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12章 誅心
    但是,出乎陶超成和華稻意外的是,哪怕是到了此時此刻,在舒如嫣臉龐上,卻看不到半點慌亂之意。

    她只是生氣!

    商人,最重視的就是信譽,而現在,他們在污蔑她!

    “很抱歉的告訴二位,小女子不能從命,因為,現在飛樂商會,不是小女子一人說了算的……”

    想到秦逸塵,舒如嫣似乎找到了定海神針,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冷冷的看著他們,一字一頓的提醒道,“周家大少,周天衛,也擁有飛樂商會股份,所以,我勸二位,還是先去問問周少同不同意。”

    這是秦逸塵告訴她的,若是有人搗亂,盡管報出周天衛的名頭。

    若不然,他憑什麼無緣無故的給周天微一成的利潤?!

    “周少?!”

    陶超成,華稻,至于周圍的所有人,听到這話後,都不由的一怔。

    周天衛。

    就憑一個名字,就已經鎮住了所有人。

    “可笑,周少怎麼會與你這小小的商會合作?!”

    陶超成嘲笑出聲,他身後的人雖然也在附和,但是明顯顯得有些中氣不足。

    畢竟,舒如嫣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宣布的,若是不屬實的話,那別說他們,周天衛,周家,就不會饒過她。

    但是,若是飛樂商會真的有周天衛作為後台的話,那為什麼還會過了像先前那般淒慘呢?

    這是很矛盾的。

    “既然如此,那小女子就趁此機會再宣布一件事,明日,我們飛樂藥鋪,將會推出一種全新的丹藥,到時候,周少會親臨此地!”

    在他們還在懷疑事情的真實性的時候,舒如嫣再次拋出一個炸彈。

    這時,陶超成和華稻兩人都有些慌了。

    現在的他們面對那站著台階上光彩耀人的舒如嫣,哪里還有半點咄咄逼人的氣勢。

    別看他們家大業大,欺負欺負小商會小家族,一手遮天,也不在話下,但是,若是對上四大家族那等龐然大物,那無異于是自找死路!

    “舒如嫣,別亂說話……我勸你,還是收回剛才所說的話,不然,明日就將大禍臨頭!”

    華稻目光有些閃爍不定,語氣也沒有先前那般的強硬。

    “華少爺難道認為如嫣是在說笑嗎?”

    舒如嫣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他身上,反而是她顯得有些咄咄逼人了,而且,為了增加可信度,她還加了一句,“那你們認為,飛樂商會的配方,是從何處得來的?”

    “是周少從陶會長手中搶來的嗎?”

    後面這句話,她明顯是在針對陶超成。

    頓時,陶超成那顯得有些肥胖的身軀就是一個激靈,冷汗嘩啦啦的就流了下來。

    這句話,太誅心了!

    若他回答,飛樂商會的配方不是搶的,那無疑是在打自己臉。

    若是他說是搶的,那更不得了,直接就等于得罪了周天衛!

    這個時候,陶超成才意識到,眼前並不是一個柔弱的小女子,而是一個商人,一個精明的商人!

    她能經營起一個商會,這可不是因為她漂亮,而是因為,她擁有那個能力。

    “我到要看看,明日你怎麼收場!”

    陶超成丟下一句半軟不硬的話,灰溜溜的帶著自己的人走了。

    “好自為之!”

    華稻哪里還敢待在這里,連忙也是隨後而去。

    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舒如嫣漂亮的臉蛋上流過一抹如釋重負。

    雖然這麼一鬧,嚇走了很多人,但是,卻能更有效的將消息擴散出去……

    一切,就待明日!

    這些事,秦逸塵並不關心,他每天就是煉丹,修武。

    明明已經摸到了那道門檻,但是,卻還是差了那麼臨門一腳,這讓他有些抑郁。

    “就那幾個破動作,至于累成那樣嗎?”

    舒欣趴在一旁,看著那汗如雨下的秦逸塵,滿臉不解。

    “你要不要試試?”

    收住動作後,秦逸塵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無名功法,雖然只是四個動作,但是卻包攬萬象,越是修習下去,他就感悟越深。

    比如,立字訣,他現在感覺,不僅僅只是在鍛體,更是在磨練個人的心智。

    立就是立,不動如山,哪怕天崩地裂,我自落地生根!

    秦逸塵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便是為舒欣講解“立”字訣的要領。

    “有什麼難的……”

    舒欣嘴上嘟囔著,但是,在她開始練習的時候,才是一小會,嬌軀就是一顫,面色蒼白,渾身脫力,踉蹌的幾乎摔倒。

    好在一旁的秦逸塵眼疾手快,扶住了她,不然,她可就要和地面來一次正面親吻了。

    然而,舒欣雖然沒有摔倒,但是,俏臉上卻是鍍上了一層緋紅,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只握住自己一只酥胸的手掌,或許是因為感受到那松軟的感覺,那只手掌似乎有意還是無意,竟然微微捏了捏。

    “流氓!”

    舒欣憤怒的打掉了他的手掌,轉過身,一臉羞怒的瞪著他。

    這家伙,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

    “好心沒好報!”

    秦逸塵完全沒有覺察到自己剛才做了什麼。

    可惜啊,這麼一副好身材,竟然給了一個瘋丫頭。

    他嘆息著,卻發現,這小丫頭竟然捂著自己的酥胸,一臉防狼的模樣盯著自己。

    這個時候,他似乎才意識到,方才他手掌握到的那團棉花般的物體是什麼東西……

    “咳咳。”

    他干咳兩聲,直接忽略了她的憤怒,繼續開始修習無名功法。

    修習了一式之後,秦逸塵的動作,在舒欣眼中就完全不同了。

    她連第一個最基礎的姿勢都堅持不下來,而秦逸塵,卻施展的如行雲流水……這時,她才意識到兩人之間的差距。

    “我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臭流氓!”

    如若是杠上了一樣,舒欣開始不斷的嘗試堅持保持“立”字訣。

    秦逸塵在這里悠哉的度日,認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卻沒有料到,此時在王宮內卻發生了一件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長公主呂伶菡,生了!

    “什麼?!”

    王上呂和澤滿臉愕然的瞪著眼前前來報信的宮女。

    開什麼玩笑,這才多久?!

    “孽障,真是個孽障!竟然還敢生下來!”

    隨後,呂和澤暴怒,直接朝著呂伶菡行宮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