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03章 想要就拿去
    天麟王城。

    就算是有十二道城門,來往的人群幾乎是將城門堵塞了。

    寬敞的道路上,行走著各式各樣的人。

    最多的就是如舒如嫣這種商隊,當然,也有不少佣兵與貴族,流浪之人也不少。

    舒如嫣的車隊來到這里後,便是緩慢了下來,短短的數百米路程,卻走了近一個時辰,才是來到城門前。

    當然不是最中間的那扇門。

    那里,只有王國貴族才能行走,一般人根本沒有那個資格。

    舒家,雖然在王城商業界有點小名氣,但是,離貴族,卻相差甚遠。

    車隊的文叔顯然是和城門口的士兵相當熟悉了,來到門口後,文叔上去交談了幾句,往那士兵手中塞了點什麼東西,然後,車隊便是順利的被放行進入。

    飛樂商會。

    這是舒如嫣父親創建的商會,商會雖然不大,卻涉及到了各個領域。

    有自己的酒樓,也有自己的藥鋪,武器店,服裝店……

    藥鋪,則是飛樂商會的命根子,也是最賺錢的店面。

    說起來舒如嫣她們這次出去,其實就是自己到黑魔山脈外圍收購藥草,這麼一來,只要將藥草運回王城,就能狠賺一筆。

    不得不說,舒如嫣雖然是個女子,但是,卻還是很有商業頭腦的。

    其它領域,在競爭對手的打壓下,可能會抬不起頭,但是,藥材,卻是實打實的,無論是大小家族,都會需要,所以,必定只賺不陪。

    然而,此時飛樂商會門口卻是站立了不少人,堵在門口。

    來者不善!

    在文叔提醒了一句後,舒如嫣從馬車內走了出來。

    “舒如嫣,你還有臉回來?!”

    她才一露面,那些個堵在飛樂商會門口的人都是走了過來。

    說話的,是站在最前面,身穿一身華麗衣袍,年紀約莫四十歲左右的男子。

    秦逸塵下了馬車後,看著他們那一臉興師問罪的架勢,臉色也是微微一沉。

    他還真沒想到,舒家姐妹這些叔叔伯伯,竟然能無恥到這種地步!

    “舒如嫣見過三伯。”

    “哼!”

    舒如嫣是客客氣氣的打招呼,但是,舒欣卻是愣哼一聲,給了他們一個白眼,一臉的不待見。

    “舒欣,你成何體統?!”

    那個華麗衣袍的男子被舒欣的態度氣的發顫,然後,發現舒欣根本不鳥他後,嘴角抽了抽,旋即又怒視著舒如嫣,怒喝道,“舒如嫣,你們姐妹翅膀硬了,都不把我們這些人當長輩了不成?!”

    “如嫣不敢。”

    叛族的行徑,舒如嫣做不出來。

    也就是她這種軟弱的態度,讓的這些所謂親人,親戚,逐漸的得寸進尺!

    對此,秦逸塵只能在心中嘆息一聲。

    “不敢,你們敢的很”!

    果然,她們那個三伯語氣頓時就更高了,目光掃過車隊後,他的眼中閃過一抹貪婪之色。

    他們舒家是佣兵起家,也就舒如嫣父親有經商頭腦,生意做大後,舒如嫣父親念及家族,給予家族很多的經濟支持,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久而久之,這些親戚,竟然將他的仗義與善舉,當做是理所當然!

    所謂斗米養恩,擔米養仇,就是這個道理。

    現在,她的這些親戚,已經不滿足于她的施舍了,而是想要吞下她的商會。

    或許,在舒如嫣的這些親戚心中,飛樂商會,本來就應該是屬于他們的。

    “呦,挺熱鬧的。”

    秦逸塵實在看不下去了,才走了出來,站在舒如嫣姐妹身邊,雖然嘴角帶著笑,但是眼神卻格外冷冽。

    “這就是那個打傷你大表哥的賊子吧?”

    她們那三伯只是稍微的看了一眼秦逸塵,並不放在心上,旋即擺出一臉正義凜然的說道,“你大伯已經氣壞了,所以遣我來調解一下你們之間的矛盾。”

    “這樣吧,先把這些貨物送到我府上,我幫你們暫時先保管著,再隨我一起去趟你大伯那,把這個賊子交由你大伯處置,我想,你大伯也不會對他這個未來的兒媳婦太過份的……”

    他說的很輕松,就如是在說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一樣。

    “三伯……”

    哪怕是舒如嫣,此時臉上也顯露出不滿之色。

    這一批貨物,可是整個商會大半資金收購起來的,若是失去了,那商會也將徹底崩塌。

    但是,她這三伯竟然一臉正義凜然的想要強要過去,這不是將她往絕路上逼嗎?!

    何況,她什麼時候答應過要嫁給那所謂的大表哥了?

    如此過份的事情,怎麼可以這般的理所當然?!

    舒如嫣氣的眼楮都紅了,泫然欲泣。

    若不是她這些親戚要錢要的越來也多,好好的飛樂商會,怎麼會在短短幾年內淪落到今天這步田地?!

    “怎麼?舒如嫣,你是要你三伯叫自己人來拉走嗎?!”

    她三伯一臉惡相,那模樣,就好像是這些貨物本來就是他的一樣,而舒如嫣反倒是成了什麼十惡不赦的罪人。

    “你敢動老子的貨物試試!”

    秦逸塵上前一步,一臉跋扈,比他更囂張,隨後直接對著後面車隊的護衛呵斥道,“你們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將我的貨物拉進去?!”

    那些護衛一怔,旋即也是動作了起來。

    就連他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貨物被奪走!

    文叔,更是向秦逸塵投以感激的目光。

    自己家大小姐是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這些年,他沒少勸大小姐,但是,她始終邁不過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等等,你們干什麼?!”

    三伯先是一愣,在看到車隊護衛卸下一個個木箱往商會里面抬的時候,頓時歇斯底里的叫了起來,“放下,你們還不趕緊放下!”

    隨著他的阻攔,他帶來的那些人,也攔在了車隊護衛前面,不準他們抬進去。

    眼前,又是一場亂戰,但是,這個時候,秦逸塵輕飄飄的聲音,卻是傳來過來……

    “既然你執意要暫時保管,那你就拿去了,等會,我讓周天衛,周少,親自去你府上拿!”

    秦逸塵一臉的無所謂,不過卻是提醒道,“我可告訴你,這可是周少要的東西,少一樣,呵呵……”