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06章 賠罪
    這個時候,舒家眾人就算知道,周天微的馬車是對著自己這邊來的,但是,他們連一絲逃離的欲望都提不起來。

    說起來,就算是得罪杜家或者王家,只要逃出王城,或許還能有一條活路。

    但是,得罪周天微那就不同了,她幾乎已經是認定的,王城煉丹師公會會長的候選人。

    只要她一句話,將會有多少人會供她驅使?!

    逃?

    他們又能逃到哪里去?

    舒家三伯此時的面色也是一片慘白,他似乎想起了,那個少年笑著說要將貨物送給自己時候的表情,那種笑容,不正是在看待一個跳梁小丑嗎?!

    到了這個時候,舒家的三伯真恨不得狠狠的甩自己一耳光。

    為什麼他要貪婪這些貨物,自己干嘛要將這些燙手的東西強搶過來……

    “不可能的,他怎麼可能認識周少,他明明連周家都不知道在哪啊!”

    驚慌到了一定程度,舒家三伯開始懊悔,更多的是後怕,最後,只能祈禱。

    祈禱,周天微不是為自己而來!

    然而,他的祈禱,似乎根本沒有什麼卵用。

    兩頭青甲鐵狼拉著的馬車越來越近,終于,隨著車輪的聲響,馬車穩穩的停在了舒家大院門口不遠處。

    “ ……”

    在馬車剛一停穩,車門便是被豁然打開,一道悲憤欲絕的聲音也是從馬車里面傳了出來,“就是這批貨物,周兄,你看,都被人搬進家里了!”

    話落,秦逸塵的身影便是從馬車內率先走了出來。

    他看著已經快被搬空了的貨物,手指忍不住顫抖的指向舒家一群人,表情更是顯得無比的委屈。

    接著,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下,一襲藍衣的周天微從馬車內緩步走了下來,而舒欣,此時異常乖巧安靜,最後一個走出來,然後乖乖的站在秦逸塵身邊。

    在她看到平日里在自己姐姐面前作威作福的大伯三伯那滿臉驚恐的神色後,心中一陣無比的暢快。

    見到這一幕後,舒家眾人心中祈禱的最後一絲希望也隨即破滅了。

    “草民舒會里,拜見周少!”

    “拜見周少!”

    隨著舒家大伯帶頭行禮後,方才還在高談闊論準備如何收入舒如嫣姐妹的眾人,都是齊齊躬身,對著周天微行禮。

    不過,面對舒家這些人,周天微卻沒有什麼搭理的意思,而是將目光看向了秦逸塵。

    開什麼玩笑,她是什麼身份,若不是因為秦逸塵,她根本就不會來這種地方!

    在她看來,這里和貧民區,沒有什麼區別。

    “周,周少爺,我想,這……這可能是個誤會……”

    見到周天微竟然將目光投向秦逸塵後,舒家三伯急的都要哭了,腦門上都是滲出了冷汗。

    這是何等的榮耀啊?!

    按目前這種情況來看,這少年似乎還不是周天微的隨從或者下人什麼的,不然,周天微絕對不會如此。

    “誤會?我說老頭,你剛才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然而,三伯的話還沒落音,秦逸塵冷笑聲就傳了過來。

    三伯抬頭,便是看到他那一臉戲謔的表情,頓時面色更是白了幾分,只能將目光投向舒家大伯求助。

    “你丫的,不知道自己扛了啊!”

    見到三伯的目光投了過來,大伯面色也是陡然一變,不過,礙于怕他說出來是自己叫他過去的,大伯也只能硬著頭皮,對著秦逸塵抱拳道,“這位公子,剛才是我三弟有眼無珠,得罪之處,還請多多包涵,其實,在下三弟真的只是擔憂公子貨物的安危,才拉過來暫時保管……”

    “呵呵。”

    秦逸塵一臉鄙夷的看著他。

    這臉皮真不要太厚!

    不然,也不會去自己親佷女手上去搶東西了。

    “公子放下,您的貨物,我們馬上派人送回去,我保證,三弟以後再也不會來麻煩公子了!”

    大伯也是冷汗淋灕,哪怕他想破頭,他都想不通,舒如嫣到底是如何結識這麼一位大人物的。

    “哼……”

    對于這話,秦逸塵只是鼻孔朝天的冷哼兩聲。

    在仰頭望天的瞬間,他仿佛是領悟到了宣雲城第一狂少葉良辰為何總是喜歡仰頭望天……這種裝比的感覺,是在是有些讓人心情暢快啊!

    見秦逸塵這副模樣,大伯一腳踹在滿臉愕然的三伯身上,隨後對其使了個眼色,後者當即跪倒在地,對著秦逸塵連連道歉。

    “秦兄,你看如何處置他們?”

    見到舒家這些人毫無骨氣的模樣,周天微眉頭也是微微皺了起來,她對著秦逸塵問道。

    顯然,她不想在這里浪費太多時間。

    听到她的問話,舒家眾人頓時都是安靜了下來,听這稱呼,他們知道,現在他們的生死,就掌握在這個看似普通的少年身上了。

    “唉,看在和我合作的是飛樂商會,又念你們是她的族人,我也不想太過為難你們。”

    秦逸塵對著那些戰戰兢兢的舒家眾人說著,又搖了搖頭,腦袋不自覺的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句輕飄飄的話語,也是從他口鼻間傳出,“只是,這麼不會做人,你們太讓我失望了……”

    “不會做人?”

    听到這話,舒家大伯一怔,旋即迅速的從三伯腰間拿出一串鑰匙,對著身後的護衛一扔,喝道,“去,把里面的東西都拿出來,送給這位公子賠罪!”

    可憐的三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大哥,幾句話的功夫,自己的積蓄就全沒了。

    “你們幾個,趕緊把東西裝車,等下一起送到飛樂商會去!”

    在大伯的吩咐下,眾多護衛渾身一個激靈,連忙是趕緊的動作了起來。

    雖然,三伯此時面色極其難看,不過在這個時候,卻不敢表露出一絲不滿。

    畢竟,還是命重要的。

    大約一刻鐘後,除了舒如嫣商會的貨物之外,還多了半車的東西擺在秦逸塵面前。

    “那個……秦公子,不知這樣,您,可滿意?”

    舒家大伯擦著額頭上的汗水,試探性的問道。

    “嗯……”

    秦逸塵從那半車東西上隨便的翻了翻,發現都是一些不錯的材料與各種名貴的藥材後,才是稍稍的點了點頭。

    “他得罪我的地方,就這麼算了吧。”

    秦逸塵大手一揮,赦免了舒家三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