是,生下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哪個家族會願意接受一個有孩子的女人啊?!

    听到他的怒斥,那些宮女都是身軀狠狠的一顫,回過神來,連忙跪下行禮,連頭都不敢抬。

    “父王?!”

    呂伶菡看到他後,微微一怔,旋即便是將懷中的小女孩藏在身後。

    見到她的動作,呂和澤眉頭一皺,不過,他只是瞥了一眼呂伶菡身後冒出個頭來,好奇的盯著他的小女孩一眼,然後掃視四周,卻沒有發現嬰兒,當即他又喝道,“那個孽種呢,你藏哪了?!”

    對于暴怒的父王,呂伶菡並沒有回話,而是咬著牙,不說話。

    “說!”

    呂和澤上前幾步,揚起手掌正準備一巴掌甩過去,卻看到呂伶菡那有些蒼白虛弱的面龐後,他的手掌還是頓在半空中。

    畢竟是他最疼愛的一個女兒啊!

    其實,他一直是在為呂伶菡著想,要將王國最優秀的人找來做她的夫婿,但是,他就不明白,為何女兒就是不領他的情,而且還處處與他作對。

    就在這時,出現了讓呂伶菡都意想不到的一幕……

    本來被她藏在身後的小女孩站了出來,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呂和澤,嘟著小嘴,奶聲奶氣的叫道,“壞人,不準欺負我娘親!”

    或許是錯覺吧,呂和澤竟然覺得,整個空間,都為之一震,一股莫名的威脅感自他心底蔓延開來。

    但是,這種感覺僅僅持續了一瞬間,就消散了,讓他無從捉摸。

    “是錯覺吧?”

    呂和澤的目光落在了這個小女孩身上,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那氣嘟嘟的樣子,他就忍不住想要去捏一下她那粉嫩的小臉啊。

    若是換一個人,敢在他面前指著他的鼻子罵,他早就翻臉了,但是,面對這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他卻生不起氣來,甚至連一點憤怒的感覺都沒有。

    “咳咳……”

    看著呂伶菡緊張的護住那個小女孩,呂和澤干咳幾聲,然後才將目光轉向呂伶菡,“你說還是不說?!”

    片刻,他才似乎從自己女兒神情中看出了什麼來。

    “難道……”

    呂和澤迅速轉過身,看向那群瑟瑟發抖的宮女,最後,他瞳孔微微一擴,目光落在了那身穿七彩霞衣的小女孩身上。

    “麻麻,我不稀飯辣個人,趕他走……”

    小女孩搖晃著呂伶菡,一臉嫌棄的對著呂和澤。

    頓時,呂和澤就在風中凌亂了。

    雖然,他很想將一些不好的詞語放在那小女孩身上,但是卻莫名的……舍不得。

    或許,是有那麼一點血緣關系在里面吧。

    呂和澤幾次想要說重話,但是,每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唉……”

    他嘆息一聲,看著眼前的一大一小,眼眸內閃過一抹隱憂。

    或許,呂伶菡的婚事,已經由不得他了。

    從杜家傳出來消息,杜駿雄被中州一個大勢力長老看中,收為親傳弟子,他現在的身份,已經非比尋常了。

    而杜駿雄過不久就要返回天麟,直說要迎娶呂伶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